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访谈】一女牧师直面数十个家暴真实案例后 感叹女性受害者“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

作者: 胡艾茜 王璐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8月04日 08:54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婚姻是神亲自设立的,可见神对人类婚姻的看重。神设立婚姻的目的是什么?有几条,第一,因为那人独居不好,神不愿意人找不到自己的同伴,没有交流,从情感上心理上孤独;第二,神喜悦夫妻俩同心合意敬拜神,互相帮扶,为神养育敬虔的后裔。第三,婚姻之间的密切关系,彼此相爱合一,也象征基督和教会之间的关系。因此,我们基督徒要在婚姻大事上,要有正确的态度,不可和不信的人一样任意妄为。”

“神给我们的都是好的,婚姻是神给人类的礼物和祝福,基督徒要有智慧经营好你的婚姻,男人要做好你的头的本分,妻子要尊重你的丈夫,同样,丈夫也要好好珍惜爱护你的妻子。因为你的丈夫,你的妻子是神给你的,所以你要去爱。如果你连眼前和你同床共枕的人都心里满了诡诈的时候,口是心非的时候,你说爱神,谁信呢?”

谈起婚姻,在辽宁乡村教会服事多年的一位姓杨的女牧师,是非常诊视和保守的态度。她从创世记2章学到的是上帝对于人类婚姻设定的看重和旨意,而通过以弗所书等她也看到婚姻中丈夫和妻子有不同的角色,而且面对婚姻中很多的艰难,杨牧师也总是强调尽量挽回,她曾经在一篇讲道“要在婚姻上依靠神”的末尾也讲到,“最后一点是无论妻子还是丈夫,都要彼此忠贞忠诚,不可背叛,尤其是一方信主一方不信的那种家庭,作为基督徒的一方,你更要坚守婚姻的圣洁,你要尊重神。如果有一方因为各样的原因有外遇不忠,那么,不要轻易说离婚,这个世界叫人犯罪的因素太多,要尽力挽回婚姻,要原谅出轨的一方,除非屡教不改,只要出轨的一方还有可能,你都要尽力挽回。爱是恒久的忍耐,也需要我们凭着爱心和信心包容犯错的配偶,给他们机会。因为我们一样不完美。”

然而,这样一位对婚姻的意义极为看重、处理婚姻问题也要求信徒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轻易说离婚”的女牧师,面对一个现实中非常严肃的问题——基督徒的家暴,却让她总是感到“出离的愤怒”。过去十多年的牧会中,她亲耳听过、亲眼见过、和亲自辅导过的家暴案例不下数十起。不少的姐妹在家暴中甚至被丈夫打的无法生存下去,而走到教会被告知的答案基本大同小异:“你要忍耐、顺服,直到神来改变你的丈夫”,“绝对不能反抗、绝对不要提离婚,离婚是罪,这是要下地狱的”,甚至她多次听到有牧师对遭遇家暴的姐妹讲:“你的苦难是荣耀,你要忍耐到死,你的死是殉教”,而真的有姐妹就这样活生生被家暴折磨至死的。

听得太多、看得太多这些真实的案例之后,杨牧师坦言,她对于所谓宣讲这些理念的教会牧师和同工们出离愤怒:为何没有“与哀哭的人同哭”,为何没有真实地站在这些受虐、被打的弱势群体一边去直接说出“家暴是罪”并制止这样的恶行,在她看来,这好像当年的法利赛人站在一边直说宣布说“不该这样不该那样”,把难担的重担压在可怜的灵魂上面,她反问说:“如果是你的女儿被这样活活打十年、几十年,你会怎样?”而她最愤怒的是,有些遭遇家暴的姐妹的配偶是教会的牧师、同工、领袖的,在外面表现的温温和和、谦谦卑卑、虔虔诚诚,但对于妻子却从来都下得去狠手,这样虚伪的虔诚尤其让杨牧师愤怒。

而与此同时,这些处于被打、被虐的弱势群体的姊妹,让她最无言和痛苦的是他们的“逆来顺受”。谈到这个话题时,杨牧师如同打开了话匣子般,有说不完的愤慨与不平。对于许多饱受家暴多年不仅尊严被凌辱而且生命都遭遇严重威胁的、却又执着不愿意选择直面和抗争的女人,她用了八个字来形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家暴是个广泛的社会问题

家庭暴力,是指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以殴打、捆绑、禁闭、残害或者其它手段对家庭成员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家庭暴力发生于有血缘、婚姻、收养关系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间,如丈夫对妻子、父母对子女、成年子女对父母等,但妇女受丈夫的暴力侵害是最普遍的。

