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见证:十五年下海跌宕起伏 人生谷底时回到上帝怀抱

读者来稿 读者来稿 作者: 江舟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8月13日 17:34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洪水犯滥之时,耶和华坐著为王;耶和华坐著为王,直到永远。诗29:10(2)

康得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常常回忆起孩提时期,每逢夏天的夜晚,不管大人小孩,高高兴兴地搬出竹床和凉席,老老小小一起坐在大院子裡乘凉。那时候,我最喜欢躺在小竹床上,因为有很多的时间让我能够从容地仰望那鹅绒蓝般的夜空。星星在夜空中微微地闪烁著光芒,月亮或圆或缺,蛋黄般的月光如柔曼的轻纱,软软地飘洒在地上。夜空的深邃总是蕴含著某种神秘,引发我无限的遐思。那苍穹之上,是否还有另外一个神秘的世界?

和许许多多的同龄人一样,自己渐渐长大,走著和多数人一样的成长之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地留在了大城市,并且进入一家外资公司,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生活似乎是一如既往地顺利,没有碰到风浪,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特别工作之后,跟随著大城市快速的节奏和旋律,每天的日子匆忙和充实,上班、赚钱、想办法赚更多的钱、买房、买车......似乎再也没有多馀的时间和从容的心情,静静的去仰望那湛蓝的星空,欣赏那迷人的月色。

岁月荏苒,时间的快车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初。经过几年在外资公司的努力打拼,自己在公司内外渐渐积累了一定人脉关系和经济基础。那时候,自己在事业上雄心勃勃,心中始终迸发著一种强烈的野心和欲望,骨子裡洋溢著对世俗世界的贪婪,希望自己和城市的其他暴发户一样,迅速地完成自己的经济积累,走上财务自由之路。在这种快速致富的欲望的驱使之下,我从公司辞职了,自己一个人出来单打独干。没有想到,一离开公司,我就遭遇到了噩梦。

我辞职出来做的俄罗斯边境贸易。2000年初期,俄罗斯刚刚经历了“休克疗法”,国内经济一片萧条,人民的生活水准较苏联时期一落千丈,对中国国内轻工业产品需求量非常大,中国货在俄罗斯供不应求。我隻身前往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进行了一年的语言预科准备后,就投入了中俄边境贸易的经商大军中去。那时候,中国的皮大衣、衣帽、皮鞋对俄罗斯人来说都是稀罕货,基本上是货一到边境就会被很快卖光,几次贸易下来,自己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

记得是2003年冬天,自己用几十万元的积蓄从中国东北地区拉了一批皮大衣到伊尔库茨克,在伊尔库茨克的一家旅馆租了房间开始了皮大衣的销售。那时候的卢布一天一个价,中国人不敢用卢布和俄罗斯商人进行结算,基本上用美元进行现金交易,不到一个星期,皮大衣就销售待罄。

当天晚上自己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喝伏特加狂欢,准备酒后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清晨打道回国,没想到意外却发生了。凌晨两点左右,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一阵很大的嘈杂声把自己吵醒了,恍惚中发现几个人高马大的蒙面黑衣人正在我的房间裡。一个黑衣人看见我醒了,用一把黑乎乎枪顶在我脑袋上,恶狠狠的用俄语命令我把钱交出来。以前只在影视剧中的抢劫镜头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一下子吓蒙了。眼睁睁地看著几个黑衣人从房间裡和我身上搜走了几乎所有的钱款,过了许久我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直奔警察局,俄罗斯员警首先用狐疑的眼光把我的护照看了半天,漫不经心地做著记录,最后打发我回去等消息。

伊尔库茨克的的冬天正常气温是零下三十度,整整一个星期,我待在冰冷的旅馆裡等著警察局的消息,一个星期下来,警察局那边杳无音讯。在冰天雪地的异国他乡,我心冷如冰,这才真正感觉到什麽叫求天无助,欲哭无泪。

在朋友的资助下,我垂头丧气地狼狈回到了国内。遭受这次打击,让我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过了几年我才得知,是有国人眼红我生意跑火,勾结俄罗斯本地的黑社会暗算了我。从此,我彻底放弃了去俄罗斯做贸易的梦想,因为一想起这件不快的往事,心中就会隐隐作痛。

