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影评:《美国队长3》——看重每一个人的价值

作者: 王艺霖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05月10日 14:14

虽然是爆米花电影,但是爆米花也有爆米花的价值。

而其中,美国队长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

当然是因为他超级英雄的颜值,但更根本而言是他自身所具有的超级英雄的正能量。

这种正能量在偶然间观看《美国队长1》时就彻底被惊艳到了,立马从路人转为铁粉。尤记得这个人物刚出场时,其瘦小的身躯和孱弱的体质完全一副“弱不禁风”的黛玉体,看上去仿佛是因为操作失误让其拥有了一副超级英雄的身体,然而本质是其内心强大的公义与使命感注定将其推向“历史担当者”的角色。


而他的这种正能量在最新的矛盾重重的《美国队长3》中也扑面而来,甚至更为深刻和细腻。

《美国队长3》这次打的牌就是“英雄内战,你选哪队?”

这次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双方都是超级英雄,都具有救世情结,都持有坚定的理念:一边是我也十分喜欢的、个性与幽默感爆棚的钢铁侠,一边是总是满脸严肃、给人天降大任于斯人的美国队长。

背后却是两种理念的争锋:一边是超级英雄要接受117个国家签署的联合国的协定,受其监管;一边是不受政治、体制和协议等这些的制约,自由第一。

影片中并没有“黑化”哪一个英雄,双方的对峙无关乎正邪,而是转向更深层的思考,关于正常人类社会运转的规则、公平的原则、自由的界限等根本议题。

“谁来监督超级英雄”这个问题是引出英雄内战的主因,这从来都是一个哲学问题。鉴于复仇者联盟在对抗恐怖事件作战时,愈来愈多引发平民伤亡事件,联合国决定通过一项法案统一管理超级英雄,由此,超级英雄在要不要被“监管”的问题上分成了两派。

导演安东尼·罗素说,“经过《美国队长2》的合作之后,我俩被寄望于在电影中表现出更深刻的理解。同时要更接地气,要基于现实主义。我们的故事中也加入了政治的因素,以反映真实世界的问题。这也能引起观众更强的共鸣。”

由此,电影中结合了时下全世界都关注的“反恐”问题:在面临恐怖危机时,拥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面临阻止更大的犯罪和造成平民伤亡,这两者之间到底该如何抉择?

复仇者联盟是否应该被收编接受管制成为内部分化的关键节点——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主张维护成员自由,在免受政府干扰的情况下保护世界;而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他决定支持政府的监管和责任制体系。由此,超级英雄们开始“站队”,矛盾在危机中一次次升级,双方最终上演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顶点。

这个世界到底需要不需要超级英雄?

而最后谜底解开,发现激起英雄内战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索科维亚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本来是丈夫、父亲,但在《复仇者联盟2》中展现的超级英雄们的作战误伤了平民,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和儿子。

犹记得镜头展现这个男人的脸庞时,他如同被痛苦已折磨得麻木的祥林嫂一样:“他们(超级英雄们)在城里作战,我想我们这边离城市很远,不会受到影响吧......可是,我的妻子、儿子.....

至亲的死亡让其只剩下复仇意念,由此导演了一出让超级英雄缔造的“复仇者帝国”内部分裂和塌陷的大戏。

故事走到这里,我只是觉得复杂、无奈与伤感。

到底谁才是那个Bad Guy?到底谁才是肇事者?超级英雄们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不得不与黑暗势力作战,却不得已伤及无辜。他们做的当然是正确的、光明的、伟大的,然而那些无辜死亡的人呢?

如此一个深刻的伦理和哲理问题,让我想到不久前自己看过的《奇葩说》里的一场辩论题:这个世界需要不需要超级英雄?

正方说人类精神上需要超级英雄,因为人类需要这样的榜样去效仿去激发自己超越私心和自我,但反方的观点却更刺入我的心,让我不得不一遍一遍咀嚼:所有的超级英雄背后都是与一个莫大的悲剧相关,比如超人来到地球的前奏是他的家乡氪星被毁灭;超级英雄真的有了之后,人们反而会为自己陷入危机时没有被拯救而滋生无比的埋怨,最终让超级英雄不胜其累,最终人类会毁掉自己的超级英雄;又或者是如果超级英雄变质了,会是怎样的一副灾难场景,君不知希特勒等人就曾仿佛他们同胞眼中的超级英雄吗?

最终,我个人的偏向是:人类不需要人类制造的、这个世间层次的超级英雄,因为超级英雄无法拯救人类,更无法拯救自己。

我们只需要一个超级英雄:耶稣基督!

