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祷告非万能,行义更重要 ——由一则“春节特别祷告函”所想到的

特约撰稿人 刘盐约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2月08日 09:30

今年春节前夕在很多基督徒群里有一条名为“春节特别祷告会邀请函”的信息广为传播 :
“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姐妹,春节将至,在无数民族同胞沉陷于拜偶像醉酒赌博色情等神不喜悦的行为时,我们呼召大家同心合意警醒祷告!如果全国近一亿的基督徒都用祷告为神的国度争战,神州大地属灵上空将会得胜,撒旦的权势将被捆绑,更多的人将会看到神的荣耀并归向神!
“为此,我们呼召弟兄姐妹在今年【年三十晚23:30至年初一凌晨00:30】这一小时一起求告主名,求主彰显荣耀在中国,赐下福音在中国的大复兴!无论您在哪里过年,请以敬虔的心参与这次祷告大聚集!”

祷告函随后提到两个旧约故事:“以斯帖记中记载当希伯来民族遭遇民族灭亡危机时,所有以色列百姓三天三夜禁食祷告,经历神大能的拯救!列王纪下记载当希西家在耶路撒冷作王时被亚述大军围城,受尽凌辱,但他披上麻布进耶和华的殿向神迫切祷告,神差派使者一夜之间杀了亚述大军18万5千人,为犹大解困。”

最后发出如下号召:“主再来的日子临近,让国内基督徒同胞同心迫切祷告求主拯救中国十几亿灵魂!请大家通过网络、手机转发邀请您所认识的基督徒加入此次祷告召集,愿我们的祷告到达神的宝座!哈利路亚!奉主耶稣的名,阿们!”末了还加上这样一句:“转发出去,发出祷告火链(此处省略若干表情符号)”。

其实像这样的春节祷告函往年也有,倡议者的热情值得敬重,他们也看到中国人过年在亲情团聚之外的诸多陋习(如拜偶像酗酒赌博等),因此希望借助大年三十晚上(除夕)新旧年交替的那一个小时的特别祷告,求主扫除这一切陋习。我丝毫不怀疑倡议发起者的热情和真诚,只是我怀疑这样的祷告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一年365天中基督徒们单单在某一天(大年三十)的某一时刻来一次密集祷告就能“万事大吉”就能改变中国社会的陋习?但在其余364天时间里基督徒要尽到怎样的责任呢?这个问题才是更为重要也是最为迫切的。

从1807年第一位新教宣教士马礼逊来华到现在基督福音已经进入中国两百多年了,纵然在20世纪经历过庚子之乱和五六十年代的大逼迫,但教会已经分布在中国各地,信众人数达数千万甚至上亿。不过,环顾周遭社会,我们不得不承认基督徒和教会在中国社会中的影响力仍然是微弱的,更别提引领社会文化方向了。中国基督徒整体上的影响力距耶稣所说的“光盐”还很遥远,一般公众似乎也感觉不到周围基督徒明显的存在及其影响。

这些年伴随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特别是房地产经济高速膨胀的同时,各种社会败坏也在滋生并蔓延,前面提到的全民拜偶像和屡禁不止的黄赌毒就是这种败坏的写照。而基督徒是同蒙天召的一群人,与世界价值有别但又处于世界之中,基督徒如何将天国福音的恩典和力量彰显在这个世风日下的败坏时代是要思考并面对的重大课题。福音既是向世界说不(对流行在世上的错误价值体系和各种陋习),又是向世界认同(对生活在其上的人们及其生活处境)。在这两端的张力中我们基督徒呼吸着生活着。

但是我们首先要检讨教会自身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对社会缺乏影响力?安徽阜阳地区出过一个具有很大影响的团队——“颖上团队”,八十年代以来这个团队在全国各地做了很多福音工作。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团队对阜阳地区的各种社会败坏(各种黄赌毒人贩子传销团伙等罪恶的集散地之一,阜阳下面有个临泉县甚至被媒体称为是“挨家挨户涉毒”)并没有起到应有的阻遏作用,也就没有彰显出天国福音翻转社会风气的恩典权能。当然我们不能把社会的败坏归咎于他们,但我举此例是要说明中国教会整体对社会影响力之弱小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在这里有诸多要我们反思的地方。

中国教会过去有重视祷告的优良传统,但对祷告又有着某种近乎迷信的推崇,那就是高举祷告到一个极端以至于陷入祷告万能论的误区里。有一首关于祷告的赞美诗歌在很多教会很是流行,其中有一句如此唱到:“每一次我祷告,我摇动你(上帝)的手”。祷告当然是与上帝同工,但祷告并不是万能的,祷告不能强求上帝做这做那。就是在圣经的记载里也有些祷告是并未蒙上帝垂听的。纵然如此上帝仍然在掌权。在这里我不是讲论祷告,也不是否定祷告,而是针对传统教会存在的误区要表达一个清晰的意思,那就是祷告并非一把“万能钥匙”,高举祷告不能代替基督徒应有的社会责任和行义的本分。

