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钩沉】传教士陶然士:羌族原来是“犹太人”?

作者: 姚颂恕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2月16日 10:10
羌山采茶(图:摄图网)
羌山采茶(图:摄图网)

1896年,24岁的英国传教士陶然士来到中国成都,与四川羌族结下不解之缘。他在羌族地区传教的同时,对羌族做了研究,得出观点:羌族源自犹太人。

中国民族报曾发表文章介绍陶然士的此项研究。在华期间,陶然士曾参与华西边疆研究协会的实地调查与相关研究活动,先后发表多篇有关羌族研究和四川考古的学术论文。截至1937年返回英国,陶然士在华生活长达40年。

每年七八月,陶然士就会在羌族地区开展传教旅行,因此,他对羌族有了深刻的认识。据《汶川县志》载:“民国九年(1920年),英国爱丁堡大学教授托伦士(即陶然士),群众称为陶牧师,在县城绵虒建立福音堂传教。”

1918 年,陶然士进入岷江上游的羌族地区进行传教和田野调查。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结合相关文献资料,陶然士认为,川西的羌族山区就像“巴勒斯坦或中东,因为建筑是如此的相似”,平顶石头房和高塔“让人联想起这样形式的房子从小亚细亚,跨越北印度和中亚,再从甘肃到达华西的传播路径”。密密麻麻沿山脉而建的寨子,“其外观很像扩大了若干的中世纪城堡”,此景此物似乎“使人回到了大主教时代”。

陶然士对川、黔、滇的少数民族文化颇感兴趣,又谙熟西南方志等地方文献,1920年,陶然士出版《羌族的历史、习俗和宗教》一书,对羌族历史、习俗和宗教的研究做了阐述。书中表达他的观点说,最早进入四川的并不是汉族人:“汉人是较后才逐渐占领大部分四川的,而且至今仍然有大量非汉族的残余居住在这里。”他所关注的羌族就是其中之一。

陶然士也对羌族的族源问题做了研究,得出结论说,羌族应当属于汉文献中的西戎。他在《羌族的历史、习俗和宗教》一书中指出羌族是土著居民,并从文字学的角度进行分析,认为“羌”的汉字结构表明“他们原来即是牧人或农民”,占据的领地“向西延伸至岷山,还远至可可罗”。

陶然士在1930年出版的《工作在羌人部落》一书中再次提到,羌族与犹太人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他们可能是被称为‘失落的十部落’的那一种……他们在宗教的各个方面都是犹太人,除了名字以外。”进而,陶然士推论出“羌人不是蒙古族起源……他们是来自小亚细亚的早期移民。”

1934年,陶然士在《羌族宗教的原始灵性概念》中进一步确认羌族源自犹太人的观点:“在我在四川西北羌族部落的调查工作中,我早就得出两个结论:一是羌族原本来自小亚细亚的某个地方,二是他们‘旧约’形式的宗教代表早期的族长制类型。”

1939年,陶然士发表《犹太人的移民:以色列人在中国》一文,将羌族乃犹太人后裔的看法予以阐释。

陶然士又从宗教文化的角度继续论证他的观点。他认为,羌族宗教习俗几乎都与《旧约》记载或西亚的某些宗教习俗相关。并且认为羌族是一神论者,不崇拜偶像,如同遵守十诫的犹太人,只以白纸与白石来代表神。他说:“上帝是圣洁的,而白石神是人类得救和祈福的根源,这就构筑起了羌族信仰之基本的真理。”的确,羌族在高山上进行祭祀活动、有以石头堆成的祭坛,这些被陶然士视为与古犹太人的宗教信仰传统有关,或是有其《圣经》记载根源的习俗。

陶然士的结论受到反驳。他的美国传教士朋友,学者葛维汉曾进入岷江上游的羌族地区进行调查,并结合中文文献,撰写了《羌族的习俗与宗教》一文,对陶然士的观点予以了反驳:“羌族的体质特征没有一条能够从体质人类学的角度说明他们是犹太人的后裔……历史、语言、习俗和体质特征这些证据说明了羌族属于藏缅支系。”“汉族是非常注重历史记忆的民族。他们写下了成百上千的史书和地方志……对于以色列这样一个大的族群迁徙到中国不可能不记载到史书中,在中国的历史文献中没有这样的资料,而种种迹象表明,羌人最早是从中国的东北部向西迁的。”

陶然士关于羌族是一神论者的观点也遭到了葛维汉的否定:“羌族人不是一神论者,而且历来都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一神论存在过。”葛维汉列举了羌族的5个大神、12个小神和一些地方神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