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与其教导顺服帮助,不若强调安稳在主——女性、家暴问题现实谈

特约撰稿人 康晓蓉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8月04日 08:59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近年来,这些声音不绝于耳:
“丈夫是头,女人要顺服。”
“妻子要做好丈夫的帮助者。”
“女人不可讲道、做带领”
……
听者诚惶受教,上帝在圣经的教导也,心里却说不出来的苦:“我要帮助好我丈夫,谁又来帮助我呢?!”
苦里还飘荡着挥之不去的疑惑嘀咕:“这不是新三从四德吗?我到教会没得着安慰、释放,倒又多了一道捆锁。社会的各样偏见和压力已经让我喘不过气来了,教会还以真理之名再给我来一道金箍咒。”

正视60后到00后中国女性的真实境况

顺服,乃是在爱中顺服。若没有爱,谁能顺服?现实的境况是当下大多中国女性从出生至今都处于严重缺少爱和安全感。种种的焦虑、压力、困境,你叫她可依靠谁?如何能顺服?不信,看看这些事实和数据:

1、在被歧视和不被接纳中出生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男性比女性多出3366万人。另据统计,“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比100,“7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则高达206比100,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给出了两个原因:一是强烈的男孩偏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追求生男孩的观念一直存在。二是现代技术条件的发展,使得生男孩变得容易。如果检测出是女孩,很多家庭会选择让孕妇人工流产。正是因为这样造成了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程度高、持续时间长、波及人口多的现状。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最高时达到121.2,有些省份甚至达到了130。”(摘编自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年02月13日第05 版)

所谓的“阴盛阳衰”之叹,哪里是事实呢?如此明显的失调从理论上来说有中国三千万男子找不到媳妇,由此产生各种社会问题还将持续增长。这些数据不也说明一个事实吗?女性尚在母腹中就接受到这样的信息:我是不被欢迎和接纳的,我随时可能小命就没了。笔者的中学时代,学校附近就是医院,经常在那种简陋的厕所里碰到正在生产的妇女,腹中的孩子已经被计划生育死了。她们蹲在厕位上,或唉哼在厕所角落,等孩子落下直接扔进粪坑。她们对我们这些十多岁的女孩说:下辈子再也不要做女人!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神和悲哀无奈的脸色,随时可能撞进梦境。或是半夜听到医院传出的强迫堕胎的惨叫,那些女人们生产的哀嚎……那时也听见身边的弃婴多为女婴,少数为有严重疾病的男婴。

2、在“四自教育”中强化成长

什么“四自”?就是“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简称。60后到00后中国女谁没有受过“四自教育”以及它的各种版本的教化呢,从小耳朵里都快听出茧了。这是谁提出来的?康克清。康克清是谁?被称之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1929年,18岁的她成为43岁的朱德的第五任妻子,一起走过了47年的婚姻。 在1934年10月-1936年10月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少数身体非常强壮的女性中靠着自己腰板硬,三过草地,历尽艰辛。1983年9月2日,中国妇女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康克清做了题为《奋发自强,开创妇女运动新局面》的工作报告,其间提出:“我们要‘自尊、自爱、自重、自强’,勇敢地捍卫法律赋予自己的神圣权利”。由此推广开来的教育中不断加入:女性要自立、自信、自力、自奋……这些传递出的核心信息:女人,没人爱你,没人可以帮你,你只有靠自己。你一切的要都在自己。

3、在“妇女能顶半边天”中苦拼

常浮夸中国女性地位多么高,多么得解放。事实上呢?看看“妇女能顶半边天”怎么提出来的?毛泽东自激进的学生时代起,就表明自己是妇女平等权利的积极拥护者。他用底层劳动人民的白话创造了这样一句话:“妇女能顶半边天。”那时在长征途中,主力部队30名女干部的生活每况愈下。食物的分配和搬运,由谁来背米,谁来做饭,以及做多做少等实际问题。年轻的长征女性们,没有几个像康克清那样有结实的身体。她们整日整夜在嶙峋的山间小路上行军,上山下山……背米、做饭、后勤,还要尽妻子之责,满足性要求,怀孕、分娩、有的生下来孩子就死掉或送人,有的从此终生不能再怀孕。那时在1968年,广大青年被下放到农村去,毛泽东再度发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豪言壮语……女知青们的重负、耻辱和命运上帝知道,她们被撕裂的心知道。

