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读经默想:以撒的井与约瑟的粮仓

自由撰稿人 归回真理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2月16日 10:30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经文:
创26:17/25    
创41:46/57/
47:13/26

神的教会要复兴,必须要有圣灵的引导,有神话语的带领。神的圣灵与神的话语如同火车的动力与轨道一样,没有这两样,火车就无法行驶。下面我们从以撒的井与约瑟的粮仓中领受神的真理。

一.撒玛利亚城外的雅各井(约4:1/7)

“主知道法利赛人听见他收门徒施洗比约翰还多(其实不是耶稣亲自施洗,乃是他的门徒施洗。)他就离了犹太,又往加利利去。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于是到了撒玛利亚的一座城,名叫叙加,靠近雅各给他儿子约瑟的那块地。在那里有雅各井。耶稣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时约有午正。有一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     

撒玛利亚原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北国被亚述打败后,很多以色列人被虏到亚述去,外邦人则来到他们的地方居住(参王下17:24),留下来的以色列人与外邦人通婚,成了一个混血的民族,在南国犹大人眼中,他们是不洁净,背叛民族、国家和百姓的。犹太人憎恶这个混血的民族,称他们为撒玛利亚人。撒玛利亚人在基利心山另立敬拜的中心(约4:20),相当于耶路撒冷的圣殿,但在约公元前128年被拆毁了。犹太人尽量避免路经撒玛利亚,但耶稣不受传统约束,走这条较短的路,经撒玛利亚回加利利去。

雅各井是雅各原有产业的一部分(参创33:18/19);那不是一口泉水井,而是由雨水和露水渗漏而成的。当时的井大都位于城外沿着大路一带,妇女每天早晚两次到井边打水。撒玛利亚祖祖辈辈人及牲畜都喝这井里的水(约4:12),他们喝了还要渴,早、晚都要打水,因这是一口属世的井,满足不了撒玛利亚人心里的饥渴。正如我们每天都要吃这地上的食物,地上的食物只能满足我们肉体的需要,无法满足我们灵里的需要。“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路4:4)

二.夏甲所带的一皮袋水(创21:14/16)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拿饼和一皮袋水,给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给她,打发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别是巴的旷野走迷了路。皮袋的水用尽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自己走开约有一箭之远,相对而坐,说:“我不忍见孩子死!”就相对而坐,放声大哭。”

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生了以撒后,就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的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和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创21:10)。于是“亚伯拉罕清早起来,拿饼和一皮袋水,给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给她,打发她走,夏甲就走了、、、、、、”(创21:14)。一皮袋水远远解决不了她母子二人的需要。在别是巴的旷野,一皮袋水用尽了。若不是神开了夏甲的眼睛,预备一口水井,供应母子的需要,她们要死在旷野。(创21:19)。这一皮袋水甚是有限,只能满足她们一时之需要,不能满足她们一生的需要,更不能满足她们永远的需要。

三.以撒的活水井(创26:17/25)

“以撒就离开那里,在基拉耳谷支搭帐棚,住在那里。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亚伯拉罕死后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来,仍照他父亲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以撒的仆人在谷中挖井,便得了一口活水井,基拉耳的牧人与以撒的牧人争竞,说:“这水是我们的。”以撒就给那井起名叫埃色,因为他们和他相争(“埃色”就是“相争”的意思)。以撒的仆人又挖了一口井,他们又为这井争竞,因此以撒给这井起名叫西提拿(“西提拿”就是“为敌”的意思)。以撒离开那里,又挖了一口井,他们不为这井争竞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利河伯(就是“宽阔”的意思)。他说:“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阔之地,我们必在这地昌盛。” 以撒从那里上别是巴去。 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说:“我是你父亲亚伯拉罕的  神,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要赐福给你,并要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使你的后裔繁多。”以撒就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并且支搭帐棚。他的仆人便在那里挖了一口井。”

荒凉的基拉耳位于沙漠的边缘,水源就好像黄金一样珍贵。在这样一种环境中,以撒是一个就地掘井的人,他的仆人挖出一个个活水井,不断供应人与羊群的需要。

“耶稣回答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给了你活水’”(约4:10)

耶稣所讲的“活水”究竟指的是什么?很多旧约经文都提到渴慕神就像人渴慕水一样:

“神啊,我的心切幕呢你,如鹿切幕溪水”(诗42:1)

“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赛55:1)

“因为我的百姓作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

“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

神被称为生命的源头(参诗36:9)和活水的泉源(参耶17:13),所以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4:14).