然而,人类的确需要被拯救。

正是因为人类自己内心也深知自己需要被拯救,所以臆造出“超级英雄”的成人童话。

时下,全球电影市场低迷,唯有“超级英雄”的票房不退反进,全球大卖,这侧面说明人人类的被拯救情结超越地域、文化和种族。

但又诚如前文所说,超级英雄无法拯救人类,更无法拯救自己。

笔者是一位基督徒,每每看超级英雄电影一些经典桥段时,总情不自禁地想到耶稣基督。唯有耶稣基督才能承担起拯救人类、并且未被人类、世界和罪恶所吞噬掉,反而打破死亡的锁链,死里复活,成为人类的希望。

曾经《经济学家》有文评价《星球大战》等此类虚构电影大卖的原因,说很明显,这影片满足了一些人类的根本渴望称其为“人类对庇护、救赎与和谐的根本需求。”然而,有福音派影评人士对此回应说,唯有耶稣基督的福音可以满足人类这无所不在的“庇护、救赎与和谐”之需。

所以,享受超级电影这类爆米花电影时也可以反思下,我们到底能在哪里找到“庇护、救赎与和谐”呢?

《美国队长3》的核心价值观:关注人

再回到《美国队长3》中,最令我感动的是当钢铁侠要为死去的父母报仇雪恨、一定要杀死冬兵时,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坚决挡在了中间,他说:“杀死你父母的那个冬兵不是真正的冬兵,他当时完全被控制被洗脑了,那个他不是真的他。”

因为这样的信念,罗杰斯面临着钢铁侠排山倒海的仇恨和和暴力。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动摇。

这让我不禁想起,当一次次撒旦和仇敌想要控告我们时,耶稣基督如何挡在我们中间保护我们、相信我们、鼓励我们。

同时,美国队长最让我感动之处是他并非因为暴力和对打而激发新一轮一对一的仇恨。他一直告诉钢铁侠的是:“不要让仇恨辖制你,不让被仇恨的锁链绑住。”而当钢铁侠被他制服时,连钢铁侠托尼·斯塔克本人都以为他要迎来的是丧命,但让他大为惊奇和释放的是:美国队长只是直接钢铁侠盔甲的控制中心给毁坏了。

常常当我们出离愤怒时,我们陷入到一对一水平的征战,仇恨成为了我们的主人,我们只有一个目标:把对方杀死,我们以为对方就是我们的仇敌,却忘记了其实是罪恶让对方做了恶事,是仇恨让我们成为新一轮报复的工具。

然而,耶稣不仅仅保护、相信和鼓励对方,也让我们在仇恨中冷却下来,打碎报复的锁链。

这才是“和平之子”带来给我们的真正的饶恕和和睦。

故事最后,美国队长的画外音告诉钢铁侠,他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比起体制、组织、系统.....他相信的是作为个体的“人”。

正因此,在他的眼中,虽然冬兵或被这方那方所利用、甚至意识也被更改,但无论怎样,罗杰斯总是关注这个人的内心深处、灵魂深处。

我们也是如此,在人生路途上我们或被这个左右或被那个主宰,这个世界外在的诸神和我们内在的偶像总是诱拐了我们,常常人生的片段中连我们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甚至自己都嫌弃自己,自责、自虐而痛苦。

然而,耶稣基督看到我们内心深处,灵魂深处。他深深认识我们深处那个的可怜、而宝贵的真正自我。

看耶稣的服事,他没有建立多么庞大的组织、或者完善的体制、或者精密的体系,他从始至终关注的是“人”:每个人的灵魂。

今天教会的服事也当效法这样的理念——我们应该要相信的是作为个体的“人”,让福音改变每个人的生命,这才是根本。

在漫威漫画中,事实上紧接着这段故事之后发生的就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的被害死亡,后面的剧情就是直接让因为协议而与美队反目的钢铁侠下决心帮助冬兵继承队长衣钵成为新任美队

我想,正是因为罗杰斯如此的爱和信心才能感动让曾误入歧途的冬兵可以走上他的岗位,也可以让钢铁侠看到更深的一个世界。

最令人哭笑不得是,因为不留意我买错了电影票的日期,导致白白损失快一百大洋.....但当一起看完《美国队长3》后,小伙伴发来留言:“这个片子很好啊!之前看纳尼亚传奇让我明白代赎,这个让我明白饶恕。我觉得需要饶恕某某了,因为不饶恕就是杀人啊,恨是锁链啊。”

我觉得这是值了,一个电影虽然虚构,但它传递的正能量价值观却是真实的,所以可以改变生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饶恕不等于免责,无公义则无饶恕——由江歌遇害事件所想到的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