如今也确实如此。“从年龄层上来看,真正撑起中国经济大半边天的,其实不是中国男人,是那些25-55岁之间,当老婆、当妈、当媳妇还要出去工作,和这个世界厮杀的中国女人们。25岁到55岁这个年龄阶段的劳动力,无疑是最优质的劳动力了,年轻、有活力、有野心、有想法,这个年龄段,中国人的劳动参与率高达90%,一骑绝尘,世界第一!更重要的是,这个阶段的女性,不仅仅是职场人士,不仅仅要挣钱养家,不仅仅要和同事、老板、下属、客户等等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斗争,还要养孩子,教育孩子。《北平无战事》里燕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梁经伦慨叹:“中国女人苦啊!”(——摘自《大数据告诉你,中国女人有多勤奋》2017-07-08 凤凰财经)”这就是中国国情,妇女们在职场被当作男人、牲口一样的使用。她们也学会了在各样的关系和技能中苦拼硬磨,手段是否正确已经不重要、不在讨论之列了。

4、在小三、丈夫、孩子的夹缝里挣扎

职场打拼的也好,在家全职太太也好,中国大多女性这些年来睡觉都睡不安稳的境况:守不住丈夫,斗不过小三,拧不过孩子。从情感和生活深处就毫无安全感——既然你能工作挣钱,家庭AA制就是理所当然。你不能挣钱养家,我给你多少就是多少,其他你别管!在一个基督教内以作婚姻家庭辅导闻名的老师写道:“将日本女人与中国女人比较,找出最大的区别处是:日本女人认为做女人很好,充分感受身为女人的喜悦。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中国女人说,来世再不做女人了,这念头在日本女人中极少。”他没有从中去想为什么,反而推论出中国女人不懂得享受做女人,自己太强势而成剩女,而成婚姻的输家。这算什么逻辑呢?站着说话似乎一点都不腰疼。日本女人能有这样的感受?日本女人至少从小被爱与尊重,少性别歧视感。婚后生活有保障。丈夫的工资是每个月由公司直接打到妻子的卡里。法律上也规定男方若想离婚,意味着净身出户、损失惨重。西方国家也大多如此。但中国现行的《婚姻法》,离婚的女性不仅在财产经济上缺少保护,说不定还做了赔本生意。

还守在婚姻里的吧,好多丈夫就是妈宝男、巨婴男……连多长时间一次性生活,婆婆都要掌管干涉。媳妇们除了养育自己生的小孩子,还得面对婆婆养出来的更不听话的大孩子。这时的妻子不得不做保姆女,以示真爱——像我妈那样爱我,包容我,才算真的爱我。《巨婴国》一书的有的观点值得商榷,但它陈述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缺失的父亲、焦虑的母亲、失控的孩子”——当下女性的家庭状况。坚持不下去,当保姆有的也不给机会,被丈夫家暴得无处可容。离婚吧,给女性和孩子的伤害阴影岂是一时半会能消除的,长时间在各种的破碎与迷失间无助、软弱,哀哉!

怎能再用教条来辖制、伤害

在这种现实境况重压下的女性来到教会,若是一味强调片面的顺服、帮助,无异给姐妹们在男权枷锁上再加一道宗教枷锁。要知道真正的宗教的善是灵性上的自由胜过一切邪恶势力的影响。否则社会上三拼四博,教会里三从四德。遇到问题就抹万金油:你祷告吧,你依靠主吧!怎么依靠呢?除非让姐妹们深深感到主耶稣的爱,感到劳苦重担尽可交给主,从而在何种境况学会安稳在主。怎么安稳呢?遭遇家暴不敢说,丈夫外遇无处诉……因为得到只有一套“顺服再顺服”。鲁迅说:“女人的天性中有母性,有女儿性,无妻性。妻性是逼成的,只是母性和女儿性的混合。”母性意味着包容、付出、成全,女儿性意味着纯真、活泼、顺服。这些都在自然的生命中——上帝造女人本来的样式。何须用某种教义将妻性逼出来!

