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二代系列:差一点就去读神学的阿伟哥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0月23日 10:10

阿伟是我隔壁学校的,大我两届。看上去好像大我十岁,总喜欢穿那种父亲辈才会穿的翻领T恤,戴着金框眼镜,像个古板的语文老师。

初次见面是在团契,他就坐我对面,一直低头玩手机。我主动和他打招呼,他抬头微笑示意了一下,留了两撇胡子。

那个时候,我也有点胡子,不过很少,他那个很浓了,像个落魄画家。学生时代,父母总是会教导不要刮胡子,刮的越勤,长的越快。

我记得,那时候团契没有全职的负责人,都是高年级的学生带低年级的,查经、讲道都是如此,偶尔会邀请一些传道人来团契分享。

阿伟哥信仰很好,“信仰好”是我们形容那种愿意参与侍奉的人的方式,特别是愿意带领查经和祷告的人,还包括那种一开口就感谢神,凡事交托的。阿伟哥包含了这所有的特点,所以大家一致认为他信仰很好,他经常会带领查经和祷告会。

他确实比一般人更爱思考,查经几乎不用参考书的,全凭自己发挥。他的观点是,不要用参考书,圣经是给每一个人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思考和理解。后来,接触的多了——我是一个聚会积极的小学弟嘛——在一些弟兄姐妹的推荐下,一股脑看了很多唐崇荣牧师的讲道视频。突然发现阿伟哥平时讲道分享,其实也不都是自己的想法嘛,除非他恰巧和唐牧师想的一样。他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多半是唐牧师的观点,当然阿伟哥也会夹带私货,表达很多他自己的不太成熟的观点。我不方便在这里说得很详细,不然被对号入座了就尴尬了。就好像他说的,看圣经就行了,不需要再看别的书,其实他自己也悄悄地看唐牧师的讲道。

再后来,我倒是把福音影视网上的唐牧师的视频看得差不多了,发现阿伟哥其实是个“伪唐迷”。有一次营会,我和阿伟哥,还有毕业生阿杰,我们三人一个房间。晚上聊天,谈到工作和侍奉的时候,他说想要去读神学,然后全职侍奉。我和阿杰就问他是否有呼召,他说有,我们也没话接了。

那个时候,大家对信仰其实都是懵懵懂懂,也说不太清,只是学会了一些术语。我们知道要全职,首先要有呼召,其实具体呼召是什么,也讲不清,阿伟哥说有,那就信他有吧。结果,阿伟哥的意思是大四下学期不读了,要直接去读神学。阿杰和我都惊呆了,爬起床,开了灯,看着一脸坚定的阿伟哥,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啥。阿杰先开口问:“阿伟,为什么突然有这个决定,读完大学不行吗?”我在一旁附和。阿伟哥说了一大堆,大概意思就是唐牧师说了,要把最好的献给上帝,所以不能等了,趁还年轻,抓紧时间服侍主。

这下,我知道了,阿伟哥是个伪唐迷,我就问他:“既然你这么听唐牧师的话,那你就应该知道唐牧师可没说过,应该辍学读神学,他恰恰反对这样。”阿伟哥反驳我说:“你们不懂,我看了那么多唐牧师的讲道,怎么会理解错,你们不懂我。”我就问他看了多少讲道视频了,他说一两百有了吧。我确定了阿伟哥是个伪唐迷,作为资深唐迷,没看过一千也得七八百吧,才看了一百多集的只能是伪唐迷了。他是学长,大我两届,在团契又是个小长辈,我自然也不敢怼他怼得太厉害。

后来很多弟兄姐妹告诉我,阿伟哥准备读神学了,最近一直在准备入学考试呢,天天看圣经,可虔诚了。每次团契聚会,阿伟哥的一群同校的小迷妹用崇拜的眼光围绕着他,左一句佩服,右一句真好,最后还加一句我们为你祷告。天哪,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事儿很诡异吗?再急也不差这半年吧,而且春季招生的,是啥野鸡神学院啊。

我一个大二的小学弟,“人微言轻”,我知道,平时刚哥是阿伟哥最好的朋友,我就去问刚哥,为什么不劝劝阿伟哥读完大学再去读神学。刚哥把这一切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我,豁然开朗,原来如此。阿伟哥大学成绩并不理想,挂了好几科,如果重修过不了,就要留校读大五,学校取消了清考,所以只能靠真才实学,否则过不了。刚哥当时还给阿伟哥出了一些旁门左道,例如给班主任送点礼啥的。阿伟哥固执地拒绝了刚哥的建议。刚哥还以为阿伟哥会努力复习,争取把这几科过了,没想到,突然听说他要辍学去读神学,刚哥当然知道一切,可他们是好朋友,只能给他瞒着了。

知道了真相的我,三观尽毁,基督徒可以虚伪到什么程度。一个学渣,逃避学业压力就决定要去读神学;一群学妹,一口一个真好,真羡慕,真要是觉得读神学好,自己去读好了,那种哄抬他人服侍的心是基督的心吗?

既然知道了一切,我觉得应该要有所行动。我知道大学挂科,最多拿不到学位证,争取一下,毕业证还是会发的。学校也不愿意有学生毕不了业,再说了,还有半年时间,大四又没有课,如果不愿意走后门,完全可以努力一下,或许能考过,也未可知。

我找了他们学校的那些基督徒小学妹,告诉她们,这么恭喜一个学长辍学去读神学是很不负责任的,或者说是可恶的,没有这一纸文凭,就算读了神学又怎样,难道就差这半年吗?我没有告诉她们关于阿伟哥挂科的事儿,他那么维护的东西,还是不要戳穿了,只是希望她们不要再瞎鼓舞了,不要做“帮凶”。我还特意去阿伟哥的宿舍,陪他住了好几晚(他的舍友都去实习了),嘴皮子都磨破了,鼓励这个学长,如果是真正的基督徒、男子汉,就拼一把,不要逃避;并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毕业后再考金陵插班生,只要两年就可以读完神学本科。最后,在他父母的极力反对下,他妥协了,继续读大学,没去那个在网上都查不到什么信息的神学院,阿伟哥当然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挂科的事。

当然那几科最终也没过,毕业后,也没去读神学。其实谁都知道,读神学不过是一个借口,一种逃避,一种拼死要给自己戴上皇冠的挣扎。用天主教的一句话来评价这个事儿:奉承和接受奉承都是很大的罪。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对孔茂功在哈里王子皇室婚礼的证道的不同反应 是如何揭示了西方福音派的四个派别?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