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基督徒见证:我曾深陷在同性恋圈里游戏成瘾 倚靠神摆脱罪的枷锁回归正路

作者: 胡艾茜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1月28日 13:51
图文无直接额关系(配图来源:pixabay.com)
图文无直接额关系(配图来源:pixabay.com)

今年35岁、已经有着幸福美满家庭的W姐妹(匿名)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会想起她青春年少时的一段罪和一段难启的经历:她刚开始并不是同性恋者,没有这样的性向,但却因为感情受伤而导致对异性绝望,仅仅只是因为年少好奇走进了这个圈子,从此一步一步越陷越深,最终在这个圈子里面游戏感情好像上瘾了一般。

W姐妹说,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并不那么光彩,之所以分享出来,只是想见证如果不是上帝,她不知道现在自己会是什么光景,或许还在这个圈子里打转?或许已经走出来,却永远摆脱不了内心的枷锁?但这个世上并没有“如果”,上帝已经拣选了她,也赦免了她的罪,她的生命里现在除了“恩典”,就是“感激”。

以下是W姐妹的见证分享:

高三的同桌开启了这扇禁忌的神秘大门

在高三之前,我都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种“感情”叫“同性恋”。很多人都说,“同性恋”并不一定都是天生的,有些是成长的家庭影响,有些是在感情上受过伤害导致对异性有了排斥……但无论是哪一种原因,我都没有经历过。我成长在一个父母感情和睦的家庭里,在校期间因为外形良好被很多异性追求。之所以会走进“同性恋”这个圈子,是高三那年被一位女同学打开了这扇禁忌的大门。

这位女同学是高三上学期突然转过来的插班生,第一眼看见她时,我就感觉她跟别人很不一样——明明是女生,头发却剪得比男生还短。穿着中性感十足的衣裤,说话时还刻意将声音压低。但那时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所以只是觉得这位女同学很有个性。慢慢地,坐在邻桌的她和我成为了好朋友。她家离我家住得不近,却是一个方向,每天放学她都骑自行车送我到家附近;晚上也喜欢打电话来跟我谈天说地;周末还常常约我出去逛街……虽偶尔纳闷过她的接近和示好,但也未曾多想。

上学期末的一天,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商店门口,我看见她和一群女生站在那里抽烟,心中很吃惊。当时第一反应是想过去劝阻她——毕竟“学生抽烟”不可取。下一秒她就看见了我,招手让我过去。和她站在一起的那群女生我全都没见过,等我刚走近她便一手揽在我的肩膀上,对那些人说:“这是小W,我的同桌。”她说“同桌”时,脸上挂着一种我看不懂的笑。她一说完,那群人也笑了,重复:“原来是‘同桌’啊!”我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同桌”二字的笑在哪,但还是好言劝她不要在学校附近抽烟,以免老师看见。她爽快地把烟头扔到了地上,拍着我肩膀让我先回了学校。

对我而言,这一幕只是生活里的一个小小插曲,就像一块小石子被投入水面般,还未激起水花就已沉入了水底。很快,高三的下学期开课了,随之迎来的是最为紧张的高考,我的精神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紧张和集中里。

见我每天状态都如临大敌,她便邀请我周末和她一起去参加朋友的聚会,美其名曰“多认识朋友,放松心情”。我答应了。去了后才知道,那天是她朋友的生日,十几个人定了个KTV的大包间在里面又唱又跳,满屋子都是烟酒气息。她一直坐在我旁边,玩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扭头对着我的脸亲了一下,问我:“喜欢吗?”我当时有点懵,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要给什么反应,总觉得她问我“喜不喜欢”有着很深的含义在里面。

我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接下来的时间也有点不知所措。回家后,我在网上用“女生、亲脸”等关键词搜索了一下,在一个跟我有类似经历的帖子里我看到了“同性恋”三个字,脑子一片空白,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某扇禁忌而又神秘的大门,那种“不可尝试却又很想尝试”的悸动在心底油然滋生。