关于传统教会对祷告近乎迷信式的推崇,我今天又在某些基督徒群里碰到了一个佐证(如下):
【转传:“立即祷告”:只69字,请勿中断 。
主,我们的父神!如果这是祢的旨意,请临到我家;请背负且带走我所有的忧虑和医治我一切的病痛;请眷顾保守和整顿我的家庭,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祷告祈求。阿们 !
(这祷文很有力,请传给12人,请勿中断,也不要过问。主是否最先临到你的生命中?如此,请放下手上的工作,并立即传给12人 。请看主耶稣的作工。)】

仔细审查一下,那段祷告词倒没啥问题,但是附在祷告词后面的说明就有很大的谬误了,甚至就是迷信了。难道我不这样祷告,主耶稣就不与我同在了?难道我非得放下手中正要做的工作而如此祷告就最“灵验”了?

不客气地说,这种祷告万能论不是出于圣经的,而是带有一种民间宗教萨满教的影子,以某种宗教的仪式(无论禁食还是祷告或其它宗教礼仪)来操控上帝。我曾经就听人讲过,在皖北有些教会信徒被教导说只要像耶稣那样禁食四十天祷告,没有上帝成就不了的事。

就像在前面提到的那两种祷告模式里,不排除有些信徒想走捷径,希望透过某种类型的特别祷告引发旧约式的奇迹,比如上帝亲自显现或主耶稣突然再临。但我更担心的是这种操控型祷告心态会把基督徒每日生活中应尽的本分和要承担的社会责任给消解掉了。基督徒只要定时定点的祷告就够了,但这只是宗教徒而已,虽然尽到了某种宗教义务,绝对不合乎耶稣的教导。

在福音书里主耶稣诚然也多次向门徒教导过有关祷告的功课,但他并没有把祷告提到一个万能的地步,好像一祷告就万事大吉,耶稣给祷告加了诸般“限制”,像合乎上帝旨意、关起门来等。而且与祷告相比,主耶稣更强调“行义”。这一点在马太福音特别是登山宝训里表现得最为强烈。“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太7:21)“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太7:24-25)

祷告当然不可少,但行义对中国的基督徒更是迫切更是稀缺。基督徒整体上对社会缺乏有影响力的见证,是行义太少所致,是遵行耶稣教训不够所致。几年前有个弟兄和我说过他认识的一位基督徒坐公交车每次让座都要向人说“我是信耶稣的”。但我想,如果基督徒群体的影响力足够大以至于形成了一种氛围,你不用刻意说“我是信耶稣的”仍然能产生有形无形的影响。但没有遵从耶稣教训和行义的努力,没有关心世界和服务社会的心志,何来光与盐的影响力?

当初西方宣教士来中国开荒布道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采用单纯说教的方式,也没有构筑一座新的宗教堡垒,而是深入中国社会,进入中国人群当中,去关心他们所接触到的各种人。他们以最大的爱心和果敢的义行推动社会关怀的工作,广泛参与各种慈惠事工,不仅改变了中国老百姓根深蒂固的观念和偏见,打开了传道的门,并且大大改变了中国社会的面貌,带来了公众道德上的更新和社会风气的扭转(比如推动废除妇女裹足的陋习,帮助同胞戒除鸦片瘾,普及男女平等的观念等)。这些宣教士就是我们的榜样!

虽然今天中国的教会在国家体制上还多有羁绊,但不等于就无可作为,更不能以祷告万能为借口而取代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和行义的本分。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旧约的先知们看到以色列人沉迷在假冒为善的禁食和其它宗教活动中,发出呐喊要他们悔改并结出公义的果子(参赛57:3-9,耶7:1-11)。今天的基督徒今天的教会岂不也要如此?!

最后再说说何为祷告,传统教会往往把祷告当做一种宗教修炼术,借此希望得到某些特殊天象或启示,但这不是圣经所说的祷告。真正的祷告不是置身于世界之外,不是与社会的割裂,更不是自我彰显属灵的宗教活动,当然也不是祈求发生旧约式奇迹的快车键。真正的祷告乃是以道成肉身之基督的心,面向着世界关心着社会牵挂着生活在其上之人的谦卑姿态,于是祷告就成为带动基督徒行义的发动机。这样,我们就从祷告万能论的迷信中走出来,可以随时随地地祷告,并不在乎哪个时点更“灵验”,并且以此牵动我们去行义,去遵行耶稣的教导,在自己的生活圈里彰显天国福音恩典的权能。

                                        写于2017年2月4日 2月7日修改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话题:留守儿童系列】东北一基层牧者谈探索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解决:教会应当做大事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