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情人节真见证:破镜重圆只因耶稣——曾因“拜假神”几乎毁掉的家庭遇到真神后重归和睦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2月14日 10:33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今天是情人节。世人喜欢在这一天听些浪漫的、唯美的故事。但现实生活不是童话,人们常常拿“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来感慨。家庭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激情,而是彼此相爱,这种相爱很多时候不是激情和心跳般的爱,而是彼此包容、忍耐、扶持的爱,这需要无条件的爱来支撑。本文是一个“老夫老妻”的传统家庭破镜重圆般的故事,它不浪漫,但盼望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看到正是因为信仰的力量,让家庭重新回归和谐。

“啪!”

随着一声巨响,摆在祭坛上的一尊陶瓷佛像被姨父丢到了门外,裂成了碎片。

“再在家里放这个东西,我就连东西带人一起扫出去。”这是姨父站在门口破口大骂的声音。小W说,以前姨父姨母家每年都要上演一两次诸如此类的事情。

小W的姨母是个有“信仰”的人,在当地那个没有任何人与“信仰”沾边的村子里,姨母对信仰的虔诚与执着,有些出乎小W的意料。小W说,姨母总想找个什么来倚靠,但她又不知道应该找什么,于是就开始了各种求神拜佛的道路,并且将这份“虔诚之心”带回家里——在家中设祭坛给佛像上供来祈求平安。但对于不信仰的姨父来说,这种类似“迷信”的举动让他大感不悦,从反感到怒骂再到动手,姨母没少因为她的“信仰”和姨父发生冲突。

这种求神拜佛之路对别人而言似乎容易,对小W的姨母却甚是艰难。但即便如此,姨父的大力反对不但没有浇灭姨母追逐信仰的心,反而变得更加火热起来。直至两年前,姨母宣告她终于找到了人生真正的信仰时,姨父不但不反对,更是鼓励与支持,这是怎么回事呢?小W向我们分享了她姨母从“拜假神”到“敬真神”的信仰之路。

以下是小W的口述见证:

一次偶然插曲打开了姨母信仰的大门

姨母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对信仰有兴趣,只是在十多年前发生了一件事后,让她开始敬畏鬼神。那时姨母刚搬家,有一天,从二楼下楼时她感觉脚被人踢了一下,姨母没有作防整个人摔了下去,身体没有大碍脚却扭伤了。脚扭伤可大可小,姨母忙去医院检查,拿了膏药回家又是热敷又是贴药的,治了一个月的时间却始终不见好。

姨母就纳闷了:医生都说这是普通的扭伤,怎么一个月了还不能痊愈?又坚持贴了半个月的膏药,直到一天邻居过来串门时见姨母走路一瘸一拐,问了才知道是脚扭伤了一个多月,那邻居便说:“不是冲撞了什么吧?”姨母心一惊,当初摔下楼前被踢一脚的记忆慢慢浮现在脑海里。邻居告诉姨母,冲撞了东西贴药不能好,要用“古方”。邻居教姨母在天亮之前将大米和茶叶混合在一起了洒在门外的四个角落,才能把那东西压下去。

姨母照着那人说的做了,连着三天天未亮就出门去倒大米和茶叶,第四天开始一直不见好的脚竟然真的慢慢好转起来。但好的也很慢,十来天过去脚踝骨里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姨母又跑去请教那邻居,邻居再度支招:让她在房屋四角烧银钱。这般结束后,姨母的脚扭伤就彻底好起来了。

姨母这时就开始意识到了: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的存在。

打开了这个认知,就好像打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姨母开始对这方面的事情有了极大的兴趣。姨母想要找到一位能够镇家宅、保平安的“神”,但这位“神”在哪里呢?姨母还是选择去找那位邻居请教。邻居建议:“不如请位菩萨供在家里?”姨母当时就听取那人的建议,第二天在家里打扫、准备供桌、供品。很快,菩萨被请了回来。见到大厅里突然多出来的东西,姨父也没说什么,只当是家里多了件摆设而已,却不想这一摆,就摆了好几年。