神的仆人只有像以撒一样,不断地就地挖井,才能供应羊群的需要。保罗告诉提摩太说:“ 你当竭力在  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主耶稣告诉门徒说:“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 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太24:45/46)

四.活水的江河(约7:37/39)

耶稣曾用“活水”来比喻“永生”(约4:10),这里他用活水来比喻圣灵。永生和圣灵是互相联系的。人若接受圣灵就有永生。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2:1/4)

诗人大卫见证说:“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诗133:1-3。

大卫此时被圣灵感动,他所看见的不是战火的硝烟,他所看见的乃是一群和睦同居的弟兄。当他看到这群和睦同居的弟兄时,心中不由的发出强烈的感叹,说:“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意思就是,这样的局面已是善到极处,美到极点。他为了将这一美好的局面完全表达出来,连续用了两个比喻。一、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二、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

众所周知:亚伦本是摩西的哥哥,是耶和华所膏立的大祭司。按着耶和华吩咐摩西的定例,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先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然后再给亚伦穿上圣衣,并用膏膏他,使他成圣,可以给神供祭司的职分。随后,又要使他儿子来,给他们穿上内袍。怎样膏他们的父亲,也要照样膏他们,使他们给神供祭司的职分(出40:12-15)。基督是教会的头,是新约的大祭司(弗5:23、来3:1、4:14-15)。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都是主身上的肢体,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弗1:23、彼前2:9)。旧约,耶和华吩咐摩西,将做成的圣膏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流到衣襟。新约,阿爸父亲自应许保惠师圣灵,降在耶稣和众门徒的身上。由此可见,大卫在早年所看到的画面,就是五旬节众门徒被圣灵浇灌的场面。

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又是怎样与五旬节的圣灵浇灌连在一起的呢?要解开这一谜底,我们首先得浏览一下以色列的地理概况。按着以色列的地理分布,黑门山原在加利利的北部,与黎巴嫩山紧紧相连。这两座山都是活水不断涌流,雾气不断上腾,甘霖沛然下降的山。同时黑门山也是耶稣基督登山变像的山。这两座山流出的泉水汇集成约旦河,经由加利利海向南奔流,灌溉着以色列地,滋养着以色列民,最终流入死海。而锡安山,就是当时的耶路撒冷。要说这两座山相隔数百公里,黑门山的甘露又怎能降到锡安山上去了呢?显然,这黑门的甘露,原不是指黑门山的露水,而是指圣灵的恩膏。经上记着说:“倚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耶和华也照样围绕他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诗125:1-2。由此可见,又好像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指的就是五旬节圣灵的浇灌。这黑门的甘露原指圣灵的恩膏,这锡安山原指那些依靠耶和华的人。

这群依靠耶和华的人,就是大卫看到那群和睦同居的弟兄。浇在亚伦头上的膏油和降在他们身上的甘露,就是圣灵的恩膏。这群和睦同居的弟兄(十一个门徒),原本都是土生土长的加利利人(徒1:11)。他们从小沐浴着黑门的甘露,吃着加利利海的鱼虾长大。耶稣走遍加利利,走遍各城各乡,把他们召出来,并应许他们要得人如得鱼(太4:18-25)。此时他们虽都舍了船,别了父亲跟从了耶稣,可他们还没达到和睦同居的局面(太3:11、可9:34路22:27)。直到耶稣基督复活升天之后,他们回到耶路撒冷马可的家里,同心合意的恒切祷告,这一和睦同居的局面才得以实现。由此可见,圣灵浇灌的本是和睦同居的弟兄,不是三心二意的群体。

