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母爱加主爱,荣辱堪服事!

特约撰稿人 闻毅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0月10日 15:59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古往今来,人们用最优美、最感人的文字词句来歌颂赞美母爱。确实,母爱是人世间最伟大、最无私的爱,“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更是脍炙人口:“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父爱如山,母爱如海。父母之爱虽然伟大,但仍然有限,它可能会受到客观条件及人性忍耐的有限性的制约。因为有些事情是人的能力与爱心都无法满足的。所以,若没有主的爱作为爱心的根基,人的爱就会在一些特殊的环境条件下显得相形见绌。

本文要介绍的就是一位基督徒母亲不平凡的母爱。

一、幼年扎下的根基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豫西乡村一个靳氏基督徒家庭里诞生了一个女孩,这是他们几个儿女的其中之一。由于这个女孩生下来个子较大,也较有力气,像个小伙子一样,因此,母亲给她起名叫大平。

如同罗以带领友尼基认识神一样,几个孩子从小就被母亲引导,听信福音,认识基督。尤其是大平和她的姐姐,非常优秀,像她们的母亲一样,常常聚会,读经祷告,热心爱主,幼小的生命中已经造就出一种敬虔的、坚韧的气质。那个时代家庭中有许多的困苦与艰难,孩子们都是在母亲的影响下,靠着坚强的信心和勤劳的忍耐,度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靳家人信耶稣的见证,周边几十里的人都是有所耳闻的。

二、幸福家庭的建立

光阴荏苒,随着年龄的增长,靳家的儿女们个个都出落得帅气英俊、如花似玉,陆续都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大平姊妹在她的姐姐出嫁、哥哥结婚后,经人介绍也找到了对象,小伙子长得英俊潇洒,又聪明过人。小伙子的父亲是镇里信用社主任,家庭治理的有条有理,在当地可算是小康之家,中上门庭。1981年春,大平与小伙子张超结了婚,当地人赞誉他们两家是“门当户对”“美女嫁帅哥”。唯一让大平姊妹不够满意、并且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是,张家人没有一个是信主的。不过,在那个“信与不信原不相配”的真理还不明显的年代里,基督徒都没有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所以他们的幸福只能算是外在的、物质生活的幸福。婚后一年多,大平生了一个女儿,三年后的1985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张文东,两个儿女像他们的父母一样,聪明俊秀,人见人爱。

三、风雨摧残人憔悴

天有不测风云,从1992年,大平的儿子张文东7岁的时候开始,苦难临到了这个幸福的家庭。也就是文东刚刚上学的时候,他却叫着说腰疼腿疼,父母以为他是关节炎,就给他带去看医生,乡村医生也以为他就是关节炎,就给他开这方面的消炎药,病情只能是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却是没有好转多少。孩子带病上学,病情重的时候,就疼得不能走路了,父亲就带他去县医院、市医院、乃至省会医院检查治疗。大医院也未能对他这种疾病做出准确的定论,只能是控制病情,保守治疗。病情轻一点的时候,父亲就带他回去上学。没有多长时间,病情又重了,只得休学,父母还要带他去住院。这样,病重时休学住院,病轻时回校学习,几次的反反复复,六年的小学竟上了八、九年。

2001年,孩子该到镇里上初中了,需要住校,然而教室是在三楼,这给行动困难的张文东带来了极大的艰难。虽然星期天由父母接送,但是在学校的生活是父母不能代替的,上楼下楼,去厕所、食堂、宿舍,都是需要有身体的活动,张文东凭着他最大的毅力,忍受着巨大的疼痛,每天几次爬楼梯。尽管他拽着楼梯的扶手,但是每挪一步,都是需要付出极其痛苦的代价,甚至几次摔倒在楼梯上。校方根据这种情况,认为这个学生不能在校上学了,通知家长带回去休学治疗。从此以后,张文东就离开学校,再也没有回过学校。