大学时正式踏入了“同性恋”的圈子里

跟这个女同学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后续发展,因为高考前夕她直接跳级去某个私立大学上学去了。但因着她一些若有似无的隐晦举动,我发现原来这个世上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一男一女”,甚至还可以是两个同性。我开始留意身边的男男女女,如果在人群中看到着装比较中性的男生或女生,我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大学时,一位高我两届的学姐疯狂地对我好,我隐隐约约有点察觉到了她的心思,却又觉得奇怪——她没有剪男生头,也没有穿中性化的衣服,她会是那样的人吗?因着好奇,我开始若有似无地试探她,谁知这便开启了我正式踏入“同性恋”这个圈子的大门。

这位学姐教了我很多关于这个圈子里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在不断冲击和刷新着我本有的三观。她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同性恋的倾向”,同性恋是正常的感情。被她灌输多了,渐渐地我开始觉得,自己好像对身边的女生更感兴趣,而有男生来搭讪追求时,我会觉得恶心、厌烦。

当发现自己开始有“同性恋”倾向时,一方面我有些惶恐:毕竟这是有违常理的,如果被亲戚朋友知道,我的人生就完了;一方面我又觉得新鲜:就好像不小心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里面是我从未接触过的东西,新奇又有吸引力。我开始一边隐藏自己的心思,一边观察身边有没有同好,如果有,就迅速与她们认识,成为好朋友,达成统一战线。

一直到大四毕业,我都没有实打实地交往过一个男性对象,反而是躲躲藏藏交往了几个女性对象。为此我从不感觉到羞耻、愧疚,反而觉得这是正常的——只要是真爱,异性同性有什么区别呢?不都一样吗?

我随“本心”生活交友拒绝姐姐的福传

“同性恋”这个心理跟随了我七、八年,从高三开始一直到我大学毕业去到社会上班后的头两三年,我都深陷在这个圈子里无法自拔。我不知道我究竟是真的成为了同性恋,还是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而被扭曲了性向,但我知道,我已经得了一种名为“同性恋瘾”的病,根本戒不掉。那几年里我身边的朋友几乎全部都是同性恋者,有时也去一些同性恋聚集的娱乐场所,甚至走在路上我一眼就能看出迎面而来的这个人是不是同类人……那时我觉得自己“道行高深”,为此还有些沾沾自喜。偶有一两个正常取向的朋友得知我的情况后来相劝,我会极其反感,心底仿佛有声音在跟我说:你跟她们不是一类人,断开!断开!短短几年时间,我的电话本里居然连一个正常朋友的电话都找不到。

毕业后上班的地方是姐姐介绍的。姐姐从小看着我长大,对我很信任,即便有时我因去了同性娱乐场所晚回家,她也只是以为我在加班。姐姐是一位基督徒,她信仰以后又给爸爸妈妈传福音,成功的让爸爸妈妈接受了信仰。此后我去到她所在的城市上班时,姐姐也不断向我传福音,希望我能信仰。但每次姐姐给我讲圣经、耶稣时,脑子里都有一个声音跟我说:不要信!不要信!

因此,我随着“本心”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姐姐的福传。上班一年,因着跟公司里的人越来越熟,我开始知道原来这家公司里居然有三个和我一样的人。我和她们很快打成一片,成为了好朋友,并和其中的C开始发展成为“情侣关系”。因为“确定了关系”,所以C开始和我同进同出、一起上下班。姐姐见过她两次,也以为是关系好的同事,未曾多想。家人没有发现,我胆子开始变大,以前还有些躲躲藏藏的心思也全都丢开,在公共场合和C拉手、搂抱也不觉得有什么,甚至当别人投来打量的眼光时我会觉得有些得意和高兴。

和C“交往”了一年之久,这段时间姐姐丝毫没有察觉。第二年,公司新招进一个小男生,他来后的第三天中午,突然在QQ上跟我说了一句话,惊出了我一身的汗。他说:“你是LES(女同性恋)吧?”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回他话的那几分钟里我心里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最后还是回了两个字:“不是。”

我到底还是害怕了——害怕我这隐藏的性向和心思被人发现,虽然我已经身在这个圈子里,但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几年我的心从未平安过。他又说:“哈哈,我知道你是。我一看就知道了。”这句话深深印刻在我脑子里,这么多年我从未忘过,因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底涌上的是无尽的担心与惶恐,第一反应就是“难道现在的我一看就是(同性恋)了吗”。当时我怕得手脚都凉了,也不记得自己回复了他什么,晚上回到家后,我坐立不安,几次想找姐姐诉说,却又害怕见到她责备、失望的眼神而不敢开口。