家暴作为一个世界性的社会问题,受到各国人民的关注。据悉,在世界范围内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妇女曾遭受过家庭暴力。而家暴对妇女带来的身体、精神上的伤害与人权的侵犯远远超出了家庭范围。

2015年12月27日,中国第一部反家暴法正式颁布。在这个的背后,是中国家暴问题的普遍,这的确是个隐形但却十分普遍的问题。当年新华网援引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中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有16%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14.4%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每年约40万个解体的家庭中,25%缘于家庭暴力。特别是在离异者中,暴力事件比例高达47.1%。

而在另一个对面,绝大多数女性面对家暴选择了逆来顺受和忍气吞声。中国文化里面的“家丑不可外扬”,让很多人觉得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太丢人;而且为了孩子等各种原因,“能过就过下去”,不会选择离婚,有的是这样默默忍耐数十年,而也有一些则以看得见的悲剧告终。2016年,中国鹿邑县一位农村女性李红霞被丈夫家暴打死,她的丈夫被控谋杀,而“李红霞的父母不相信,对于家庭暴力受害者会有什么正义可言。他们亲眼见过没有关系的人败诉。他们拒绝被活活勒死的女儿下葬,就是想让当地官员重视女儿的冤情,引起他人的注意。

其实在教会里,家暴的问题也并不罕见,而且更加隐形。特别是相比起社会性的家暴问题而言,教会里的家暴问题更加棘手,其主要原因是姐妹遭遇家暴时,不少持传统观念的教会往往劝受害一方“忍耐、包容、祷告、得胜”,告诉她们这是上帝交给她们的功课。而这样行带来的最终结果,就是抱着这些观点的姐妹一直被施暴,甚至有的被活活打死。

圣经说:休妻的事和以强暴待妻的人都是我所恨恶的

杨牧师说,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她一开始并不懂什么是家暴,但总看见村里的男人打老婆,最严重的一次是当地有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被其丈夫给活生生打成了痴呆。“但那个时候我太小了,不懂,只是觉得很可怕。”什么时候开始明白“家暴”的呢?他说,在她信仰之前,母女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但当她信仰后并决定要做全职传道人时,妈妈就开始骂她了,“她不打我,但她用特别难听的话骂我,骂了有七八年。”那段时间母女俩的关系迅速恶化,妈妈的意思是,年轻人就应该上上班赚些钱养家,信仰就是跟着教会信一信就好,不要归于深入。

“其实我现在想想,她是出于爱。但当我看着就是一点爱都没有……那时我也不懂什么是属灵的战争。”妈妈的谩骂让杨牧师开始出现严重的精神状态。时间一久,杨牧师变得极其烦躁、郁闷。“从我27、8岁开始,到我37岁,妈妈就一直骂我,最严重的是后面七年。”刚开始有些烦躁郁闷时,杨牧师道也没当一回事,只是以为身体不太舒服,直到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到现在为止我有时也会突然发脾气,就不愿意跟别人多说话。日常生活里,常常情绪不好。”

从这以后,杨牧师便开始接触家庭暴力。有姊妹跟杨牧师说,她遭受到了丈夫多年的暴打,杨牧师就问:“你为什么不反抗呢”更有信徒告诉杨牧师说自己快要被打死了,杨牧师就问“你为什么不离婚呢”她遇到不少的姐妹非常诧异说:“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传道人,你怎么能教导别人离婚呢?”当然,基督徒“不要轻易说离婚”,但面对生命安全的问题,杨牧师直接说到说:“你这必须得离婚啊!都危机到你的生命安全了。”但是大部分姐妹仍旧选择继续这样下去。从第一个接触类似的案例到后来陆陆续续接触到越来越多被家暴的姐妹,面对那些惨遭家庭暴力对待却无还击之力,杨牧师不得不叹息说:“我真的挺受打击的。”

杨牧师提到,圣经中玛拉基书说:“休妻的事和以强暴待妻的人都是我所恨恶的!所以当谨守你们的心,不可行诡诈。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2:16)”她认为,教会与信徒都到了该觉醒、改变固有想法的时候,一些牧者与信徒字面意义上去解读了经文,并很多听上去很虔诚的“属灵捆绑”很多遭受家暴的信徒们,然而实际上他们所传达的意思并非出于耶稣基督的本意。

几个真实的案例:

