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见证】“信三代”姊妹:曾远离神 走投无路中依靠神帮丈夫戒赌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9月16日 07:33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信仰的下一代在逐渐流失,这是很多教会都有的现象。一些信徒的儿女虽然在教会长大,但却并没有传承父母的信仰,反而会远离曾经哺育他们的教会。回顾教会历史,无论是中国还是其它国家,教会世俗化、老龄化,信二代流失、信仰无法传承等等各样的问题,一直存在。

旧约圣经申命记记载,摩西曾多次叮嘱以色列人,要将神的律例、诫命、典章、神的作为、神的救恩教导他们的儿女。但当约书亚时代的人都“归了自己的列祖。后来有别的世代兴起,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离弃了领他们出埃及的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士2:10/12)”

文中的小刘姊妹是基督化家庭出生的信三代,在她身上也有着同样的问题:因不认识耶和华神,未曾品尝到救恩的喜乐,所以肉体虽还在参与聚会,心却早早远离了教会和神。小刘姊妹说:本以为她的人生就会这样过了,虽挂着“基督徒”的名号,但生命里却没有基督的样式。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脱去旧的外衣,穿戴上主耶稣基督的新样式,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荣耀主名的人……

经上说:“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又说:“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16:9)”神的做工从不是人心所能测度,在小刘姊妹还不知道、未曾想过的时候,神就已经在为她的信仰成长铺路护航——虽她所经历的事情是因个人因素造成,但神也藉着各样事情来炼造她,使她在信仰里成长、成熟,重新认识神,重回父神怀抱。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化家庭里,是第三代基督徒。说是第三代,也不尽然。我的姥爷和妈妈是虔诚的基督徒,姥姥和爸爸却不是。因着包办婚姻,他/她们两名基督徒和两名非基督徒分别组成了上下两代奇怪却又和谐的家庭。我常自称自己为“第三代”基督徒,从小也跟着姥爷和妈妈去教会,对信仰我却是一知半解。我不知道“基督徒”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教会里的主日学很有意思,合得来的小朋友很多。但光凭“主日学”这一点并不能吸引我太久,尤其是我开始上学后,主日学就渐渐没了意思,所以我也不太愿意去教会,也不期盼周日的来临。

回顾我的信仰之路其实走得并不稳固,可以说是风雨飘摇,因为在教会我只不过是个挂名基督徒,若不是上面有姥爷和妈妈压着,只怕连教会的大门渐渐地我都不想踏入了。因着信仰从未在我内心扎根的缘故,从小我也不爱读经、祷告,除了出生在一个有信仰的家庭、会跟着长辈一起做礼拜以外,我的生活跟一个非基督徒没有任何区别。神是怎样的一位?耶稣基督曾为我做过什么?我这个连圣经一遍都未曾通读过的人,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还是一问三不知。

高中毕业后我没能考上大学,就在老家的镇上找了份工作。姥爷说就近上班也好,这样可以不拉下聚会的时间。听完姥爷的话我心里有些反感,但也没说什么。

二十岁那年,老家的人开始张罗着给我安排相亲对象,说谈个两年差不多就可以结婚了。姥爷和妈妈固然希望我能找个基督徒——他们最终所组建家庭的另一半都是非基督徒,因而盼望能在我身上弥补这一缺憾。可那时我根本就不想找主内的弟兄,觉得教会的弟兄有点呆,加上我也不常去教会,跟他们更是无话可说。

我凭着自己的喜好在上班的地方交了个男朋友,他是非基督徒,知道我是基督徒后,就说对信仰很有兴趣,愿意跟我一起去教会做礼拜。我们交往大概半年的时候,我带他回家见父母,我爸爸对他还挺满意,但妈妈不喜欢他,主要也是因为妈妈一心想我找基督徒,见他不信仰就很不高兴。但那时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找主内的弟兄结婚,所以就算是妈妈不喜欢,我也坚持和他交往。有时我也会带他去教会做礼拜。刚开始他去时,教会里的爷爷奶奶们见我带新人过去,都很热情地欢迎他。后来知道他是我的对象时,就私底下开始劝我,让我找主内的弟兄,我完全不为所动。他们劝了一段时间后见攻不破我,就转去劝我妈妈。

