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见证】曾被骗深陷传销窟中 依靠上帝拯救成功逃出:死荫幽谷中,神恩同在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1月22日 10:26

自古以来,正与邪、光明与黑暗都是相互较量着存在的。在秦汉东的《传销已成为当代中国第四大社会毒瘤》一文中就提到,中国一直以来大力打击“黄赌毒”,认为它们是存在于社会里的三大毒瘤和公害。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传销也在不断进步,越来越规模化、组织化、行业化。比起三大毒瘤“黄赌毒”,传销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也是只深不浅。

在民间,人们对“黄赌毒”还有一种说法,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里的“吃喝嫖赌抽”。至于后五项“坑蒙拐骗偷”,用来形容传销再合适不过。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在重力打击传销,并在1998年出台《禁止传销条例》,然而传销并没有因此销声匿迹,反而以更换名称的方式在地下暗暗发展着。

每年被骗入传销里的大有人在,只因“骗子”均是身边的亲朋好友,又打着情感的旗帜以利益相诱惑,稍不作防的人就被拉着陷进去了。文中的F姐妹分享了她的真实经历,她也是在经济面临窘迫之时,得到老同学的力劝而去到他乡,却不想前来迎接她的并非是新工作,而是被夺自由的可怕组织——传销。

以下是F姐妹的见证分享:

一个电话将我带到了他乡的魔窟之中

2007年北京的冬天,我刚结束上一份工作,面临着马上要交房租、下一份工作却还没有着落的窘境,我接到了大学同学L的电话。毕业后虽然多年未曾联系,但电话里她依然切切关心我近来的情况。在异乡接到老同学的电话,我心里难免产生了倾诉之意,便将我现在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起初的第一、二个电话,她只是给与善意的安慰和劝解,到第三个电话时,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山东省T市的一家电信公司上班,工资虽然不高但福利待遇还好,而且那边消费水平低,一个月攒个几千块不成问题。恰好现在那边也在招人,问我是否愿意过去一起上班?

当时我并不太愿意离开北京,虽然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也终归是熟悉了这座城市。但经不住L两三天一个电话的邀请和劝说,最后我便提出来:“先过去看看情况,好的话再回来收拾行李打包寄过去。”当时的想法并没有马上就要落脚山东,只是想藉着看“新工作”的机会和老同学聚聚,顺便散散心。

打好票后,我简单收拾了背包就出发。下车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凉透了——这地方太偏僻、太简陋了,天空里还弥漫着灰尘,完完全全就是一穷乡僻壤。那一刻我打定主意不会留在这里上班,心想见见老同学玩两天后就离开。却不想,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起,我的自由就再也不受自己的掌控。

在车站等了一小会儿,L带着两个男生过来接我。她称那两人是她同事,将来也会是我的同事,先彼此熟悉一下。然后一起找了家路边的小店吃饭,吃饭中L说,下午还有点时间可以带我到处走走看看,问我想去哪里?我初来乍到,又见这地方如此荒凉,哪里还有玩耍的心,便建议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等明天了再四处溜达。听我这般说,L还笑着说:“要想玩的话今天最合适了。回去以后再要出来就比较麻烦了。”

听她这话我虽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她曾说住的是公司宿舍,大概是有门禁之类的不方便。但那天下了火车我实在太累,完全没有继续在外玩耍的心意,便说:“我想回去休息一下。何况我现在信仰基督教了,中午有时会做祷告。今天中午的还没做,还是先回去吧!”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但L听见我说自己是基督徒,诧异极了,问我“你之前不是没有信仰吗?”我回答是在北京上班时被人传道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听我这么回答,她沉默了片刻后,便答应带我回去休息。

意识到这是传销后 我强迫自己冷静并开始祷告

去到L口中所谓的“宿舍”时,我顿时就被震惊了——那坐落在七弯八拐的小巷子深处里的一间房子,看着最多不过十平米的大小,居然聚集了十来个男男女女。我刚一进门, 那些正在打牌的男女便同时朝我看了过来。我颇感吃惊,问L:“你们宿舍员工是男女混住的吗?而且这个点了都不上班?”L含糊地解释了一下,便邀请我进大厅坐下,随后又接过我的包说给我放到楼上。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L和周围陌生的人一直拉着我聊天,又问我要不要打牌。

聊天的过程里,我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为什么这些人一直围着我问这问那?为什么我一提到要出去走走L就岔开话题?我叫L去拿我的包下来她也不肯。我开始心底发凉,起身就往外走去。旁边的人连忙跟着起来拉我,L在旁边说了一句:“你们都别拉她,看她今天能不能走出这里。”听到L这番话,我只觉心仿佛掉进了一个冰窟里不断往下沉。等几步走到门口时一看,果不其然,门被锁上了。

那一刻我既害怕又恐慌,被反锁在这个城市某个偏僻的小屋里,他们若是要做点什么我完全不能反抗。当时我感到极其绝望,心里喊着:“神啊!我这是被拉入了贩毒组织还是被传销了?神啊!如果你存在,你来救救我吧!”

