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译稿】约翰·派博:基督徒,你我是否真的过分投入工作了呢?

作者: 义工 宋帆 翻译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05月30日 08:47

主题:工作与假期

欢迎回到本周《提问约翰牧师》(Ask Pastor John)的播客。
问:今天的问题来自“我”。是的,从我自己而来的问题。约翰牧师,有一个问题一直让我感到纠结。众所周知,按照圣经的模式,我们的每个星期是这样设定的:工作六天,休息一天。而实际呢,在美国,我们现在每周的生活包括5天工作和2天的休息。大家也都知道,这样的制度是亨利福特(福特汽车公司创始人)的发明,他鼓励工人每周只工作40小时,而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消费。因此,我的问题来了:基督徒应该在星期六工作吗?美国的五天工作制度和圣经里的工作六天模式相容吗?

好的,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讨论一下我对安息日的认识。先做个铺垫。然后我会告诉你我是怎么思考工作六天的。

首先,我不是一个严格守安息日的人,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两件事。第一,我认为由于为纪念主复活, 主日再新约时代逐渐从从星期六到星期日。第二, 这并不绝对的一刀切, 例如在启示录1:10称安息日(周六)为主日,而在使徒行传20:7里面提到他们(门徒们)会在一周的第一天聚会等等。

其次,由于以下几个原因,我不把旧约中守安息日的诫命,与今天在教会里的守主日的要求, 直接划等号。这一点与耶稣在处理他门徒不守安息日的指控方式相吻合(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捏起麦穗来吃)。他说,“不,他们不是真的触犯律法,”基督又回顾大卫和祭司吃饼的典故,来说明这不是不合法的。 然后他说,“我告诉你们,这里有一人比圣殿更大。‘我喜爱怜悯,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马太福音12:1–8)。这似乎表明,耶稣更希望人们信靠他,走他的道路,胜过对谨守安息日的要求;守基督的道,就是守安息日。

另一个我认为基督放松对安息日要求的原因,是参考使徒保罗对安息日的言行,他说,“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罗14:5)。他还说:“你们谨守日子、月份、节期、年份,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拉太书4:10–11)。最后,他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歌罗西书2:16)。

因此,对你所提的这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在旧约中对守安息日的限制,因着基督已经放宽了。但我对这一事实,早期教会变更的还不完全的,因为他们在一周的第一天见面。他们称之为主的日子。它植根于神六天的创造的历史,正如你指出的那样。做六休一这样的做法在以色列扎根不只是形式,而是为了纪念。纪念上帝创造世界的方式,以及他如何在第七天休息。所以我的观点是,再受安息日的问题上,我们有很多的灵活性,我们也应该保持按主的旨意来重新定义如何守安息日。现在,让我来回答,这如何与你的问题有关。

在这里没有非黑即白的简单答案。在这里我也不打算建立什么规矩,就像我并未给守安息日的问题订立一个严格规矩一样。我对旧约中所建立的方式印象深刻:工作六天,休息一个。特别是出埃及记20:9:“六天内要劳动。“我们通常认为星期日的命令,不工作。但是真的,该命令所做的工作六。出埃及记34:21说:“六天你要工作,而在其余的第七要休息。”申命记5:13说,“六天内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

所以我在所有的教会服侍里设订我工作六天。这就是我自己给自己所设订的。我工作六天。我休息一天。所以我会休息一天,选星期一或星期四作为一个牧师的休息时间,真的让自己在这天以非常宁静的方式度过。 因为对一个牧师而言星期日一定是非常紧张和辛苦的一天。现在你知道了,我是做六休一的人。这里有七个条件,让大家可以对照的想想你是做几天休息几天:

 1)在你不上班的时候, 你的房子,汽车,电脑和花园等都需要照顾。所以说你去上班五天,也意味着你的星期六是在修汽车或修门或水龙头,或在割草。而只是为了使生活运作起来,除了你在你的职业,你必然有很多事做,这也是工作。

2)世俗的职业可能是生命力的一种生活方式,而社区、学校、公民义务或教会的生活可能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因此,一个人可能只在他所谓的职业上工作了四或五天,然后在他的教会或社区服务生活中又有另一天工作。

3)想想“工作日”这个概念是怎么计算的。如果你工作10到12个小时(而一天理论工作8小时),这就有了一个问题:你是否已经在五天里工作了六天。

4)对我们有些人来说,比如在家工作的人,是不容易区分工作和休闲的。如果我坐在沙发上看一本人物传记,我只是在看书休息吗?这可能取决于我是否记笔记,或是否根据我怎样来记笔记的。我爱我的工作,所以我很难区分-这是否也必须考虑到工作范围的确认。

5)也有一些人可能会工作六天,因为他的工作性质的限制。也可能是他非常在工作中要强,可能是为了追求更多的金钱,也可能是在逃避家庭。这将使工作的六天中都有罪恶。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有些人却想尽可能少的工作,因为他懒惰,不喜欢他的工作。那么他即使在他五天的工作中,也有罪恶隐藏。

6)在基督里,工作是神所喜悦的,工作是可以把诅咒变成祝福的,现在无论工作是五天或六天, 都可以让我们因着基督的圣名得着快乐和满足。而不是有五天或六天的苦役。

7)最后,我想倡导的是,在我们已经进入的新时代里,基督已经成为我们永恒的安息。这是灵里的安息,安息在基督里。 这意味着,不论我们是工作五天、六天、还是四天,我们都在基督里得平安。

总结上面所说的,托尼,问题的核心是,我们是否已经找到了工作和休闲的正确的节奏,是否一直高举基督宝贵的名,坚信自己的信仰,是否为荣耀神,以充满喜乐的状态去回应各样的呼召,让神得荣耀神呢?



本文由义工翻译 原文作(John Piper),原文标题为《Am I Overworking?》,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