有了“菩萨保佑”的姨母刚开始一段时间里确实每日精神奕奕,做什么都风风火火,大概是因为内心有了寄托和倚靠。并且,姨母不但自己信,还传给周边的人,让他们也信。每逢亲戚谁家有人生病不舒服,姨母就将上供好的水果送过去,美其名曰“吃了供果有菩萨保佑身体快快好起来”;有亲朋好友办喜事,除了红包之外姨母还额外赠送菩萨像;也不遗余力地宣传“信菩萨”的好处,例如让她心情开朗、身体更加健康之类。

那段时间,姨母对菩萨的虔诚和热衷在亲朋好友的圈子里都出了名,只要有人提“信菩萨”首先就会想到姨母,甚至还有因为姨母的大肆宣传也跟着一起来信的。虽然也有人奉劝她“信菩萨”是“迷信”,不要过于热衷,但一头扎在里面的姨母根本不听劝,反而常常在家中播放各样的佛经和佛教歌曲,声音大到站在楼道外都能听见;甚至有时一连几个小时的打坐、冥想,不干别的。

“拜拜”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自从这“菩萨”进了门,姨母家的境况确实有过一小段时间的提升,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层出不穷的状况——姨母是开超市的,本来那附近几条街就她一家超市,此后短短一年时间竟如同雨后的春笋般冒出了三四家;姨父的工作也突然面临裁员危机,几个月下来姨父的脾气不断暴涨,甚至开始抽烟喝酒来缓解压力。除此之外,在办其它各样的事情时,也总是不顺利。例如办房产证,手续齐全的情况下别家过了,姨母家就是过不了。除此之外,姨母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皆都在闹离婚,三个家庭竟没有一对是和谐的。

从人的角度来看似乎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人生在世总有不称心如意的事情发生,虽然那两年不顺意的事多得让人难以招架,但人们通常只会觉得是这家人恰好撞上多事之秋,不会往属灵的世界上面去想。姨母依然每日虔诚地在菩萨供前三炷香,早晚都拜一拜,祈求它的保佑。

菩萨拜多了,总没看到效果,姨父渐渐就心烦了,在姨母拜它时总要发上几句牢骚才高兴。姨父说得多了,姨母担心他冲撞了菩萨,你一言我一语的,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吵架。渐渐地,吵架的起因会从“拜菩萨”延伸到各样的问题上:事业、家庭、孩子、人情往来等。姨父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摔盘子砸电话的……每一次吵架姨母家里都跟要掀了天一样的闹腾。

短短几年时间,姨父脾气暴躁的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从前大家都说姨母嫁了个温和的好男人,现今就是逢年过节亲戚朋友也不敢多来她家,怕被姨父逮着骂。往日那个和睦温馨的家庭仿佛已经逝去在了记忆的长河里,姨母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突然就变了样。

有一次姨母趁着姨父心情还算不错时和他沟通,姨父说,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到家里面对这个家、面对家里人,就莫名的感到烦躁;妻子无论做什么说什么他都觉得不满意,就想发脾气,控制不住。姨母怀疑他冲撞了菩萨,想到以前邻居教过的那个“古方”,就连着三日天未亮在房屋的四个角烧了些银钱。

但显然这次“烧银钱”不但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让姨父心情更加糟糕。他将姨母烧钱的盆、银钱、香等物一同扔了出去,连带着供在家里的“菩萨”和满桌子的供品一同掀出了门外,并怒斥:“以后家里不准再拜这些玩意儿。”看着精心供奉的佛像被摔成碎片,姨母忿然大怒跟姨父大吵了一架。

有了第一次“扔菩萨”的开端后,姨父也干脆放开了手脚,只要姨母再往家里搬菩萨,他就一边摔一边骂,有时声音大到整条街都能听见。摔了几次后,姨母知道姨父是铁了心不许她继续“供奉”,便将菩萨像用红布包了放在木盒子里藏到床底下,意思是“不明着拜,暗暗地拜,只要心诚就行”。

菩萨一日一日的拜,家里的情况却并没有丝毫的好转,姨父依然天天在家发泄着愤怒。姨母的大儿子和二女儿的婚姻也在他们各自家庭的争吵与厮打中走到了尽头,年轻的小夫妻开始了协议分居的生活。面对着上一代和下一代的各样问题,姨母生平第一次感到了失望和疑惑:拜菩萨不就是为了求平安吗?为什么越拜越不平安了?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之说吗?如果没有,为什么之前烧了银钱脚伤就好了?如果有,为什么拜了这么久家宅反而问题更加多?姨母看着盒子里的菩萨像,那无论何时何地都慈眉善目的笑脸仿佛是对她的安慰,但她的心却透着前所未有的凉意。