本来我姥爷和妈妈就很反对我这桩婚事,教会的人这样一劝如同火烧浇油,让他们更加生气。那时我脾气也犟,里面又没有基督的生命,所以他们越反对我就越要跟他们对着来。交往两年后我就匆匆结婚了。

其实那两年里我妈妈没少给我做工作,我都不听。后来她实在没办法了,就勉强答应了我的婚事,说:“我拿你是没办法了,只有神才能拿你有办法。……你将来不要后悔就是。”我心里还想:“神也管不了我。我才不会后悔。”

那时的我万万没想到,我的“后悔”来得这么快。

因偏执己见而进入的婚姻 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幸福

我前面说过,我丈夫他是没有信仰的人,而且他的妈妈是拜偶像的——每次去他家里,一进门就能闻到满屋子的熏香味,很呛人。我妈妈第一次上他们家时见他家里还拜着偶像,脸都青了。但她知道左右不了我的决定,回来就说:“你看看他家里,还是个拜偶像的,跟你完全不在一条道上。你要非跟他结婚,将来后悔我也管不了你。”我当时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后悔。”那时我根本就没认识到拜偶像的严重性,只是偏执己见的觉得:你可以信仰,人家也可以信仰,互相尊重,有什么相干的?

我顽梗的态度让妈妈气得在家骂了我好几天,姥爷也很不高兴,但我不管这些,还是高高兴兴嫁了过去。

成立了新家庭,我想我的新生活从此就正式拉开了帷幕。却不想结婚才是我真正不幸的开始。

结婚前,我丈夫人除了懒一点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好的恶习。结婚后,他最大的一个恶习被暴露出来——赌牌。是怎么发现的呢?结婚时收到的礼金,我全部存到卡里后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一般这个抽屉不会有人动,公公婆婆不会过来翻我的抽屉,他自己平时有工资,虽然不高但也够花,所以不需要拿这里的钱。

但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个月都找我要钱,要么说工资没发下来,要么就说跟同事出去吃饭把钱花完了,要么就说钱不够花……总之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刚开始我还相信,但次数多了我就怀疑他的钱到底花在哪里?我跟他的同事打听情况,人家说每个工资都是按时发的。当时我真的特别气愤,被欺骗的愤怒感如同火山在我脑中迸发。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没有别的原因,十之八九他是有外遇了,这些钱肯定是拿去养外面的小三了。

如果他真的是养了小三,估计家里的钱也留不住。这么一想我就慌了,回家后马上拿了卡去银行一查,我整个人就蒙了——里面的钱被取了七七八八,还剩点零头。除了礼金被他花光之外,我平时上班攒下来存在另一张卡上的钱,也被他用了大半;结婚前他家里送我的一些金饰,也不翼而飞。

我从没想过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丈夫的行为挑起了我前所未有的怒气和伤心,从银行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不停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真的是在外面有了别人?那是我第一次在心里呼喊神说:“神啊,只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教教我接下来我要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心里突然呼求神,更不知道如果真的得知他有外遇了我要怎么处理,我心里乱得如同一团麻,完全没了主意。

晚上等他回来后,我问他拿了家里的钱去干什么?是不是养了小三?一开始他死活不承认,后来我又气又急,眼看着要跟他吵架了,他才说是拿去赌牌输掉了。听他不是养小三,我松了一口气,但赌牌又让我更加气愤——这跟吸毒一样是会上瘾的。以前我听说邻村有人因为赌牌把房子都输掉了,最后欠了一堆的债被人拿刀追到家门口来,吓得老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要离婚。现在他这个赌法,迟早也要走到被人拿刀追来家门口的那一步。

我气急败坏地跟他大吵了一架,要他把输掉的钱还回来,要他戒赌,他不听,还骂我说那些钱也有他的一份,他乐意花在哪里谁都管不着。他的回答只能是两个人越吵越凶,大半夜的把他爸妈都吵醒了,进来劝架时我就跟他妈妈说:“你儿子把家里的钱都拿去赌牌输掉了,我结婚前你们怎么不说他赌牌?那时我要知道我根本就不结这个婚。”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也特别绝望。要说是吸毒了还能给送去戒毒所戒一戒,赌牌要送去哪里戒?总不至于把他的手给剁了?

