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写】一香港神学院院长分享神学教育面面观:当下要探索的是更新型的神学教育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0月28日 09:02

——中韩联合复兴特会系列报导

神学教育对于教会的健康发展非常关键。目前,神学教育是一种怎样的状况呢?如何更好得发展神学教育,以促进教会发展的需要呢?

在9月底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的工作坊上,来自香港的示罗圣经神学院院长何超雄分享了《神学教育面面观》,他引用了一些香港教会做的神学教育的调查,并且结合世界神学教育的大体分类,对此话题进行了介绍,同时也谈到,中国教会也要结合本土的需要和特点探索合适的神学教育方式。

何校长谈到,整全性的神学教育培训大致分为五个阶梯:
慕道班——门徒课程——义工课程——工人培训——牧者进修

香港教会也大体持这样的观点,但是整体调查发现,香港教会目前在慕道班和门徒课程上比较多,而第三个义工课程开始成为分界线,一半教会有一般教会没有,后面的工人培训和牧者进修是更少了,因为大部分教会没有能力开后面的课程。

他引用2014香港教会普查的资料:
全时间进修神学的会友主要在本地就读,总人数较2009年为少。
64.8%的堂会给予教牧同工在职进修的安排,但是比2009年为低。
堂会的教牧同工进修的数字减少。
堂会举办各项培训课程的次数明显下降,主要举办的是慕道/栽培课程,即是查经/圣经课程,这基本就是培训阶梯的前两个。
堂会在未来三年的培训需要虽然仍是以门徒训练为主。
超过一半的堂会的困难在信徒素质方面,较2009年为低。

何校长结合香港教会的情况,谈到不少教会面对的实际情况:

——很多会友发现自己信耶稣很多年了,但是教会的圣经课程比起初信时反而越来越很难满足自己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本堂的同工没有能力,同工们自己也觉得很缺乏。

——也有一些很有教导恩赐的同工,但到底何为“教导”呢?并不是很清楚,“教导”并不是你怎样劝他你要有爱心有信心,而是真正教导你为什么要有爱心有信心。很多会友知道我们作为基督徒该做这个该做那个,但是往往只是很教条的知道却不清楚圣经对这些的原因的教导,所以还是不知道。很多信徒是参加了查经班,知道需要怎么做,但这个不是主的教导。我们教会需要“教导”——你知道有这回事不等于你知道怎么样教导。教导是很困难的事情。

——超过一半的堂会的困难是信徒素质方面的趋势是走低,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教会不停的给初信者办查经班,但没有持续进深的报门徒课程、义工课程、工人培训等;还有一个是整个社会太忙了,大家都忙着工作忙着赚钱忙着做这个做那个,但是安心下来好好接受培训的人不多。

今天的教会在神学教育上要如何更好地做?

何校长说,我们需要问的是今天的教会需要在哪个部分、哪个阶段的神学教育好好加强,而不能只是停留在只是提供慕道班和门徒课程。

他谈到,真正牧养信徒,其实就是我们要喂养他,它不是仅仅的慕道和门徒课程,还有后面的义工课程、工人培训、牧者进修,而神学教育就是后面的部分。他强调说,”神学教育需要牧者们先提升起来,也会带动信徒提升,而不只是在初级的培训上。”

他也谈到华人教会要看到在神学教育因为一些新的趋势而带来的挑战和思考:

1.教会越来越多分工种的服事安排,现在是不是每一位同工都必须是讲道或教导的工作。以前是教会同工都要受神学训练,但现在比如香港教会的同工一半是行政、一半是牧养。大家一般认为做牧养的人需要受训练、行政不受训练。那么,不站讲台的人是不是不需要受神学训练了呢?比如教会的会计还需要神学训练吗?

2.同时,现在还有很多社会关怀、辅导、青少年事工、商人事工等很多不同类型,觉得不需要读神学也可以服事,反而需要很多专业的知识,比如社会工作、辅导学等。所以,常常同工需要社工及辅导技巧多于传道的训练。比如关怀的时候产生更多了解才能有到位的牧养,而不像过去简化的牧养的方法。比如辅导的第一课就是讲聆听,聆听等于辅导的一半。这是说,我们现在的传道人要学的东西更多了。

他也谈到,华人教会仍旧要更新想法,看到专业的神学教育非常重要。“很多人喜欢说:‘很多出色的布道家和宣教士也没有接受神学训练’。我们华人教会很喜欢的一句话说:‘为什么彼得都没有上过神学院,我就非得上了?最重要的是有信心、为主卖力。’这是很多传道人和布道家的心态,这种心态在香港也还是很普遍的。”

另外,有些牧师发现一些年轻人上了神学之后不像之前那样很顺服,所以不想让自己教会的年轻人上神学,对神学教育也较为抗拒,这也是现在很多人不去送人到神学院的原因之一。对此,何校长说:“神学训练必然导致多元思考,因为会让你更加知道为什么、更多地了解,过去的人觉得你问那么多就不顺服了,但其实不是。”