那个时候其实我才刚信仰不多久,对“信仰是什么”、“神是否真的存在”都不完全确信,只是平时跟着朋友走走形式去聚会而已。但此时此刻在这种情况下,我孤立无援毫无任何办法,只得在心里反复恳求:“神啊!如果你存在,你就救我离开这里!只要你救我,我就相信你!”

门被反锁,我根本走不出去。L见我情绪极其激动,便单独带我去二楼转了转,又找了两把椅子和我一起坐下,开始劝我“既然来了就安心住几天”、“放心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就是看一看,看完明白了想走就让走”之类的。在她劝说的过程里,我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果然是到了传销组织里面。现在被锁在屋里,根本没办法逃走;何况背包、手机都在L那里,金钱和自由完全被辖制着,真是毫无办法。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了忍耐。

见我情绪开始平复,L也松了口气。晚上,女生打通铺睡在楼上的房间,男生打通铺睡在楼下。将近十点床都铺好了,左右两个女生还一直拉着我锲而不舍地说着话,我心里暗暗揣测她们的用意,一边打着太极一边说“好困,先睡了”。其实那一晚很久很久我都没有睡着,心里一边害怕一边逼迫自己思考,计划如何才能逃出去。在这期间,我还不忘继续向神祷告,求他来帮助我,拯救我离开这魔窟。

每天我都在策划逃跑 并坚持读经为之祷告

第二天,见我情绪已然稳定,L便开始安排我出门。虽然“出门”,却是前后左右一共跟着六个人:左边是挽着我的L,右边是另外一女生,两名男生在前面开路,后面还有两名男生压阵。我仿佛是被押解的犯人,又像是待宰的羔羊,被迫跟着他们七弯八拐走了约有半个小时后,来到一处更加偏僻的住所。

这一路走来,我一直低着头假装情绪低落,其实余光一直在暗暗观察周围地形。发现从那巷子出来后在进入另一条巷子前,会经过一条还算热闹的大街。可能这条街就是我的机会,但这前后左右跟着这么多人,想要逃实在太难了。

为保险起见,那天出门我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去到另一户传销家里跟着听了节课。听课毫不意外就是给人洗脑。虽然我内心已经确定深陷传销,但我不知道自己应当表现出怎样的情绪才算合理——因为我每时每秒都在筹划逃跑,又担心会被人看出来,所以有些心虚。

接下来的几天,无一不例外都是在听课。上午去别的家里听课,下午就回来,一直“关”到第二天上午再出门。下午的时间没有办法打发,他们就三五个人聚在一起打牌,常常邀请我,我却让L把我背包里的圣经拿出来,坐在一旁读经——其实那时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除了读经就只能坐着发呆,再或者就是听他们讲课。比起后两种,我宁愿选择读经。

读的次数一多,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有一次一个男生凑过来说,他在老家也见过有人信这个(基督教),但他自己从来没有关注过。那天恰好我在读“山上宝训”,就把马太福音6章25节到34节“不要忧虑”的经文读给他听。听完,另一位过来听的人就嗤笑说不忧虑吃什么穿什么,那这些从哪里来?我指着圣经回答天父会养活的。他又开始问更多刁钻的问题,那时我对信仰理解浅薄,想要辩论却又被他问到不知该如何回答,顿时心中气愤至极。见我答不出来,他就骄傲地说:“看来你信的这个也没多厉害,连你自己都弄不清楚,还信什么。”

那天被他这席话激到愤怒如火山迸发,我就在心里祷告:“神啊!你如果真的存在,就让这些人看看,你真的很厉害!”

“新人”的到来让我看到了传销的可怕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正在角落读经。他们进来开始收拾东西,说是一会儿有个“新人”要来。我猜是又有无辜的人被骗进来了。由于我也才来不多几天,那些人怕我和那“新人”互相影响,就把我带到二楼。傍晚时分,“新人”来了,而这一次,也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传销人员可怕的一面。

此前虽然没有自由,但大家对我的态度总算友善,然而这次那新人进门就被暴打一顿。据说是因为意识到被好友欺骗,那人大发雷霆,既是闹着要走,又是要报警什么的。他这一闹,就直接把其他人给闹出火来,好说歹说劝不住,怕吵到邻居真引来警察,便干脆直接动起手来,说是要好好打一顿了,第二天给扔出去。

我在楼上听见楼下传来拳头、皮鞋砸在身体上发出的声响,和那人最后被打痛而发出的哀嚎,心脏如同打鼓般急速跳动着。上帝,这就是传销组织!真的太可怕了!在这些人的眼里没有人权和三观,他们即便对人好也只是表面和暂时的,是因为对方还有利用价值。