杨牧师向基督时报同工讲述了她印象较为深刻的几个真实案例,以下是她的口述:

案例一:
上海的某姐妹很气愤的跟我讲一件事情,有一个曾经离过婚的姐妹再嫁,结果男方家族对她不好,姐妹很痛苦。人都是有尊严的,如果一个人长期在冷漠的家庭氛围内,不必说经常对其拳脚相加,就是每天都冷言冷语,在一些生活细节上加以鄙视嘲讽,再强大的人也很容易精神崩溃。
那么,这姐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极其痛苦。无奈之下,求助教会,结果传道人告诉她,要忍耐,要坚持,不可离婚,不然就是淫乱。我不知道这姐妹灵性光景到底如何,反正是她听了这话很绝望,在再一次被男方家里羞辱谩骂之后,就在这个月月初喝了剧毒农药百草枯,在极度清醒的情况下大口大口的吐出被毒药烧坏的内脏碎片,很痛苦的死了。我痛彻心扉的问一次,认为在这样情况下姐妹离婚就是淫乱犯罪的人,面对姐妹凄惨的死法,你觉得什么感受?就是姐妹第一次离婚,第二次再离婚,也比她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更有机会得救吧?!

案例二:
这姐妹的丈夫是沈阳某教会的执事。这男人一共结婚三次,每次都是家暴。曾经把第一个妻子从六楼一路踢打到一楼,第三任妻子是一个很虔诚的姐妹,很能干,也被他暴打多年,最严重的时候鼻青脸肿。问他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妻子,理由就是——不打她她就不懂事。直到最近2年,他们的女儿大了,在这男人再一次举起拳头殴打妻子的时候,女儿炸了,对他大哭大叫,他才放下拳头。我问过这姐妹,他还打你不?姐妹说,从女儿那次跟他大闹之后,再没有动手。由此可见,这家暴的男人并不是控制不住自己,而是从骨子里面就是邪性,压根没有对妻子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我也不信他是真正信上帝的。

案例三:
这个姑娘是我朋友,她妈妈在出嫁前被前男友强暴,再嫁时丈夫就因为她不是处女了而不断打骂她,各种家暴她。她妈妈是一位老师,因着家暴整个性格变得极其扭曲,就用农村那种泼妇骂街的言语去骂她的女儿,骂得非常难听。后来,她的哥哥们长大后,她爸爸还在常年家暴妈妈,把哥哥们惹火了,三个哥哥就一起把爸爸打了一顿,这才不打妈妈了。虽然不打了,但她妈妈当时也50多岁了,长期抑郁,一段时间后就去世了。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我朋友20多岁就得了脑瘤。她当时因为脑瘤这个病信了主,后来脑瘤治好后,她的性格也因此大变,自私、自我、特别爱说别人是非,想要正常跟她交往、做朋友很难。并且,她病好后反而去替男权维护,有点类似斯得哥尔摩综合症那种。她的三个哥哥,性格也没有一个是正常的,都非常自私、暴躁……现在这个朋友跟我几乎没有往来。我做了一个关于家暴的讲道,鼓励被施暴的姐妹敢于反抗甚至尤其面对生命危险的姐妹要敢于直接提出离婚,她不能接受这个观点,跟我翻脸了,现在一直不来往。

案例四:
一个老太太给我打了4个多小时的电话,电话里一直跟我哭。她是被贩卖到夫家再接受家暴的。家暴她的对象不仅仅是她丈夫,还有她婆家人,婆婆、小姑子都打她。后来她信了主,心里得着了安慰,但她说:“你让我原谅他们,我还是做不到。”我当时也没说什么。但是家暴的副作用反在哪里?反在她女儿身上。她的二女儿特别聪明敏感,长得又漂亮,就因为父母家暴的事,她十八岁就离开了家。可能是因为缺乏父母爱的缘故,她找对象也找了个年纪大的。重点是,这个大龄男人的性格完全就是她父亲的翻版。她嫁过去后,男方家人根本不信主,他们年纪又相差了十几岁,两人之间毫无话题可聊,这个女孩就开始外遇。她第一次外遇时还跟我讲了,第二次开始就不再跟我说了,她不好意思见我,所以就不再主动跟我联系。但我知道,她还是在一直外遇。这个女孩她非常想找到一份真爱,但你要跟她说:“需要在基督里得到爱,”她也不明白,因为她的灵性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案例五:
一个黑龙江的女人,这个姐妹已经去世了,死于癌症,才40多。她的丈夫有外遇,要跟她离婚,她死活不肯离婚,教会也不让她离婚。教会的传道人告诉她你不可以离婚,你离婚就是犯了淫乱罪,淫乱的人不能够得救。你要忍耐,去爱你丈夫,为你丈夫祈祷。这姐妹的丈夫直接表明要跟她离婚了,她却不离,这样的日子过了10多年,男人愤怒不已,为什么?他想离婚,姐妹就不同意。姐妹其实心里也有很多次要离婚的打算。但是,每次去教会,传道人和其他弟兄姐妹就说:“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你是基督徒不可离婚,你离婚就是淫乱,你打算得罪神下地狱吗?”最后,丈夫带着外遇对象回家公开长住,要一般妻子早就走了,但她就是不离。教会也让她忍耐,让她得胜。后来她硬生生憋出乳腺癌,这纯粹是生气生的。她躺在病床上要死的时候,丈夫还领着小三来家里说:“你咋不死呢?你赶紧死了给别人(小三)让位。”就这么骂她。但教会还让她忍,也没有一个人来看她、管她。最后,她就跟我说:“不能信上帝,信上帝人就信傻了。”现在已经去世了。

