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以日本德川幕府时代禁教为背景的新电影《沉默》台湾上映 谈殉道在樱花盛开之地

作者: 姚颂恕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2月13日 09:27
《沉默》日本版海报
《沉默》日本版海报

2017年1月17日,由马丁·斯科塞斯执导,安德鲁·加菲尔德等主演,根据日本作家远藤周作的同名小说改编,以日本德川幕府时代禁教为背景的新电影《沉默》在台湾上映,内陆在相关视频网站也可找到在线观看资源。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樱花盛开之地的天主教传入史,以及跟电影有关的殉道。

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是,日本早在中国明朝时期其实就已经成为一片福音的沃土,1600~1613年短短的13年期间,就有37万的人信主。然而伴随着日本的复兴而来的却是魔鬼的疯狂反扑,有学者称,有50万基督徒悲惨殉道,日本四百年前的那段复兴史也是一部充满血泪的殉道史。

顺利传入并迅速发展于武士之地的天主教

在日本列岛的传教活动始于1549年,耶稣会神父、葡萄牙天主教宣教士圣方济各•沙勿略(Father Francis Xavier,又译法兰西斯)抵日。将基督信仰带进九州鹿儿岛,他以基督的爱来收养被人遗弃的痲疯病人,专心教导圣经及背十架的信心。一年间,就带领了100多人归主。当中许多忠心的门徒也积极投身宣教。两年后,法兰西斯离日时,信徒已达2,000余人。

方济各在1552年的信中对新奉教的日本天主教徒表示赞赏:“我看到新奉教的人对我们的成功感到多高兴。他们热心地去加强自己的信德,又敦促他们已经劝化的外教徒接受领洗。”1576年第一座天主堂祝圣于日本的前首都京都。

当时欧洲宣教士的信中写道:我们的福音在中国受到抵制,但没想到,在日本却大受欢迎!1600~1613年短短的13年期间,就有37万的人信主!  到1605年时,信徒增长至70万,占当时日本总人口1,800万人的4%。甚至许多王公贵族、将军大名信主。

长崎天主堂(图:资料图片)

残酷野蛮的逼迫

有赖耶稣会士福传的努力,天主教得以稳定又不受阻碍地广扬福音至1587年。那年日本的教友人数已增长至近二十万。1587年,1587年丰臣秀吉宣布禁教。丰臣秀吉作为当时国家实际上的统治者,因被两位天主教妇女拒绝成为他的妾侍,受辱之下于是开始清除从公务员和军队中的天主教徒。耶稣会被禁止进行进一步的传教活动,当时二百四十所天主堂中三分之一被烧毁。

那时候的凡僧(日本佛教僧人),特别是首都以外地区的,极具影响力,他们的敌意也促使豊臣秀吉决定发动对日本天主教徒的迫害。自十七世纪初开始抵达日本的英国和荷兰的誓反教商人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为从当权者寻求利润丰厚的贸易条款,他们参与了对日本天主教会的迫害,帮助寻找天主教徒的藏身之地。他们向日本官方建议从外国人中,确定天主教传教士最可靠的办法,就是命令疑犯用脚践踏十字架。由于誓反教教徒拒绝罗马天主教的仪式,包括敬礼基督受难的标记,提议这种办法的人自己不会有困难通过试验。

1597年,旨在消灭日本天主教会的迫害中的第一次事件发生。十六世纪日本的天主教信仰中心之一是长崎。1597年,丰臣秀吉将军在俯瞰长崎的山坡上把26位日本天主教徒钉在十字架上,其中最年幼的门徒只有12、3岁,同时有1万多名信徒受害。他们包括教友、方济会和耶稣会的传教士,和日本首批本土出生的耶稣会修士之一,三木保禄。

下一波的迫害于1614年开始。 1619年,幕府颁布“践踏基督绘像令”,好查出基督徒并逼迫信徒改教或选择进入监牢。这项命令一直延续至1857年,各村庄每年定期举办践踏大会,许多的信徒于是将信仰隐藏在心中,将十字架与圣经藏在佛坛后。基督徒最后的抵抗延至1637年的岛原半岛之乱之后,终究不敌幕府的势力。教会及基督徒的名称,从此消失在日本的社会之中。