话说到此,我们便可从这一画面中看到两座山:黑门山和锡安山。两条河:约旦河和圣灵的江河。两块地:以色列地和神的教会。两个海:加利利海和死海。这群和睦同居的弟兄,从小沐浴的是黑门的甘露,吃的是加利利海的鱼虾。跟随耶稣后,沐浴的是圣灵的恩膏,领受的是基督恩膏的教训。要说是黑门山的甘露和加利利海的鱼虾养育了他们的身体,那么圣灵的恩膏和基督恩膏的教训不但救了他们的灵魂,而且也救了他们的同胞。可见圣灵的恩膏和基督恩膏的教训,远比黑门山的甘露和加利利海的鱼虾更加重要。弟兄姐妹!无论是昔日的加利利人,还是今日的教会牧者,只有看明这一真理,才有能力拯救自己的同胞。否则你根本没有走天路的力量,更没有救他人的能力。

这群土生土长的加利利人,没被圣灵恩膏,我们只能看见灌溉以色列地的约旦河,从黑门山和黎巴嫩山,经由加利利海流向死海的。这群土生土长的加利利人,一但被圣灵充满,便从他们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徒2:1-36)。这正应验了基督对门徒的应许:“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著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著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著荣耀”约7:37-39。这条圣灵的江河,不但要浇灌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还要浇灌到地极、直到世界的末了。

五.约瑟的粮仓与神的教会(创41:46/51、47:13/26)

“约瑟见埃及王法老的时候年三十岁。他从法老面前出去遍行埃及全地。七个丰年之内,地的出产极丰极盛(原文作“一把一把的”),约瑟聚敛埃及地七个丰年一切的粮食,把粮食积存在各城里,各城周围田地的粮食都积存在本城里。约瑟积蓄五谷甚多,如同海边的沙,无法计算,因为谷不可胜数。 荒年未到以前。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儿亚西纳给约瑟生了两个儿子。约瑟给长子起名叫玛拿西(就是“使之忘了”的意思),因为他说:“  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创41:46/51)

“饥荒甚大,全地都绝了粮,甚至埃及地和迦南地的人,因那饥荒的缘故都饿昏了。约瑟收聚了埃及地和迦南地所有的银子,就是众人籴粮的银子,约瑟就把那银子带到法老的宫里。埃及地和迦南地的银子都花尽了,埃及众人都来见约瑟说:“我们的银子都用尽了,求你给我们粮食,我们为什么死在你面前呢?”约瑟说:“若是银子用尽了,可以把你们的牲畜给我,我就为你们的牲畜给你们粮食。”于是他们把牲畜赶到约瑟那里,约瑟就拿粮食换了他们的牛、羊、驴、马。那一年因换他们一切的牲畜,就用粮食养活他们。 那一年过去,第二年他们又来见约瑟,说:“我们不瞒我主,我们的银子都花尽了,牲畜也都归了我主,我们在我主眼前,除了我们的身体和田地之外,一无所剩。你何忍见我们人死地荒呢?求你用粮食买我们和我们的地,我们和我们的地就要给法老效力。又求你给我们种子,使我们得以存活,不至死亡,地土也不至荒凉。”于是,约瑟为法老买了埃及所有的地,埃及人因被饥荒所迫,各都卖了自己的田地,那地就都归了法老。至于百姓,约瑟叫他们从埃及这边直到埃及那边,都各归各城。惟有祭司的地,约瑟没有买,因为祭司有从法老所得的常俸。他们吃法老所给的常俸,所以他们不卖自己的地。 约瑟对百姓说:“我今日为法老买了你们和你们的地。看哪,这里有种子给你们,你们可以种地。后来打粮食的时候,你们要把五分之一纳给法老,四分可以归你们作地里的种子,也作你们和你们家口孩童的食物。”他们说:“你救了我们的性命,但愿我们在我主眼前蒙恩,我们就做法老的仆人。”于是,约瑟为埃及地定下常例直到今日,法老必得五分之一,惟独祭司的地不归法老。”(创47:13/26)