经历这次惨痛的教训之后,我也一直激励自己要振作起来,因为我毕竟要承担起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必须走出心灵的泥沼,重新挥去心头的雾霾,让生活再次充满著灿烂的阳光。股市,成为我的又一个新的战场。

凭藉著自己在国内还剩下的一点积蓄和资本,我全身心的投入了股票市场。自己购买了一大堆的股票操盘书籍,每天反复研读到深夜;对股票走势,每天休市后反复複盘研究,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操作体系。五六年下来,自己在股票上又重新积累了上百万的家底。

2015年,大陆股市一路高歌猛进,形势大好,自己的股票帐户跟著水涨船高,加上自己形成了一套操作体系,我又有点飘飘然了,恍然之间,我觉得自己成了股神级的人物。看著股市行情这麽好,我自己又开始贪婪了,胆子也大了起来,到证券公司配资再加杠杆,股市资金达到了数百万。

2015年6月3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盘中创出4037点的历史最高点。2015年6月15日,创业板当天大跌,自此拉开了股票暴跌的序幕,我的股票连续跌停,无法逃脱,噩梦来临。高杠杆加上配资,我的股票帐户一个星期下来,被强制平仓,最后帐户资金所剩无几。到2015年9月15日,创业板指数从最高点下跌54%,股市50%的下跌幅度仅仅用了3个月。命运又跟我开了一次如此大的玩笑。

生命的跌宕起伏让我几乎窒息。在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日子裡,我一直问自己,为什麽命运对我如此不公平?没有人能够回答我,我也无法回答自己。那段时间,是我生命中又一段浑浑噩噩的岁月。

一个秋日的黄昏之夜,我无力地走在街道上,正好听见坐落在路边的教堂飘来唱歌和钢琴的声音,那麽地温柔和美丽。我像著了魔一样,似乎有一种声音在召唤,促使我非常渴望地想到教堂裡面去坐一坐,以前我从来没有进过教堂啊。

我拿起教堂的一本公用圣经,在教堂的后排坐了下来。晚上牧师讲道的课题是约伯记的章节。一边阅读著圣经的章节,一边听著牧师的讲道,忽然有一道光亮射进我的心房,让我心情难以沉静,眼眶中始终溢满了一种热流:神是不是在向我开口说话?相比约伯,我的这些经历算什麽?神给予了我生活的起伏不平,是试炼?还是一种祝福?这么多年来,我渐渐对世界充满了抱怨,对生活充满了冷漠,但从来没有象这样地受到心灵的震撼和感动,我感觉自己的心灵充满了一种无以言表的喜乐。

圣经说“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神从来没有应许过让他的子民永远一帆风顺,神给我们的不是一片光滑的平原,而是高低不平的山和穀。唯有有山有穀,才能使雨水h中,使土地肥沃多结丰美的果实。也许我们所厌烦的人生中山谷沟壑,反使我们得到幸运和福气。

牧师讲道结束后,我单独去找了牧师,向牧师简略地讲述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并向他询问了教会活动的一些情况。最后牧师和蔼地问我:“你是否愿意接受耶稣作为你的救主?”沉默了一会儿,我回答:“我愿意。”既是回答牧师,也是对自己的回答。

那天离开教堂,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一本圣经回到了家。妻子看到我回家,没有过多问我去了哪裡,依然温柔地帮我泡好了一杯牛奶,摆上了一些点心。当天的夜晚,月朗星稀,在这个静谧的晚上,我独自一人,终于有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心境,让我静静地思索,静静地仰望星空。是的,有个造物主在看顾人世间的一切,掌控著人世间的一切。他会毁坏人一切的骄傲,贪婪,自私,冷漠……他会试炼每个人,让人各有所终,各有所属。

仰望著深蓝的星空,我不由自主的说出一句话:
“慈爱的天父,请永远地接纳我。”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颍州的孩子》拍摄导演米子:给艾滋儿童一个零“歧视”的人生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