徳川家康将军下令销毁所有在日本幸存的天主堂。传教士以及显赫的新奉教日本家庭被判处流放。针对日本天主教徒的迫害整个世纪一直未有减弱。1622年9月,二十五位天主教徒,其中包括九名耶稣会士,六名道明会士,四名方济会士,在被迫目睹三十名同行的天主教徒被斩首后,被处以火刑。当时在日本的一位英国商人,理查德·葛克施(Richard Cocks),看到“五十五名天主教徒(在京都)被处决时受酷刑至死”。殉道者当中包括高喊着:“耶稣,接受我们的灵魂!”在母亲的怀抱中被处火刑的五、六岁儿童。

迫害者精心设计酷刑,为求设法迫使天主教徒作出叛教(拒绝基督)的行为。残忍的镇压者所用的酷刑让人不寒而栗:十字架刑、斩首刑、微火烤刑,更令人毛骨竦然的武刑罚是灌凉水、以铁针或竹串插入指甲或阴部,以及恐怖的“浸粪坑”:绑住受刑人的脚,而将其头部倒吊置入坑内,直至断气为止。

十八世纪前在日本殉道的日本天主教徒估计共有二十万人,教会仅记录其中三千余名。十七世纪中叶,仅余的传教士去世后,令记录这一段时期日本殉道历史更加困难。

元和大殉教(图:资料图片)

逼迫中的坚守

1600年,幕府压迫信徒的政策更趋严厉,信徒人数却持续增长至30万人。在1614年颁布禁教令到1644年期间的30年,仍然有百名以上的宣教士偷渡来日本。据统计,至1629年,通过方济会的宣教,日本东北地方有2万6千人得救。耶稣会至1626年的统计,也有2万人以上的日本人受洗归主。这些人很多是在迫害当中信主、受洗、殉道。

圣方济各一开始在日本做传教工作时发现:“我认为我们将永远找不到另一个与日本同等的民族。”日本这些信仰的人面对殉道时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热忱。1597年,在长崎被钉十字架的其中一人是十三岁的小崎多默(Thomas Kosaki)。去世前,他写告别信给母亲:“按照天主所赐给我的恩宠,我写这信给你,亲爱的妈妈。根据判决,大家都会在长崎与教士一起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们一共二十六人。请不用担心父亲和我,我们会在天堂等着你…… 如果你不能找到神父为你施行终傅圣事,请记着要为你的罪痛悔和坚守信德。也请记着来自耶稣基督源源不尽无数的祝福。因为世界上一切都将很快消逝,即使你被迫成为乞丐,也务必不要失去的天堂的荣耀。无论人对你說什么,用耐心和爱心承担一切到最终。请为我们祈祷。最重要的是,我求求你——你的心总要深深为罪痛悔。愿天主保佑你!”

正是信德,令他们英勇地超越迫害者的野蛮和仇恨,但这并不是日本天主教会史上最后的光辉一页。教会继续忍耐,十七世纪的残酷迫害导致教会转向地下—— 一个没有神父的教会,并且除了圣洗外,没有其他圣事。然而在祈祷的支持下,幸存的日本天主教徒等待“罗马派人来”。日本天主教会被迫转移至地下活动近二百年。 

日本锁国期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结束。传教士回日。(这段期间誓反教教徒亦加入传教。)普遍认为宣教工作必须从头开始。1865年,法国天主教传教士,珀蒂让神父(Father Petitjean)在长崎市建造一座小圣堂。多年来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别人进入圣堂,直到一天早上,三名日本妇人在他身旁跪下来向他提问,确认了他是神父后,她们说:“很好,你是像我们一样的天主教徒。”

终于有人从罗马到来。原来,在长崎市和周边地区有约二千五百名天主教徒幸存到十九世纪中叶。全国天主教徒人口约五万名。日本天主教会在野蛮迫害和没有神父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幸存,深深地打动教宗庇护九世。他宣布,3月17日为日本教会的瞻礼日——寻回长崎天主教徒瞻礼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特写】城市化和老龄化下山东崔楼村老年信徒重建教堂的艰难历程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