案例六:
我接触过的一位姐妹,她常常被丈夫家暴。我们联系了两年,我认为她应该离婚,她说:“你为什么让我离婚?我们教会都说离婚是淫乱。”我让她把旧约和新约好好看看,但她教会的牧师就告诉她不能离婚。她的丈夫经常没有任何理由的就打她,平时会在她毫不注意的情况下一脚踢过去。我就说:“你必须离婚,不然哪天他就把你打死了。”姐妹在电话那头大吃一惊:“啊,你是传道人,怎么可以教导我离婚?离婚是犯罪的,我不能够得罪神!”我说:“可是你要被他打死怎么办?你这样死了,人家怎么看你?”她说,是呀是呀,我娘家人都说我傻,信主信傻了。我直接说,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所以神说不可杀人!那么任何人用各样的方式虐待殴打他人,危害他人生命,都是叫神愤怒的,你完全可以为了保护你生命安全的缘故提出离婚,这个法律也是有条文的。可我无论怎么劝,她也不同意。而她找了另外一个四川的传道人,这个传道人告诉她,你被他打死,你也不可以离婚,你被他打死,你算为主殉道。我说你要是继续这样忍耐,除非你有神清晰的带领,不然,我始终建议你马上离婚。她说,不行,我们教会的传道人说了,不可以离婚,不能够犯奸淫罪,离婚不尊重神!我告诉她,你完全是2回事,继续下去,你命要是没有怎么办?你得有分辨和智慧啊!很遗憾,她不信。

后来她丈夫有一次又打她时,拿脚踹她,导致她整个下身瘫痪了,是被那个男人一脚踢到腰椎骨那里,半身瘫痪,除了胳膊和头部,其他都无知觉我说,“你还不离婚吗?你要起诉他啊!”她说:“我还是没有得胜。我没有做好,所以有这样的遭遇。”我气得不行了,我说你应该起诉,告他伤害罪。我对她说:“你们传道人不是提倡要爱吗?让人把你抬到他家里,让他也去体验一下,伺候一个大小便失禁的人的感觉,让他爱你。”然后她不吱声了。最后一次我知道她的消息是,她的丈夫想要整死她,但不能真整啊,因为她已经瘫痪了,再整不就要出人命了吗?他丈夫就开始性虐待她,因为她的下半身是毫无感觉的,她丈夫就藉此虐待她。因为这样方式可以慢慢折磨死她,又没有伤痕。姐妹无力反抗,每天晚上都像在地狱里面。就是这样,她说更不敢离婚,因为自己已经瘫痪了,离婚,谁管自己呢?我对她说:“真是哀你不幸,怒你不争。”现在这个女的也没有跟我联系了,估计能活下来都很渺茫……

什么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就这样的!没有独立思想,没有自己的观点,都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你说这个主信的,叫我怎么说好呢?我不知道这个姐妹所在的教会传道人是不是上网。如果上网的话,我想问问他,你面对这个姐妹的悲剧,你的爱在哪里?你知道你害死人不,你心安理得吗?你打着不要叫人犯罪的口号,却谋杀一个无知的生命。

