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教会并非净土 缺乏监督人就放肆

特约撰稿人 小斌 作者: 蒙允转载自 宣教中国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9月11日 18:20
配图来源:资料图
配图来源:资料图

南京猥亵女童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作为基督徒,更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因为同样的事情在教会中并非未曾发生过——教会并不是净土。

2011年韩国上映了电影《熔炉》,揭露了韩国一所教会背景的聋哑障碍人学校发生的针对学生的性暴力事件。这部电影带了良好的现实意义,韩国国会为此特别通过了“熔炉法”,加强了对残障人士和未成年人性侵犯案件的惩罚力度。然而电影本身让人有种窒息的压抑,因为它所揭露的赤裸裸的可怕的现实。

同样由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聚焦》则向我们展示了更多。该片于2015年上映,获得2016年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

该影片披露,天主教会发生猥亵儿童的几率为6%,算一算这是一个挺恐怖的数字了。我们吃惊于如此庞大的罪恶的同时,需要尊重的事实是,这个几率和普通人群发生此事的概率是持平的。让我们感到难过是,我们自以为教会应该是道德的天花板,却不料,在某些恶事上,教会一点也没有逊色;我们感到愤怒的是,教会中人对这一罪恶的掩盖,令受害者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有位网友是如此评价的:假入信仰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一千年前,世界就不应该有罪恶了。这话当然是有失公允,但不得不说正正戳中痛点。

我们基督徒常常以好行为自义,或许事实上可能是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正如保罗说的,“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所以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再去评价南京猥亵女童事件的时候,就毫无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一通了。我们不难发现,这些事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施害者似乎处在一种毫无监管的状态下。哥哥猥亵收养的妹妹、校长猥亵聋哑的学生、神父猥亵教会的儿童——如果没有第三方力量强势介入,谁会站出来伸张正义呢?受害人向谁控诉呢?更可悲的是很多受害人甚至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受到侵害。

这不禁让人想到旧约的士师时代,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无人监管,便任意而行,这多么的恐怖。所以才会有人说,最糟糕的政府也好过无政府。圣经说,要顺服掌权者,现实中的事实和人们的讲论为圣经的教导提供了确实的依据。心中失去对神的敬畏,又没有有效的监督,人究竟会做恶到何种程度?

最开始的时候,人类没有法律,没有警察,没有监控。该隐光天化日之下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弟弟;以色列的儿子中10位兄长合谋要杀死11弟,良心发现却仍不回头,狠心将其卖作奴隶,这与谋杀无异;大卫,少年时代多么的英勇无畏,忍耐谦卑,坐上王位后,便行夺人之妻,害人之夫的恶事。这么看来,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应该被监督,受制约。

笔者所在团契的架构上就设立了监督组。当我们把这个团契的职能划分的计划书拿给一位很有能力的堂务主任看的时候,他就因为监督组这个设计,一口否决了我们的架构设想。并几番告诫我,如果你们按照这个计划书来,你一定会做的很累的,处处受制约,还怎么发展。当时是很不以为然的,毕竟年轻嘛。后来确实感觉,被他说中了,悔不当初。有点啥活动,计划,都要想监督组汇报、总结,感到十分憋屈。自己在前线辛辛苦苦,这些监督组的成员又不出力,凭啥指指点点的,郁闷之极。但这个是笔者自己参与制定的,自己同意实行的,特别是被别人否定后,又是自己极力维护的,当然不能自己打脸啦。

这样走过了六七年,回想起来,其实特别感谢当初设立这个监督组的决定。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是这样,还是只有自己如此,骨子里就是不喜欢受约束,希望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其实这么多年了,到现在为止,所谓的监督组,除了成员稍有增设,几乎就没有真正地干涉过我们正常的聚会活动。只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看得见的监督组的存在,促使着我们做什么事,有什么计划都会多考虑考虑,多筹划筹划,多向前辈请教请教。虽然程序有点麻烦,效率不会太高,却很好地抑制了年轻人的冲动任性与不负责任。

我们基督徒常常说要向上帝负责,这话是对的,却没有实际的可操作性。以上只是我们一个小小的教会下设的小团契,那么教会呢?牧区呢?整个基督教呢?谁来监督呢?设什么机构来监督呢?如何做出有效的监督呢?

基督徒真的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这些年,大量的直销进入教会,对于普通的弟兄姐妹来说,从事这样的行业,如果产品没有危害性,宣传没有欺骗性,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有位姊妹爆料说,他们教会的牧师全家从事这个,聚会结束就开始推销,这就很不妥了。那么尴尬的情况来了——作为觉得这样对教会有损的姊妹而言,她能做什么呢?去向谁投诉呢?

韩国拍了《熔炉》,美国拍了《聚焦》,中国难道就是一片净土了吗?但愿是。但肯定又不会是。华人教会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也有犯过性丑闻的牧师公开悔改。从类似这些的公开信中所说到的悔改,笔者常常想到的是之对不起这是最廉价的悔改,因为悔改没有行动与之相称,没有付出代价就想求得受害人的饶恕,则毫无意义。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圣经中记载的以色列中的先知、君王、祭司,当任何一方想独揽大权、或真的独揽大权了的时候,作恶的就出现了,以色列的灾难就来临了。

宗教和信仰是很难割裂的两个词汇,宗教是为信仰服务的,宗教将人领到上帝的面前,但宗教不是信仰,宗教更不是上帝。所以一个人自称基督徒,并且常出入教会,他其实不一定时真的基督徒,或许只是一个基督教徒。所以不能因为一个人是神职人员就可以免于监管,因为神职人员首先是人,是人就需要得到监管。天主教因为《聚焦》做了很多的反思与改革,那么如果没有这部电影呢?如果没有记者的深入报道呢?

望同为人的基督徒为此反思,而不是自以为义的批判我们口中的“外邦人”;愿教会做出行动,而不是自以为是神的教会就可以忽略本应该付出的努力。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见证】“信三代”姊妹:拜了十几年偶像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