“到底这个世上有没有鬼神之说?人要怎么拜才能让神满意?”此后这个问题开始常常盘旋在姨母心中。迫于姨父的压力和对拜菩萨的疑惑,姨母开始去询问其他人什么是“信仰”。直至有一天,一位住在附近的老太过来买东西时问姨母:为什么每天放佛经?是不是佛教徒?姨母说她不懂什么佛教徒不佛教徒的,只是想拜菩萨求个平安,却不想越拜家里越出问题了。那老太就告诉她,“神”拜的不对,当然会出现问题了。姨母一听“这是个行家”,忙招呼老太进来坐,两个人就聊上了。

进到教会的姨母通过认识真神来改变家庭

很久之后姨母才知道,这位自称是基督徒的老太曾每周从她家门口经过去教会,每次路过时都能听见从窗户里传出来的佛经朗读和佛教歌曲。她就想:既然每天都放这些,想来这家人对“信仰”是很虔诚的,如果这份虔诚能用在敬拜真神上就好了。

老太很希望放着佛教歌曲的这家人能够认识真正的神——耶和华,她开始默默为这家人祷告,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教会的人,让教会的人也为其祷告,她相信,在合适的时机神会打开这扇传福音的大门。果不其然,时隔一年后,老太过来买东西时再次与姨母搭话聊信仰,恰好姨母也正处在“迷惘期”,不但没有排斥反而积极询问,两个就信仰的问题热火朝天地聊上了。

老太花了很长时间向她解释“假神”与“真神”。若是以前,别人有说关于“拜菩萨”一个字的不好,姨母都要生气,认为对方亵渎了菩萨。但这次她耐着性子听了很久,最后虽然半信半疑,但仍回答周末要跟着去教会看看,想知道菩萨与神的区别。

起初刚去教会,姨母只是觉得教会人多,大伙儿又热情又好客,虽然牧师的讲道她一个字都没听懂,但聚会结束后大家拉着她一起分享,给她解释道的内容让她感觉“一群人一起信仰比自己孤单一个人信更加有动力”,仅仅就凭着这一点,姨母便答应老太以后常常去教会。

头半年的时间基本上听道都是听不太懂的,但姨母发现教会的赞美诗实在好听,比起更加听不懂的佛教歌曲,赞美诗的歌词很多时候都能直触她的心灵。姨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天会因为一首歌曲而泪流满面,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亮光和发泄的出口,姨母开始先从学习唱赞美诗做起。后半年,通过参加教会的团契和查经学习,姨母逐渐认识到虽然这个世上有很多信仰,但并不是所有的信仰都值得人去追逐,要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信仰”,也要区别“假神”和“真神”。

渐渐地,姨母开始在教会稳定下来。随着越多的读经和听道,姨母越来越明白“信仰”的真谛,她将家里藏着的菩萨像和柜子里堆成山的佛教解经及歌曲都清了出去。每每面对姨父发脾气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跟他对着吵,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就服软。

但姨母的退让并未让姨父的脾气有所好转,他敏锐地察觉到姨母每周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去教会,基于此前“信菩萨”给家庭带来的不好经历,姨父更是极力反对姨母信仰基督,甚至放下狠话:“去了教会就别回来了,找你的神过日子去吧!”