教会要正确解释圣经,不要把教义教条化助纣为虐

与这些遭受家暴的姐妹亲身接触后,杨牧师开始意识到,要将这些家暴的事写出来,于是开始在网上通过一些平台发表关于家暴的文章,反响通常都是点赞里夹杂这无数的谩骂声。

杨牧师说,记得有一次她发了一篇文章,第二天就有一位姐妹给打来电话说,她被教会开除了,原因就是因为离婚。这位姐妹常年被丈夫家暴,每次都被打得死去活来,她的孩子就抱着她说:“妈妈你赶紧走,你再不走,我就没有妈妈了。”她被孩子的话吓醒了,就赶紧离婚了。她当天离婚,第二天教会就把她开除了,说她:“你是淫妇,不能上天堂,只能下地狱。”她在外面流浪了两三年,看见教会就哭,不敢去,因为牧师说她是淫妇。之后她在网上看到了杨牧师的文章,就给杨牧师打电话说,从她的文章里得着了安慰。那时她天天哭,说哭的时候能感觉上帝在安慰她,她觉得上帝没有不要她,但教会又不要她,她就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杨牧师通话时,这位姐妹在电话里嚎啕大哭,说心里完全打开结了,会勇敢的活下去,并且还会信上帝。

然而,难过的是也有找不回来的。“我自己有一个极其要好的姐妹,原来是唱诗班的负责人,就因为婚姻问题,一蹶不振,最后不信了,放荡了!我问她为什么这样,你真要不信主了吗?她嚎啕大哭,说我爱神,我愿意信,可是我犯罪了,我离婚再婚了,牧师说我淫乱,我不敢去教会!人家都躲着我!淫乱的人不能够进入神的国度,我这辈子就这样了,神不要我了!----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联系不上她了!----或许这个灵魂,就这样失丧了!请问谁为这个灵魂交账?”

“我绝对不是教导弟兄姐妹不把婚姻当回事,我也不是主张基督徒是可以又娶又嫁。婚姻是神圣的。我空间日志800多篇,我没有一个文章说过基督徒可以随意离婚。但是,我想弟兄姐妹看见我上面列举的事情,应该会去思考,去琢磨了。现实生活里面,是好多基督徒被动离婚,不是我们基督徒破坏了婚姻的契约,而是不信的人,那么,如果因为对方破坏了这个契约,基督徒就要因为对方的罪恶而受到刑罚吗?要么就是忍耐着失去自己人的尊严,被这作恶的人践踏而不去离婚,面对一个已经没有存在意义的所谓婚姻家庭;要么就是离婚了你也不可以再娶再嫁----因为不是你的错误,可你是基督徒,所以你离婚了,你就得孤独到死,你就得承担对方犯罪的苦果?这个是神的旨意,圣经的教导吗?我希望弟兄姐妹好好思想这样的教导到底是符合真理吗?”杨牧师说,“那些经历失败婚姻的弟兄姐妹,如果就因为离婚了,他们就是罪人,他们就必须孤独到死,哪怕离婚的责任完全和他们无关,他们也必须孤独下去?因为他们再婚就是淫乱?这个是什么混账教导!”

笔者后记:

家暴历来都是社会里不能忽视的一个负面现象,它看似只是一个家庭的问题,很多人会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或是“这是人家家里的事,外人不好多管”,实际上它所映射出的正是社会与人心暗藏在阴影处的丑陋一面。家暴不单单指行为上的动手动脚,言语上的暴力也是家暴的一种。“家暴”出现的原因有很多种,例如从小家庭环境的影响;生活与工作带来的压力;对另一半心存猜忌怀疑;法律意识浅薄等一系列的问题,都会导致家暴产生。笔者的姨父从前也是家暴施与者,家暴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姨妈受到了身体与精神上的巨大伤害,也导致他/她们的三个儿女在长大后的婚姻家庭都不幸福,或出轨或家暴或外遇……这一系列的行为都只不过是延续了父母从前所做、所经历的。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我们当知道,“动手是会上瘾的”,一个酷爱家暴的男人在施暴后即便一次又一次地跪地道歉,但他的施暴之路却不会因此停止,因为对动手成瘾的施暴者来说,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没有中间地带。因此,遭遇家暴时,首先当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正如沈阳一位牧者在听闻教会一些姐妹遭遇家暴后,如此斩钉截铁地告诉笔者一样:“被家暴了一定要先报警。别的不说,首先她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没有生命了,还谈什么‘信仰’与‘得胜’。”而教会在信徒家暴的过程里要起到怎样的作用,也需要我们的深刻自省与反思。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哈佛教育专家黄陈怡文杭州讲座(四):中国留学生将在国外面对的多重挑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