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些慢慢凋零的农村教会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8月31日 17:18
中原一农村教会,与文章无直接关系。(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中原一农村教会,与文章无直接关系。(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笔者在农村教会长大,教会地处两省三市交界处。印象中比起城里的大教会,农村的小教会虽然条件差一点,但是人情味更浓一些,大家都是一个村或一个镇的。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小孩子外出求学后基本就不会再回到农村了,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老家。教会里几乎就只剩下一些老年人和体弱多病的,以及少量带孩子的农村妇女。

小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总觉得小伙伴还挺多的。现在再去教会,就真的很荒凉了。除了一些走灵恩路线的教会稍微兴旺一点,其他的传统教会,几乎都严重老龄化了。

刚毕业的时候和一些热心的弟兄姐妹谈侍奉的问题,大家都是倾向于去大城市、大教会,或者青年团契,愿意回到农村教会侍奉的只有零星几个。其实他们主要是受工作的支配,除非是回老家的,才有可能能够参与农村教会的侍奉。笔者现在认识的很多传道人,也几乎都是想去大城市,建造青年职场团契、城市新兴教会,他们也都是这么做的。

目前为止,笔者还没有遇到说愿意服务农村教会的。感觉农村教会好像被抛弃了。现在也只有那些大型的,发展之初就是根植于农村的这些教会,仍然在支持着农村教会,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农村教会在支持着他们。个体性的年轻人是没有再愿意去服侍农村教会的了。

就说笔者家乡,三自教会每个镇只有一个,规模就是50-100人,教堂也是很破旧,藏在急速发展、更新的乡镇建筑物中,如果不是刻意寻找根本就找不到。非官方教会也是每个镇就一两个,很少。因为教会加入三自是后来的事儿,我小时候还没有三自、家庭之分,后来各个地方相继有负责人带领教会加入三自,不愿意加入的就离开了,所以官方和非官方关系被处理得非常僵化,私下的聚会稍有规模就会被举报,一直也没怎么发展。

到村镇一级的教会负责人基本上都是没什么文化的,神学更是不懂,就是自己看看圣经,随便讲讲。大部分的会友几乎没有例外的都是生过重病没钱医治,或者医治不好的,整个教会就是那种有点迷信的氛围。所以弟兄很少,因为教会给人的观感很糟糕,虽然很有爱心,但能力很弱,也做不出什么太大的好见证。这对于传福音而言是很不利的,这是令人无奈的事实。

小时候带发小去聚会,很热的天,又没有空调,几个风扇也吹不到,他们还算给面子了,从开始坐到结束,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教会了。其实也很容易理解他们,聚会的地方条件很简陋,我印象中最早的聚会场所是一个老奶奶奉献出来的自家猪圈改造而成的,所以环境如何可想而知了。唱歌半个小时,没有几个音是对的,很多人还是用方言唱;讲道就是读一段经文,然后开始拉家常;见证就是头疼发烧,丢鸡丢狗。所以这么多年,每次我和妈妈带人去教会,就成了这些人唯一一次去教会的经历,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去了。这个真的很痛苦,与我而言,这个福音真的是太好的,我没有办法不分享给我那些最好的朋友,但是在我们这里的农村,传福音真的是很艰难。

姑父被确诊为癌症晚期的时候,笔者想无论如何应该把福音传给他,那个时候在外读大学,也是刚刚离开农村教会,就只是觉得信耶稣好,具体的福音也说不清楚。笔者因此感到无比难过,姑父的那个村子没有基督徒,去最近的教会要二三十里路,就算去了教会也全是老人家,除非是那些偶尔才会来一次的外来的传道人,姑父提的问题,本地人也说不清、答不了。趁放假,笔者回老家看望他,就算说破了嘴皮,他也不愿意接受。笔者也知道传福音需要时间,可是他没有时间了。他觉得去教会是很奇怪的事,全村都是拜菩萨的,让他去教会,死也不愿意,而且教会也太远了,寺庙村口就有。

这些年时代是发展了,这里的教会却是在原地踏步,唯一“改变”的是教堂更旧了。母亲现在给别人传福音就送别人圣经播放器,还经常会有人退回来。不但是去教会真的不太方便,而且仅有的几个教会还分了很多派系,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母亲所属派系的教会之前在我们自己镇上还没有,每次聚会要坐一个小时的车去隔壁县城,现在已经习惯了,那个教会就剩了母亲和两个阿姨这三个中年人。现在她感到自己老了,也担心以后的聚会问题。后来这个宗派在我们小镇也建了一个聚会点,但如果母亲离开,这个点估计就散了,她不敢,也不愿意那样,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每周奔波。但她终究会老、会有走不动的时候。

像这样的农村教会,出路在哪里?就这样自生自灭吗?这几年,每个县城都建了很漂亮的大教堂,可是农村的信徒怎么办呢?

笔者小时候住在外婆家,每次聚会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现在外婆显然是走不动了,村上有七八户基督徒老人家。真的是太老了,去镇上聚会实在是困难。大家就商量了,在我外婆家聚会,问题是大家都是老人家,谁来带领这个聚会呢?现在的情况就是有位阿姨,有空就去带,没空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安排的了。每次笔者放假回家,如果赶上他们聚会,都会被阿姨喊去讲道。每次去讲道,有些老阿婆看着我的眼睛都放光,不是说我讲得好,而是他们的信仰生活里,实在是太缺乏神的道了。

他们被遗忘了的,有谁来喂养这些人呢?相信这并不是个例。说这些,有的弟兄可能会疑惑,我们是活在同一个中国吗?现在还有福音这么荒凉的地方吗?真有!

和一些传道人聊这个问题,有的说上帝会有他的安排,有的说他们就是会这样慢慢消亡。但是这些人也是我们的弟兄姐妹。虽然文章举的例子都局限在笔者生活的地方,但这样光景的教会的确还有很多很多。曾经的中国教会,多少种子是从农村发芽;艰难的年代里,农村保护了多少复兴的火苗。

出路在哪里? 现在的农村真的要被抛弃了吗?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见证】“信三代”姊妹:拜了十几年偶像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