他强调指出:“神学是不能自学的,其他很多学科可以自学,但是神学不能自学,也有人看完圣经自己解释了,这个人是洪秀全,最后弄出太平天国这并不是基督教的东西。”

神学不能无师自通,难以自学。神学不能天马行空,要受到圣经的规范。比如以前大家都说‘在我不能、在神凡事都能’,100个传道人传讲这个话会有100个不同的说法。但是神学不能这样,是不能按照你的意思解释神学的,所以没有受训练是不能解释神学的。比如你见到一个美女说在我不能在神凡是都能,牧师你为我祷告,就能了。传道人要拒绝这样的要求。”

“神学训练的目的是造就教会的领袖有探讨、分析和重组的能力。一个教会的领袖没有分析的能力,一个新的东西比如2000年的时候出来的计算机千年虫的问题,这些你怎么分辨和回应?”何校长说到,“作为教会领袖,很重要的是你的判断力,所以神学训练非常重要。”

接着,何牧师介绍说,现在大概有三种神学训练的方法:

1.修道院式
崇拜、祷告、学习、劳动融为一体,心灵、智、意、力多管齐下,但缺乏与和自己所侍奉的人群与以及和外界的接触,所以学到的神学知识与侍奉的对象时常脱节。比如一些神父修道院出来主持礼仪和讲道都可以,但是世界现在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会感到很多这样的群体受过训练后很难进入到人群。

2.大专院校式
严谨的理智训练,注重学位文凭,研究学术,忽略品格、灵命、侍奉的栽培。目前,全世界的神学教育仅从学术方面看,反而大学是比神学院更进步的,尤其是德国的大学。

3.教会门徒式
优点是注重模仿的教导学习,以及师生门徒的生活,而且全时间工作者能带职侍奉,但理智训练不太全面,研究工作缺乏。比如大型教会同工培训不会送到神学院,自己培训。这好像家庭培训一样。

有没有第四种呢?

何校长在分析了全世界目前主要的三种神学教育类型之后,问到“有没有第四种呢?”

他谈到,目前包括他所在的神学院也在使用的“就是按照每一个人群、地区的能力提供他们的神学需要,把三种方式都结合起来,这是更新型。”他介绍说,现在香港教会开始采用这种,他们也在使用这种。

何校长说,因为各地区的特点是不一样的,比如香港的神学院主要是针对香港教会的需要以及香港地区的风格做的,而中国内地的教会和内地的文化和香港有很多不同,“一个神学院的针对性不一样,果效也就不一样。比如很多在香港的神学院是面对香港的,而面对国内的是不一样的。”所以最根本是要根据一个地区、以及这个地区的人群的具体的神学需要来设计合适的神学教育。

神学必须要有全面性,并且神学不会忽略神的带领

何校长也强调说,神学必须要全面性,“我懂神学,但是不懂做人不行;我懂神学,但是不懂社会不行;我懂神学,但是不懂得管理也不行。可是,没有神学就是没基础的。”

他谈到,神学可以让教会更有分辨力。他举出教会做慈善的例子,“教会做福利可以,可是如果不懂得为何做福利,那就只是个福利机构,而不是教会了。教会可以做这些那些的福利,但是教会不等于这些和那些的福利事工。教会不是仅仅做救灾工作的,教会是上帝的居所、是敬拜上帝的居所,不能说我不做这些就没有爱心,比如教会一个奉献1万块,一个奉献10万块,那不能说奉献10万块的爱心更大。那分辨这些的核心价值就是神学,说到底神学本身就是明白神的代名词,神学就是学神,明白神。保罗说我真知道神,就差不多这个意思了。”

“完全进入到神学里面,会不会忽略神的带领?”面对现场听众的这个提问,何校长指出:“圣灵带领跟我们圣经学习、神学学习不会有冲突的。因为我们要明白圣经,要明白神学,最终和圣灵的带领是一致性的。比如神呼召你去非洲传福音,这是你的感动,最终是谁给你答案呢,唯有上帝。到最后,我们说这个如何肯定呢?因为有圣经的基础,有圣经的基础好过没有圣经的基础,比如很多人说祷告今天下雨好了因为农作物好,另外一个说不下雨好因为传福音啊,那怎么办呢?有人说圣灵感动我要嫁给你,‘不行啊我已经有老婆了。’这样的实例让我们看到,圣灵的带领最根本不能违背圣经,否则所有的答案都是你自己定的。神学会给我们判断一些事情的基础,到最后,所有的东西我们会看到都是神来带领,但是不能违反圣经。”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饶恕不等于免责,无公义则无饶恕——由江歌遇害事件所想到的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