约瑟被神打发到埃及,当了埃及的宰相,凭着神给他的智慧,在七个丰年里储存粮食,在饥荒年开仓放粮,赈济灾民。约瑟的人生既祝福了外邦人,也养活了以色列人。这是神实现他救赎计划的一大亮点!以色列这个民族在地球上不能消失,因为他(她)们携带着神永远的计划。就是到天地都不复存在的时候,新天新地中、新耶路撒冷城门上还写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约瑟为了服侍这个独特而尊贵的民族,献上了毕生的精力。

“粮食积存在各城里”(参创41:48)。耶稣基督要在各地建立他的教会,并使教会“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参约1:14,弗1:23)

“七个丰年,出产极丰极盛”(参创41:47)。“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参西2:9/10)。基督的教会是“七个金灯台”(启1:20);圣灵浇灌应验先知约珥的预言,“禾场必满了麦子,酒榨与油榨必有新酒和油盈溢。”这一应许也包括基督再来前的日子,因为有“秋雨和春雨”。(珥2:21/32、徒2:4、11.14/22,37/42)。

约瑟的粮仓与神的教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粮仓是暂时的;教会是永恒的。粮仓是建筑;教会是身体。粮仓积存粮食;教会拥有真理。粮仓遍及埃及;教会布满世界。;粮仓是约瑟的设计;教会是基督的智慧。埃及全地粮仓归约瑟管理;世界各地教会唯耶稣掌权。粮仓丰年积存;教会珍惜复兴。粮仓荒年放粮;教会灾期付出。粮仓是埃及人的依靠;教会是全地人的安慰。约瑟藉粮仓之粮食稳固法老之权;基督藉教会之见证拓展上帝之国。约瑟以粮仓之粮养活了雅各家族;教会用基督之光找回了以色列民。埃及人与雅各家同被养活是历史之本,外邦人与以色列民尽都得救是上帝之心。

六.末日地上的饥荒

1.一个预言
这个预言记载在阿摩司书上:“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他们必漂流,从这海到那海,从北边到东边,往来奔跑寻求耶和华的话,却寻不着。当那日,美貌的处女,和少年的男子,必因干渴发昏。那指着撒玛利亚牛犊起誓的说,但哪,我们指着你那里的活神起誓。又说,我们指着别是巴的神道起誓。这些人都必扑倒,永不再起来”摩8:11—14。

阿摩司是在北国(以色列)做先知,他警告以色列人,将要有“饥荒降在地上。”这饥荒不是因为没有饼,也不是因为没有水,“乃是因为他们不听耶和华的话”。这显然是指灵性上的“饥荒”。这一灾难早已临到以色列人了,就是神使他们经历被虏、荒凉,不与他们同在。我们在此引出这一预言,是因为神的审判“是从神的家(以色列或教会)”起首,所以全地都面临这样的“饥荒”。全人类崇拜偶像、依靠假神的罪,一点也不亚于北国的以色列人!所以我们相信,全世界将面临一场灵性上的大饥荒:极度干渴、饥饿,却不是因为无水,无饼,乃是因为“不听耶和华的话、寻不着耶和华的话”!

2.一个预表
约瑟的人生,有许多方面预表基督:约瑟是被弟兄出卖的;耶稣也是被本族人出卖的。约瑟在被卖到的埃及昌盛;耶稣被犹太人弃绝后,在外邦人中得了极大的荣耀。约瑟年间,有七年的饥荒;耶稣二次降临前,以色列地及全地也要经历七年的灾难。弟兄们去埃及籴粮糊口;以色列人将要从外邦人中得听福音。弟兄们遇到在埃及放粮的约瑟;以色列家将要从外邦所听见的福音中,认识福音的主--耶稣基督。约瑟先照顾到外邦的埃及人,然后才接回自己的家族;耶稣基督的福音也是先临到外邦人,然后“以色列全家 都要得救”。