在施密特的《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一书的第四章,妇女获得自由与尊严。谈到耶稣公开反对当时的文化,对妇女采取接纳的态度。在早期教会里,妇女远比男人积极主动,数量也高于男性。“在家庭教会,妇女们往往非常出众,她们不仅仅是敬拜者,而且也是领导者。”为此史学家莱基赞誉妇女“极大改变了罗马帝国”。难道我们如今还要开历史的倒车,用某些自义的教条来辖制、伤害姐妹?总体挫伤神国度扩张的能力。笔者曾请教一位著名的华人牧者兼神学家:请问你怎么看教会里姐妹不能讲道,不能做带领?本想他引经据典说翻让人信服的道理,没想到他说:“我对此的回答只有一句,如果没有姐妹和姐妹们的努力,中国教会全垮了。事实就是如此”。

那么,怎样具体理解和应用顺服、帮助的教导呢?仔细查考圣经,凡在讲到夫妻的顺服、敬重,从来不是单方面的,只有妻子必须顺服、敬重丈夫,而是彼此相互的,丈夫也当顺服、敬重自己的妻子,好一同承受生命之恩。为什么形成单强调妻子的顺服呢?可能和对“男人是女人的头”的理解有关。“头”一词从圣经原文和综合多处经文来看,它并非重在领导、权柄、治理之意,更是在说源头、供应、保障等。举个生活例子:孩子生病发高烧,急需医院救治,这时听爸爸的,还是听妈妈的?其实很简单,此时是听医生的,医生比爸爸妈妈都专业。同理,在家庭的方方面面事务中,谁更专业不当更听取谁的意见吗。丈夫作头的,不更当让妻子安然、发光,活在爱中吗。

同样上帝造男造女,各予恩赐和能力,为什么不能让每个人的生命光彩焕发呢?世界上越来越多是女总统、女领导、女专家,可能不好意思说这是牝鸡司晨的凶兆,就掉过头来在教会里教导女性退回家庭,照顾好丈夫,减少社会动荡,就是对上帝国度的贡献。究竟谁在违背上帝的心意逆潮流而动呵?不要再换付汤药,用某种教义继续让女人在家做保姆女,男子仍做妈宝男。中国此旧疾不除,绝无法从肌理上更新。妻子怎样才算是荣耀的帮助者呢?精要在于让丈夫在爱和尊重中体会到关系之美,以自己的敬虔、端庄、好品性吸引丈夫亲近主,就是一个好的帮助者。至于那些母亲、保姆、秘书做的,妻子们不需要全揽过来以示自己是好的帮助者,一则吃力不讨好,全揽过来的时候可能正是你被轻视、被抛弃的时候。男性对于自己轻易得到的东西没有珍惜二字。一则也是你剥夺了丈夫成长的机会,拦阻了上帝要男人去磨炼和承担的计划。

如果你是师母,当晓得师母是一个身份,不是必须的职分。若你有呼召,做好师母之职,你就在教会配搭服侍。若是没有呼召,上帝给你什么样的恩赐和带领,你就顺着而行,活出精彩。丈夫也不要因着自己的需要和服侍,或不得不依着传统、习惯,硬塞给妻子以师母的工作。教会更多爱护姐妹、鼓励姐妹、释放姐妹,不要担心女性就乘机作王了。恰恰相反,姐妹们从内心安稳,在爱中得到完全的接纳、医治、安稳,她的顺服、帮助自然会出来,挡都挡不住。

                                      

2017年7月14日  成都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饶恕不等于免责,无公义则无饶恕——由江歌遇害事件所想到的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