我实在太害怕了,我真想下去看一看,但又不敢。这顿打持续了很长时间。晚上那人就睡在一楼的角落,连被子都没有。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就有人过来敲门,楼上楼下如临大敌。有一拨人去给昨晚被打之人收拾,准备一会儿趁着天没大亮抬出去放在街边;还有一拨人去应付来敲门的人。L说可能是昨晚动静太大,引来了邻居,所以要先撤出一批人去别的家里避一避,让我赶紧洗漱了跟着出门。

我心想这真是天大的好机会啊!心里一边默默祷告求神帮助,一边洗漱观察着门口的动静。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口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大概是邻居跟这里的人吵起来了。因着是当地人,所以这边的人也不敢动手,只是好言相劝。但来的邻居依然不依不饶,非要这里的人今天就赶紧搬出去。屋里的人只好又跟了几个出去劝,还留了几个看着角落被打之人。

一时间,院子门口闹哄哄的。L见我旁边还跟着人,便要去厕所。等L一走开,我便对身边的人说想要拿圣经。巧的是那会儿跟着我的人,就是之前给他读过圣经的那男生。他知道我是基督徒,虽然也对我读的圣经有些兴趣,但因着别人都不喜欢,所以除了那次后也没有再来问过圣经相关的事。听我说要拿圣经,他为难地说不能放我一个人。我说我不是一个人,屋子里还好几个人呢!何况其他人就在门口,我一出去不就被逮着了吗?他见事实如此,便放心地上楼替我拿圣经去了。

其实我早就看好了逃跑的路线。自然不能从大门跑,而是上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有个破窗口,踹开那里跳出去。虽然有些高度,但能通到外面。平时之所以没跑,一是身边总是跟着人,根本不可能施展开;二是那窗口虽然破也是封闭的,踹时必然会有声响。这次所有人不是在楼下就是在门口,即便听见声音过来也需要时间。我并不确定自己撞过去那窗口会不会破开,如果不破又闹出动静,被逮住说不定下场也很惨。我只能祈祷神帮助我,能顺利逃出去。

神的保守和拯救使我平安顺利逃出魔窟

悄悄上了二楼,站在角落轻轻推了一下窗户,我惊喜地发现,那窗户松动变大了一些,猜想大概是破损之处太严重,前几天刮大风把窗户给吹变形了。我用力猛推了几下,窗户就开了。我爬上窗户的时候,心脏几乎要跳到了嗓子眼处,紧张的情绪一股脑地袭来。楼上拿圣经之人的脚步声似乎由远至近,我根本来不及多想,深吸了一口气就往外跳去。二层楼的高度,因为太紧张不小心还扭到了脚,踝关节钻心的痛。

“我出来了!”这是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我就在心里大喊“哈利路亚感谢神!”顾不上后面传来的吵杂声,我一瘸一拐地沿着巷子往外飞奔而去。我知道他们肯定会追出来,所以不能到处乱跑,就在跑了两条巷子后躲进了一户人家。进去时那家人正在吃早饭,见我冲进去,惊地都站了起来。

我气喘吁吁地说是被骗进了传销,求他们让我躲一躲。那家里的人似乎常见这事,反应过来后竟丝毫不觉得惊讶,把我带到了里屋,说让我休息一下后送我去派出所。接下来的事就很顺利了。那家的男主人亲自把我送到了派出所。公安人员在简单了解情况后带我回去那巷子取东西。等我去到那里时,两层楼早已人去楼空,能带走的东西几乎全被带走。我进去找背包时发现包和手机也被他们带走,但那本圣经还搁在楼梯拐角的窗户边上。

我拿上那本圣经回到了北京。至今为止它依然还陪伴着我,到现在已经快十个年头了。每每回想起在传销的那几天经历,我即后怕又感谢神。很多听我分享的朋友都说,这只是巧合,有些人命好他就能逃出来;有些人命背所以就陷在里面了。但我知道,这并不是简单的巧合。从那新人出现,到他被打引起邻居不满来闹,到窗户自己就坏了,再到逃出过程的平安和顺利……这一切都是神在施行拯救。他保守我在传销日子里的平安,也听我的祷告将我顺利救出来,这不是“巧合”二字就能带过的。

此后我又将此事分享给信仰的朋友听,她说这件事的起因是由我自己造成的,但虽然是不好的过程,神也托住了,并且将最后结果扭转成为好。这件事成为我信仰历程上的一个转折点,虽然我曾陷入到传销窟中,但感谢神将我拯救出来,使我见证到他的信实和能力。正如同马太福音19章26节所说:“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77岁布永康非洲最后的布道:5天参与者逾170万人【现场组图】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