姨父禁止姨母在家里听道、听赞美诗、读经、祷告,任何一切跟信仰相关的事情只要姨母表现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姨父就跟被点着的爆竹一样直接炸起来,跳着脚骂姨母“整天不干正经事,吃饱了就搞糟七糟八的事”,一旦发现家里出现圣经、十字架等物,不是撕就是扔,比之前姨母拜菩萨时的反对更加严重。

面对姨父竭嘶底里的反对,姨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请教教会的人,教会的人鼓励她多多为姨父祷告,说“你信的是真神,不要怕,只要信。有属灵的世界,也会有撒旦的攻击,但以前那些留在你家里、你丈夫身上的不好东西,你要靠着神驱赶出去。”姨母便开始悄悄为姨父和家里的属灵环境祷告,也为与过去的罪断开而祷告。

每当有合适的时机或碰到姨父心情好的时候,姨母就试着给传福音,但回应她的全是姨父的咆哮和反对……久了,姨母也不敢再对他提及信仰,只是默默祷告。

基督信仰改变姨母的行为 从而改变姨父的心

这样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日子过了又有一年多,姨父因长期咳嗽不愈被查出患有早期肺癌,病痛带来的压力和打击让姨父迅速瘦了下去,坐在医院病床上时的他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站兢,医生成为了他最后的一根稻草,他每天都在反复询问医生:“我这病能治好吧?能痊愈吧?”

尽管医生一再宽慰他早期肺癌是可以治愈的,但提及“癌”字姨父的情绪就变得死寂如灰,他终日惶恐不安,害怕自己的一生就要终止在这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姨母找机会试着又给他读了一节经文:“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见姨父意外地没有出声反驳,姨母便将这节经文简单解释了一下。

这是第一次姨母信仰基督以后,姨父不但没有咆哮着将她吼一顿,反而认真听完了她的解经。此后姨父一直没再说话,尽管如此,姨母也显然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她对姨父建议,希望以后能每天给他读一节经文,讲五分钟的解经,为他的身体祷告十分钟。姨父没有再反对,他只说:“如果你的神是真的(神),就让我的病好了,我就信。”

姨母邀请了教会的人一同为姨父祷告,又劝他将烟和酒戒掉。在姨父生病的这段时间里,姨母一直用温柔的行动来照顾他,遇到他因为病痛心情不好而破口大骂时,也只是用体恤的言语安慰他。在这样的环境、情形下,姨父开始意识到信仰基督后的姨母确实有了不一样的地方:以前他摔东西扔菩萨时,换来的都是两个人的对吵;现在却常常是他一个人吵。

姨母每天挑选一节经文读给姨父听,并针对他现下的情况来进行解释,又坚持不懈地为他的身体痊愈而祷告。教会的人也常常过来探望他,用安慰的言语开导他,鼓励他积极、乐观地面对病痛。姨父的心态开始慢慢转变,不再像刚入院时担惊受怕,有时心情好时,还能拿现下的情况跟姨母开个小玩笑。直到要手术的那天,姨父突然主动对姨母说:“我进手术室的时候你要为我祷告,让我能够痊愈。希望你的神也能保佑我。”姨母大喜过望,一口答应。

笔者后记:

其实说到这里,这个见证就已经接近尾声了。当然,最后是中国人最喜爱的大团圆结局:小W的姨父手术很成功,之后因为她姨母的悉心照顾,姨父不但戒掉了烟酒,身体也迅速恢复健康,脾气越来越好,不再动不动就砸锅摔碗的。

现在,小W的姨父虽然还没有受洗归入基督,但已然不再反对姨母在家读经、听道、唱赞美诗,兴致来的时候,姨父还会跟着唱上一段。小W说:姨母信仰后也一直在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婚姻祷告,现在老大和他媳妇又重归于好;几乎离婚的女儿和女婿也挥别过去重新开始;小儿子虽然已经离婚,但现今也过得很好,不需要父母跟着担心了。

小W在不久前因着姨母的福传开始接触基督信仰,她对笔者讲述这个故事时感叹道,姨母是个对基督信仰极其热心的人,她虽然在家常常对姨父说“不管你信不信神都看顾你,神不是因为你信他了才治愈你的,而是神本身就爱你”,但对外姨母从来都不遗余力地去传福音,比当初拜菩萨时还要尽心尽力,因为姨母说:“十多年都花了在拜假神上,好不容易找到了真神,总不能拜他的心连比拜假神时都比不上吧?”

小W说,将这个见证讲出来,不是为了宣传“信仰基督以后就必会阖家顺利万事安康”,神也没有这样允许人,仅仅是因为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像她的姨母一样,去认识真正的神,回归真神的怀抱。


(全文完)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笔者根据受访者分享整理而成,对于文中个人观点本平台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讨论】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