靳大平夫妻通过人事关系把孩子转到陕西一家军队医院进行检查治疗,院方通过高端检查,确诊这孩子得的是脊椎炎,就是脊椎从上到下的每个关节内都长满了非正常的骨膜,致使腰背不能弯曲,且极其疼痛。主治医师说,这种病例在国际国内都实属罕见,治愈率几乎是零,孩子以后的余生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听到权威医生这样的判断,大平的丈夫彻底绝望了,带孩子回来后,常常是借酒浇愁,郁闷不已。甚至在外边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家拿妻子发泄郁闷,打骂找事,抱怨妻子信主信得什么名堂,把孩子信成这个样子。靳大平姊妹只有默默忍受这些无端的指责,坚持维护家庭生活的运作。夫妻二人的感情因着孩子的病情降到最低点,二人的面貌,尤其是大平姊妹富有风度的容颜,也因此被拖到一个非常憔悴的地步。

四、无怨无悔的服事

自从文东休学回家,再到陕西住院期间,都是父母守候在身边。从西安住院后,文东的父亲就不多管理孩子的事了。因此照管料理的工作就完全落在母亲一个人的身上。每次都是母亲把文东放到轮椅上,孩子需要解手时,再把他抱下来,扶他到厕所去。这样每天都要有几次的放上去,抱下来的过程。尽管如此,孩子还是可以自己驾着轮椅在村子中间来回转悠走动,消遣解闷。

祸不单行,到了2003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更大的苦难临到张文东的身上。这天,大平见儿子的头发长的太长,就要过年了,便央求村子上一个至近的亲属帮她把孩子带去理发店理发,并嘱咐孩子坐在摩托车上要坐稳且抓紧扶手。哪知车刚走没多远,儿子就从摩托车上摔了下来,大腿当即骨折。虽然住院治疗多日,也未能痊愈康复,而且导致下身完全瘫痪,连轮椅也不会坐了,只能躺在床上不会动弹。

自从2003年文东摔倒骨折,导致瘫痪躺在床上到现在,已经将近14年了。14年来都是一个姿势躺在那里,没有翻过身,除了左胳膊能来回摆动之外,上身僵硬,不能弯曲动弹,下身失去知觉。由于长时间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体的许多部位都已经变形,头部都已经睡扁了。对于儿子这样的状况,大平的丈夫早已都不愿再到儿子的房间看望。每天给儿子洗脸、喂饭、擦屎、倒尿,都落在了做母亲的基督徒大平姊妹的身上。有时,儿子大便失禁,屙在床上,母亲还需要赶快给他拆洗被褥,使儿子的床铺及衣服保持干净整洁。

大平除了无微不至地照料儿子的生活外,并没有停止过一次聚会,以及在教会中的服事。还给儿子讲福音,讲耶稣,讲救恩真理,使儿子从理智及意志上明白接受福音真理,接受耶稣做他生命的救主,真正感悟到了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文东信主后,灵性生命有了很大的改变,首先与父亲之间的隔阂解除了,理解父亲的心理,不再怨恨他的冷漠。其次就是他也利用互联网建立微信沟通联系,在群里和同学及其他弟兄姊妹分享圣经与生命的见证,使许多了解他的人也得到了鼓励和安慰。

靳大平姊妹敬虔的信仰与家庭的遭遇,周围十几里甚至几十里的人都有所耳闻,人们对她的评论也是褒贬不一的。大多数基督徒称赞她的敬虔执着是真信徒的表现,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藐视挖苦她,认为其信仰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处。这自然是那些不认识神的人的言论。大平姊妹为此常常自责:因着儿子的患难,到如今自己未能够带领几个人归向神,而且还需要面对很多讽刺嘲笑的压力。

张文东今年已经32岁了,母亲对他的服侍,所付出的艰辛与忍耐,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极限。笔者在采访她的过程中,她这样表述道:“若不是主的爱激励我,若不是主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纵然是我的儿子,我也做不到这些,恐怕我早已灰心厌烦了。正因为神创造我,拣选拯救我,把我放在这样的环境中,为要熬炼我,试验我,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这一切都是因为神爱我。因此我尊重神的意思,我才能尊重儿子,尊重生命。所以我认为服侍儿子也算是服侍神了。”

多么让人受感的灼见啊!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圣诞节即将来临 请每位基督徒切记这8项内容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