我们提出这个预表,主要是强调末后的灵性饥荒,和话语的喂养。约瑟怎样在埃及地督导耕耘、撒种、浇灌、收割、储藏,放粮,今天,耶稣照样在外邦中主导福音的开拓、传播、牧养、建立、培训、分享。约瑟所应对的主要是物质上的饥荒;耶稣基督所要解决的主要是灵性上的饥荒。约瑟与弟兄相遇,接纳与养活自己的家族,这是约瑟人生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同样,基督的福音传遍世界,叫万民归主!最后以色列全家得救,这乃是基督最高的旨意与目的!

我们从这个预表中可以看到,有一个灵性上的饥荒将要波及全地,并且只有耶稣基督才能应付这一普世性的大灾难。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灵性上的,耶稣基督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经上记着:耶稣是“一粒麦子”;也是“撒种的人”;他赐下“圣灵浇灌”;他“打发工人收他的庄稼”;“他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他要仆人“按时分粮给家里人”参约12:24,太24:45,13:37,9:37—38,3:11—12.

我们深信,约瑟的身份怎样突显;耶稣的名字在末世会更加显著。约瑟用粮食供应埃及全地的人;耶稣要用神的道满足普天下的人。约瑟建造仓库、储存粮食;基督建立教会;教导并宣扬真理。“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旧约时期,神的圣言交给了以色列民;新约时期乃是由教会来保存、宣扬神的话。参提前3:15,罗3:1-2,启2-3章。

3.一个趋势

     先知以赛亚预言说:“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  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赛2:2-3

末后,全人类都要向往耶路撒冷的锡安山,前来神的殿朝拜耶和华。众人所共同寻求的是“他的道”、“他的路”、“训诲”、“耶和华的言语”。这说明人类虽经历了数千年的曲折起伏,也有过辉煌成就,但真正的需求、最终的满足,是拥有并听从神的话!这一预言,是指基督再来,在耶路撒冷做王管理全地说的。由于耶路撒冷在圣经上有两层意思:地上的耶路撒冷和天上的耶路撒冷。因此,我们在理解以赛亚的这段预言时,也会有两种思考:万民流归地上的耶路撒冷,朝拜大君王耶稣基督:得救的百姓涌进天上的耶路撒冷(教会),敬拜主耶稣,寻求神的话。

教会中的基督徒也好,地上的万民也好,末后最急切需要的都是神的话!

4.一种惯性

我们的始祖在伊甸园里,就选择了听蛇的话,没有选择听神的话。因此,那种择恶不择善的惰性,始终潜伏在人类的生命中。

以色列民是神从列国中所拣选的子民,但他们在旧约时期的表现,叫神甚是不满。神藉先知“多次多方”晓喻以色列人及其列祖,他们总是掩耳不听。

新约的子民,应该是听话顺服的,但圣经预言到末后的情形时说:“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魔鬼的道理”参提前4:1.“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4:2-4.

综上所述:厌恶神的话,是因人的惰性所致。这也形成了人类共有的惯性。这种“痼疾”,使人类离神越来越远。干渴、饥饿也就在所难免了!

5.一种现实

世人都崇尚物质主义,对于看不见的神及神的话,从来就不会自发的追求。圣经指出,人类历史中贯穿着三个可怕的日子:挪亚的日子、罗得的日子、人子(耶稣)的日子。“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 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路17:26-30.

我们看看基督的这些预言,就知道那时的人,所共同追求的究竟是什么了。人们都活在现实里,没有永恒,只有眼前;不讲来世,只讲今世;不顾灵性,只顾肉体;不管别人,只管自己;不想天上,只想地上;不关心死后,只关心死前!在这种物欲横流、罪恶泛滥、醉生梦死、精神枯竭的世代中,人焉能不需要神的话呢?

从以上五点里我们可以看出,末后普世人类所面临的是一个空前绝后的灵性饥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利玛窦来华传教对周口基督教会本地化的启示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