他爸爸向着我,就骂他,逼着他跟我做保证说以后绝对不再赌了。他看我气得特别厉害,就很不情愿地跟我做了个口头保证,说以后不赌了。他妈妈跟着和稀泥,劝我说:“你看他都保证了,这事就算了。钱没有了可以再存,人好就行了。”

钱已经输没了,还能怎么办?那时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结婚前我妈妈千劝万劝要我不要找非基督徒,我死活不同意,那时她说“你将来肯定会后悔的”,我还信誓旦旦说“不会后悔”,结果这件事发生后,我心里还真是多多少少有点后悔。但我也不能自己打脸,加上他做了保证,所以我就暂时压下心里的火,把这一页揭过去。

丈夫的恶习难以戒除 妈妈规劝“惟有倚靠神”

那次之后有一段时间,他表现得还可以,下班回家、干家务活什么的都很积极。但前面提到,赌牌这种事是会上瘾的,一段时间不去赌一把他忍不了。刚开始他不敢明目张胆去玩,就偷偷摸摸地去,后来胆子大了就找借口去,比如“加班”、“跟同事吃饭”什么的,我们这里一个小县城的镇上,工作又不繁忙,能加几次班?

这个借口用多几次后,我就怀疑他又开始去赌了。果不其然,临近过年的时候,隔壁的邻居来跟我说,他在前面村子里的谁谁家里赌牌,玩的很大。我当时听完,脑子是“嗡”地一响,气血顿时涌上心头。我心想,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下去了,他这个德性要继续下去,还不如离婚算了。我直接冲到那人家里,砸开门时看见他们正在慌慌张张收桌子,上面还摊着没来得及收完的纸牌和钱,整个屋子里弥漫的全是烟味。我不看还好,一看更是气的要吐出一口血来,冲上去就要掀桌子。

我丈夫一把拽住我,把我往外拖,我就跟他对打,连咬带骂,疯了一样厮打他。那天去之前我是没打算在别人家里跟他闹的,想的是等回家后再算账,但当时那样的情况我实在没忍住,直接就跟他闹起来了。一开始他被我打骂时还不敢还手,后来因在别人家里觉得太掉面子,就一边拖我一边开始还手,他骂我的话里有几句我到现在都一直记得,他说:“……你还说你是基督徒?我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基督徒,跟疯子一样。……基督徒还兴打人的?你信的教就是这么教你的?……”

我没有办法反驳他,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明白信仰,但我确实让神的名在外邦人那里受了辱。我说我是个基督徒,但我活得却完全不像基督徒,我想任何一个人看见我都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那晚回家我哭了大半夜,既想回娘家又想离婚,我心里有一千万个委屈与难过,却没有地方可以诉说。而且等到家里我才发现,他把我带锁的柜子给撬开了,里面剩余的积蓄全都被拿走,一分不剩。那个时候我真是一点想法都没有,我边哭边想,我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是继续过日子?还是离婚?

我想了一整夜,第二天连去上班的心情都没有。第三天,我妈妈听见这事后来家里看我。我心想她肯定会看我笑话,那时她死活不同意我这门亲事,我不听,谁也没料到婚后真的就出问题了。没想到她来了后也没说什么,直接就要带着我读经。我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心想:“我都这样了,你不安慰安慰我也就算了,还带着我读经?什么意思?”

