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苦难人生,感恩主爱——一位农村基督徒从远离到回归信仰的感人见证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10月12日 06:56

苦难在现今时代中任何人都不可避免。没有人愿意经历苦难,即便是基督徒。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苦难”的意思为“痛苦和灾难”,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其实就是遭遇苦痛和灾难。在圣经里,“苦难”也有着不同的含义。《旧约》里“苦难”多为“苦楚”或“苦痛”,也有指身体上的病痛、心灵里的苦楚。《新约》里,“苦难”一方面指受苦的经历,基督徒所曾遭受的苦难,或必须受的苦难;另一方面也指环境中的艰苦、压制、迫害、磨难等。例如“十字架”就代表着苦难。

圣经里苦难的代表人物约伯,是基督徒熟知的。约伯的苦难来自于撒旦的试探,当约伯经历完所有的苦难后,他与神的关系更加亲近,神也使他得着更大的祝福。似乎理论上我们都清楚,苦难之后必有祝福,但约伯的苦难真若临到自己头上时,可能也并不愿意去体验。毕竟过程太痛苦,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完全承受下来。

因此许多牧者常会在讲道时说:“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想要承受大的祝福之前,会要经历各样的苦难。也唯有历尽苦难之后,才会更加珍惜祝福。

本文中的M姊妹就曾经历生活里各样的苦难与艰辛,也曾远离、悖逆;也曾悔改、靠近;无论或走或停,M姊妹说:“一切都有神的带领和旨意,我只需要跟从就好了。”是的,人生虽有苦难,但要相信,是苦是甜,都在神的圣手之中。

以下是M姊妹口述的个人见证:

很小我就知道“耶稣基督”,因我爷爷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对于家里来说,每年的大事就是过春节时家族里的人聚在一起,爷爷做祷告,我们小辈们就跟着喊“阿们”。

那时我虽知道耶稣基督,也会唱《圣灵降临》等赞美诗,但我没有完全信主,更没有走进教会。上学后,因着学校的多姿多彩,对信耶稣这件事就更没什么兴趣了。

爷爷希望我能信主,因此多年来一直不间断地为我祷告。我的妹妹在这种熏染下很快接受了基督,并开始在诗班服事。但我那时不理解,常说她“不懂事,脑子不好使”。其实我不知道的是,那时我已经直接与信仰面对面了,但却因为自己的悖逆而没有走进信仰里。

直到我长大结婚后,我丈夫的村庄里也有很多的基督徒,我婆婆家的奶奶也是基督徒。我嫁过去以后,总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如意,从来也不觉得高兴,虽然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别人说这是凑成了一个“好”字,但我就打心底里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极其自卑。那段时间,我的想法悲观到了一个极点:别人家无论是走路还是骑自行车都是好的,我家无论做什么都是不好的。这种情绪影响到我甚至不能正常的生活——有一次我去别人家走亲戚,半路走着走着突然不高兴,转身哭着就回家了。

就这样,我每日每日地心情莫名的不好,不知道怎样排解。丈夫当时也很不懂事,时常在外惹事闯祸,让我心里倍感烦躁。妈妈见我状态如此消沉,就三五两头来看我,却无法真正帮到我什么。她劝我“信耶稣”,我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想,我就不信,反正还有弟媳妇陪我呢!她不也坚守阵地没有信仰么?

弟媳妇的爷爷是基督徒,但她不是,那时我就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伴,“不信仰”也有人一起陪着,多好!但没过多久,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嫂子,我信耶稣了。”当时我就蒙了。

那时我们村庄分地,按户分在一起,我家地的两边就是公公婆婆的地和弟媳妇的地,大家一起干活的时候,她就在那边干活边唱歌。有好几次我坐在田边休息,虽然也跟很多人在一起说话、聊天,但即便是在人群当中,我依然觉得孤独。看着弟媳妇在那里快乐的唱歌、干活,我心里很不舒服,心想:“她为什么会那么喜乐呢?”虽然有些疑惑,但我也没有想过是因为信仰的原因。

也就是那一年,我家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让我心烦意乱。例如:我丈夫骑摩托车出去,不是摔跤就是掉沟里……意外多了后,我就想着,大家都有信仰,要不我也信个耶稣保保平安?村庄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基督化家庭里出生的,加上村里基督徒也不在少数,我就主动对他们说:“我跟你们一起信耶稣吧!我跟你们一起去守礼拜。”

听见我这么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去信耶稣。他们就问:“你真的去吗?”我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真的去。”就这样,我就跟着庄里的人一起进入了教会。

村庄看似复兴的背面 是各人在做不法生意

我的信仰步伐走得很慢,但神从来不撇下我,祂安排合适的人来帮助我——我的邻居是位老姊妹,她热情事奉神,对神家的事看得比自家事还重要。她就常常带着我,鼓励我。

那时村庄上信主的大多都是老年人,从我正式开始接触信仰后的那几年,像我这样岁数的中年人突然就复兴起来了。一个村庄四十来户人家,基本都信了。大家在一起聚会时,弟兄姐妹让我起来带领读圣经,他们常常鼓励我说:“你很好,你来带。”现在回想起来,刚信仰的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谦卑”,说话也很直白,但弟兄姊妹从来不计较,都用爱心将我捧起来。