靠着圣经我开始戒掉缠绕我多年的“瘾”

踌躇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还是将姐姐叫进了房间,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对她说:“我是个同性恋。”我看到姐姐眼睛里有惊讶,脸上却依然平静,这给了我一些鼓励。我将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以及我内心的想法一股脑都说了出来。我告诉她,我其实想过要戒掉的,但是我做不到。

说完后,我看着姐姐没有再说话,等待她开口,或者给我希望,将我带回正常人的轨道上;或者给我批判,让我陷入到绝望与羞愧的深渊中。姐姐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起身拿了一本圣经翻开,给我说她要为我先读一段经文。她读到:“……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所以神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0-27)”。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圣经经文,觉得很震撼,有种莫名的感觉在心里流动,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觉得圣经真的很厉害,居然连这个都能涵盖在内。姐姐告诉我,圣经里包罗万象,生活中我们所遇到的点点滴滴都能在圣经里寻找到答案。

姐姐还说,人是神创造的,人要跟着神的喜悦去过生活。圣经里也指出,同性恋是罪,是神不喜悦的,要与罪断开。我问她:“怎么断开?”她开始手把手地教我:第一先从那家公司离开;第二与所有相关的圈内朋友断绝来往,联系方式全部清空;第三每天下班后回家跟她一起读经,明白圣经在说什么。

虽然刚开始那段时间我跟着姐姐去做了,但很多时候仍然不能控制自己。看到街上擦肩而过的同类人时,我会忍不住目光追随;有男生提出要交往时内心抑制不住的反感、排斥;甚至好几次脑中有两个声音交战:一面说“不如放弃算了,就算是罪也没关系,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是高兴”;一面说“要听圣经的,圣经上教的话没有错,要跟罪断开”。

就这样,断断续续进行了一个多月,姐姐又对我说,你向神祷告吧!我永远记得我第一次向神祷告时,我跪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张口半天了终于挤出一句:“神啊,你帮帮我吧!”这句算不上“祷告”的祷告,是我当时最真的心声。我实在是想回归正路,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还有些放不下。

姐姐也不断为我祷告,并每周坚持带我去教会,又请教会的牧者同工来为我祷告、开解,引导我走“正路”,积极安排我参加教会各样的查经班、诗班服事……渐渐地,我开始从“同性恋”里面游戏上瘾里走了出来,开始认识到“罪”这个问题,不再终日思想同性的事情,内心想要“犯罪”的阴暗面也被盼望和阳光所驱散。直到信仰后的第二年,我在牧师的引导下跪在十字架前做了决志祷告,那一刻,我真正感觉到捆绑内心已久的罪恶和不安终于离我远去。

因着神的帮助我终于戒掉了这缠累我多年的“瘾”,走回正路上。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无意中知道,原来很早以前,姐姐就在每天为我祷告,求神拣选我,那时神在祷告中给她的启示是“等待”。后来我因着“同性恋”的问题去找她时,她当时心里就对神默祷说:“神啊!如果这就是你的时候了,你就在此时此刻,通过我的口来使她归向你。”

笔者后记:

每个人年轻时都曾有过各自的经历,或灿烂、或阴暗;或辉煌、或落魄……无论是哪一种,在我们看来是大如天的问题,在神却如同沧海一粟,他动一动手,便能将我们从内心一切的捆绑与痛苦当中释放出来。

W姐妹在分享的最后提到,很多人的过去其实都不那么光鲜,每个人心底深处或多或少都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也不敢挖出来,只能够埋在那里,每每回想起来,伴随而来的是懊悔与痛苦。就跟曾经的她一样。但是这些神都知道。我们不敢让人知道的,都可以拿到神面前,完全敞开我们的心,交托给神,让神来医治和安慰。

是的,神知道每一个人的心,即便它被深埋在内心的底层,只要我们相信、交托时,神就会亲自触摸、医治。正如同文中的W姐妹一样,不是倚靠自己,而是倚靠神来完全摆脱这罪,回归正路。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讨论】当“感谢主”成为一种口头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