妈妈非要我跟着她一起读经,我既不太情愿也觉得莫名其妙,但那种情况下我也没有别的倚靠,就答应了跟她读经。读的是山上宝训。刚开始读我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边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边琢磨接下来要怎么办,读经也是读得心不在焉。但后面读着读着,突然我就想到了跟丈夫打架时他说的那些话:“……你还说你是基督徒?我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基督徒,跟疯子一样。……基督徒还兴打人的?你信的教就是这么教你的?……”当时混乱中听了我也没在意,但现在这些话语浮上心头我就很难受,也觉得很愧疚。慢慢读着读着,我忍不住就哭了,一方面是觉得婚姻才刚开始一年就变成这样,很没有盼望;另一方面也感到愧对神。

妈妈看我哭了,才开始安慰我,跟我说要重拾信仰,重新回到神那里,我们虽然这么不听话,但神还是爱我们、愿意帮助我们的。她让我不但要回归信仰,更要开始为家庭和丈夫祷告——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的,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

若不是神 就算离开本家本地本族我也改变不了丈夫

那时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帮助我丈夫,更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这段婚姻,在这种犹豫又伤心的情况下,神成为了我的救命稻草。我听从妈妈的建议,做了40个半天的禁食,并努力为丈夫、婚姻和这个家祷告。我开始认真学习神的话语,常常读经、赞美——虽然这段婚姻是我自己的选择,但我仍希望神能介入进来,帮助我。

那段时间因为我刚跟他闹过,所以他确实也老实了,不敢出去继续赌牌。我还没来得及开心几天,没想到丈夫这边暂时消停了点,那边婆婆就开始各种挑我的刺了。一开始她说我在别人家里跟丈夫厮打这事不对,丢了她儿子的脸;后来又因我辞职在家说我整天不工作,等着她儿子来养;最后就说我天天读经祷告,叨叨叨地吵得她头痛。有几次我在房间放赞美诗时,她直接冲进来就骂我,说我声音太大了她听着心烦。

这样的事情陆陆续续发生了好几次以后,我忍不住就想:“神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先是儿子,再是他妈妈……难道就没有一个让人清净的地方,安安稳稳地过点日子吗?”我极其心烦意乱,翻开圣经读的时候,恰好读到神让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去往祂所指示的地方。突然一道念头就从我心里闪过:“对呀,为什么我不能也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呢?”亚伯拉罕的父亲也是拜偶像的,神就让他离开那个地方,重新建立了信仰的大国,我也可以这样效仿啊!

当晚我就跟丈夫商量,让他和我一起出去打工。最开始他是不同意的,他想的是没事了还可以再去跟那些酒肉朋友们赌赌牌,要去到一二线大城市后,就没有这么“自由”了。但那个时期我跟婆婆的关系越来越恶化,有时候吃着吃着饭她就开始数落我,导致大家不欢而散,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迫于家庭里不可调节的氛围和压力,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同意了跟我出去打工。

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我只是读着圣经就跟着做了决定。等我们来到S市后,非常巧合的是我新工作的地方有两个同事也是基督徒,她们每周一三五晚上都去教会的查经班,周天也必去做礼拜。我就跟着她们一起去学习、礼拜。未免我丈夫工作之余再去认识一些新的酒肉朋友,我也死活要拉着他一起去。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丈夫能够信仰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时非要他去教会更多的是怕他再去赌,但正如圣经所言:“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神的旨意不是人能测度的,我是真的完全没有想过他会接受信仰,并且在神的面前认罪悔改,承认他过去所犯的罪。

丈夫接受信仰让我心里积压许久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若不是神,就算我“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其实最终我还是改变不了他。为此我对神真是有说不出感激和愧疚,也决志从那以后要好好信仰,不能再让神的名因为我受辱。

我们在外面停留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丈夫的信仰也逐渐稳固,我想着一切的苦痛都已经过去了,终于要迎来好日子了。加上那段时间我有了身孕,丈夫便提议让我回家休息,家里人也好就近照顾,我同意了。却不想这一回去,迎面而来的是还未结束的争战……


(未完待续)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颍州的孩子》拍摄导演米子:给艾滋儿童一个零“歧视”的人生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