神的工作实在是奇妙,在我信仰之前,我并没有看见教会有多复兴,当我信仰后,教会也迅速壮大起来。除了中老年人之外,年轻人也都来教会聚会,唱赞美诗的时候,男女老少一同站起来高声歌颂、赞美,场面极其壮观。

那段时间教会被圣灵大大地浇灌,弟兄姊妹们天天在一起聚会,一两天不聚会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聚会就如同过春节一样高兴,气氛也是非常的火热。我都不知道大家哪来这么大的热情,每个人都春风满面,一进教会就喜气洋洋的。

但事实上,这只是村庄看上去在信仰上较好的一面,其实也有着极其败坏的一面。村里很多人都在做着不法的生意,包括我的丈夫在内。我曾经几度制止,但还是制止不了他,又因着对主的认识不够,没有真理在心里,所以后来慢慢地我也不觉得他做不法的生意时有什么不好,毕竟大家都在做,我就想:“人家都能做,为什么我不能做?我不做,别人做了,不也照样危害社会吗?”

在那个时间段里,村庄已经败坏到了极点,很多姊妹的丈夫都在做不法的生意,人人都觉得这是暴利,发财很容易,所以看见谁家做这生意“发家”了,别家也就跟着做。我丈夫跟风时,我表面拦阻,内心却很向往——那时我已经伪善到女儿都会常常骂我虚伪。

是的,我虽然信着耶稣,儿子、女儿也都在教会的主日学和诗班,但我从来不对丈夫和自己有所约束,反而觉得“别人靠着做这事发了财,上帝也不会拦住我的。”有一段时间,我就一直陷在这样的想法里面,并没有真正的理解什么是“信仰”。

神藉着建房来帮助我 使我学会回转归向祂

2000年时,丈夫终于因为长期从事不法生意而被抓进了监狱。家里的重担一下压在了我身上,我顿时慌神了。孩子怎么办?家里经济怎么办?一个个的问题每天搅扰着我。我就暗自琢磨,要不我接着丈夫的生意继续做?反正别人都在做,我也能做,耶稣不会怪我的。

听闻我有这样的想法,教会里的一位姐妹就来劝我,说“一定要定睛耶稣,不能做不讨主喜悦的事情,否则主要藉着各样的事来管教了。”那位姐妹的丈夫也是从事不法生意后被抓,至今仍未出狱。她一心苦劝我,我那时被家庭经济重担压身,完全听不进去,也不觉得那是罪,就想着“要再没有钱,这个家就支撑不下去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同村有人来找到我,说:“你不用亲自参与,就出本金,等我们做了后给你捎带一点利润好了。”听了这话,我内心一直争战,很是心动:“不用出面,只是出点本金就可以坐着拿钱了。”但又惧怕:这样做神真的喜悦吗?回家后,我跪在房里祷告,问神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做还是不做?圣灵指教我:不能随从自己的私欲。晚上,我又做梦梦见有警察拿枪指着那些人,我既惊又怕地从梦里醒来,第二天便赶紧去回复了那人说:“我没有钱,不做了。”

拒绝了那人后,我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轻快和踏实。没过多久,果然他们就出事了。

断了这条“生财”的道路后,紧接着要面对的,是家里没有钱的这个问题。不但没有钱,随着儿子、女儿渐渐长大,家里也必须要重新盖房子。爸爸来劝我说:“你要在你弟兄姐妹盖房之前把房子盖起来,这样他们就有钱可以帮助你。如果你等他们盖完了自家的房子,他们就没钱帮助你了。”

那我手里满打满算只有一万块钱,要盖房子还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别的办法,我便跟神祷告说:“神啊,这个房子已经开始动工了,也盖成这样了,你来帮帮我吧!”当晚,我就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跌倒了趴在地上,有两位姊妹过来说:“我拉你一下,你伸伸手。”我却不愿意伸手,她们就说:“你不伸手,我怎么拉你呢?”

醒来后,我想或许这是神给我的异象,让我主动寻求弟兄姐妹们的帮助。于是那一周的主日礼拜结束后,我找到一位姊妹,在交流时说:“我想跟你借钱。”我把那个梦告诉她,又说:“我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借给我,所以我来讲一下这个梦。”她听完很惊讶,说:“咱俩好像做的是一个梦啊!”她说她梦见她端着一个碗,有一很亲近的人过来说饿了,她就把碗递给那人说“你吃啊”,但那人一直不张口。我听完当下感谢神,心说“阿们!这真是神的带领”。随后,这位姊妹便借给了我一万元。

而另一位姊妹也在我找她借钱时说:“每次我看见你,知道你家在盖房子,想着上帝供应你肯定是够的。既然你还差钱,为什么不跟我张口呢?我本来想主动借给你,又怕你说‘够用了,你为什么借钱给我?上帝给我的就足够了。’”这位姊妹说,她一直在等着我张口,要把钱借给我。

因着神的恩典,房子慢慢地建起来了。建房的时间里,恰好婆婆患了脑血栓需要人照料,丈夫还在牢房,两个孩子又没人看,我忙得不可开交,建房的事就无法亲自参与。

然而,我虽然没有参与,但神却帮我照看了。放在路边的建房材料从来没有丢失过任何一件,家里有客人要来喝水,邻居也会帮忙烧水倒茶……


(未完待续……)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颍州的孩子》拍摄导演米子:给艾滋儿童一个零“歧视”的人生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