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歌手郑秀文感人见证:上帝带领她走出抑郁症的奇妙历程!

作者: 徐敬谦 来源:基督时报2015年06月03日 08:49

2015《Touch Mi郑秀文世界巡迴演唱会》已经正式开启,日前,香港乐坛天后郑秀文(Sammi)在澳门金光综艺馆演唱《一追再追》时,向观众讲述了当年上帝带领自己从忧郁症的困扰中走出的经历,一度感动落泪,并把手指向上面说,“多谢他(上帝)!多谢他”。虽然没有详细的讲述这段经历,但是她希望通过歌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动。

说到《一追再追》这首歌,其实它的主题就是讲述抑郁症的。据了解,这首歌是张国荣《追》的延续篇,由《追》的原创作班底作曲填词。由于主题是讲述抑郁症的,所以抗抑郁的机构找到郑秀文当主唱。香港明报曾报道:2013年11月份,郑秀文开始拍摄这首歌的MV。曾患抑郁症的郑秀文曾透露,看歌词已感受到忧郁的痛苦,看到流泪,因为很明白患抑郁症的心境。

郑秀文16岁时,因参加新秀歌唱大赛夺得铜奖而出道,可以说此后她的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但是她一向性格孤傲,不可一世,而且还常常抽烟、酗酒,脾气也很大,被身边的人暗骂为“臭四”。

2005年,拍完电影《长恨歌》之后,她突然在公众的视线中消失了三年之久。这也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好奇,甚至传出重病、死讯等负面消息。其实,在那段期间她患上了抑郁症,经历了人生中的黑暗期。但是就在那段黑暗痛苦的时间里,她接受了上帝,生命来到改变和更新。

郑秀文曾在接受台湾GOODTV访谈时,讲述了上帝带领她走出抑郁症的奇妙经历。

抑郁的情绪无情的吞噬自己 人生走向最黑暗的低谷

其实,郑秀文在接拍《长恨歌》之前就有一种莫名的、巨大的恐惧感和忧伤感在吞噬着她,让她对生命当中的很多东西都感到无力。

虽然如此,但是在外面她还是“装”很坚强,尽量不让大家看到自己有问题。当时郑秀文接了很多的广告合约,但是那种无力感常常抓住她,很多时候让她不能上班。以至于违约,赔了很多钱。

例如,在拍广告的当天,所有的布置都准备好了,但是她自己就是没有办法走出房间,没有办法正常的去工作。虽然她很努力的跟自己的忧郁症、无力感抗争,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得胜。直到到最后一分钟时,她就打电话给助理说,“我今天病了,”没办法去工作。

其实,郑秀文拍《长恨歌》时,也是带着忧郁去拍的。当拍完《长恨歌》的最后一个镜头时,她心里面就跟自己讲,“我要关灯了。”郑秀文解释说,“我好像一个油灯,完全没油了。也有一个感觉就是让这个忧郁症发出来吧,就让这种忧郁、这种无力感让它尽情的发出来吧。我很需要这种释放。所以我马上就停下所有的工作,就开始了我这个‘浪漫的假期’,就在家里。

郑秀文在家中尝试通过阅读小说来释放自己的感情。郑秀文开始投入到每一本小说里面,然后投入到每一个主角里面。在阅读的过程中,几乎停不下来,甚至不吃饭,让自己变得有点抽离。整天就是读、读、读,迷失在书里面,好让自己暂时忘记忧郁和那种无力感。

当主持人问到那种无力感是怎样的时候,郑秀文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郑秀文说,“我可以一个月没有照镜子,也可以七天不洗澡。因为我觉得当一个人经历忧郁时候,生命很多东西已经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不重要了。反正你就好像生活在一个你自己的小木头箱里面,里面只有你一个人。你好像呼吸不到,也嗅不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最恐怖的是,偶尔起床我会感到一种很重的绝望的感觉。

对于郑秀文来说,白天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白天郑秀文就跑去睡觉,把窗都关起来,把房间都弄得黑黑的。晚上的时候月亮出来了,她就可以活动一下了,出去吃饭了,出去可能看看电视什么的。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靠着祷告来到上帝面前

虽然当时她的情况很糟糕,但是她不能诚实的去面对自己,也不敢去触碰这个问题。所以她就选择了逃避,缩回到自己的小小的世界里面。但是在她的人生来非常黑暗、非常痛苦的时候,在她的心里面常常有一个声音在向她说话。有一个声音对他说,“郑秀文,这一次能救你的,不是医生,不是的,是我上帝。你祈祷吧。”

郑秀文继续说,“当时真的很奇怪,常常有一个很强很强的声音告诉我,你要祈祷,你要跪下来祈祷。她要我跪下来谦卑祈祷,这声音很长。我就想起十几岁我跟我的姐姐,我其中一个姐姐她是基督徒,我跟她做了一个祈祷,就是决志的祈祷。就是说,我要跟随上帝。当时年纪还小,没有很认真的去面对我的宗教,我的信仰。我就作了一个祷告之后也就忘了,也没跟从上帝。就去算命,拜、拜,什么我都干。后来没想到,我在生命的谷底的时候,是上帝她出手拯救我。”

上帝打开一条新路 带领她去特殊的查经班

对于艺人来说去教会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是神却给她开了一条特别的道路。郑秀文回忆说,“上帝起初并没有把我拉进一个教会,而是先把我拉进一个小小的查经班里面。在那个小小的查经班,我开始愿意面对人群,我开始面对我自己。我开始真正的认识到,去面对自己的问题。”

“当我在这个查经班,我记得第一天去到这查经班,好多人我都不认识,我就只认识一两个人,还是不熟的,完全跟我没有联系的人。去到我一听圣诗响起的时候,我的眼泪就一直留个不停。我把里面一些很严重的伤痛,把里面一些最困扰我的一种负面的情绪,全部随着眼泪流了出来。那种眼泪就好像‘很安静的崩溃’,不停的滴、滴、滴,不停的滴了很久。”她继续说道,“其他的教会的朋友,他们都没说什么,就默默的给我递纸巾。很奇怪,当时因为我祈祷,我进去这个查经班之前,我已经祈祷大概八个月。”

听到这里,主持人惊讶的问道,“你就在自己小小的房间里面,祈祷了八个月?”郑秀文解释说,“当时我跟神说,求你给我开路,我要寻找你,求你帮助我。可不可以给我安排一个对的场所,一个对的查经班,或者是教会?”

她接着说道,“因为我一直很想去这种的聚会,后来就很奇妙,就让我碰上一些人,他们就带领我去。所以我就觉得祷告很重要,你要祷告,你才知道这是上帝的回应。你没有祷告,你怎么知道这是个带领呢?就像《圣经》里面说,你祷告的时候要关上你的门,你关上门,一个人安静下来。”

郑秀文也描述了她祷告时的场景:“我就很多时候跪下来;有的时候,比较懒惰,我就躺下来;有些时候我就坐下来祷告。有些时候我会哭得很厉害,有些时候我会很激动,我会真的会喊出来说,你要救我。有些时候就比较安静的。”

祷告大有功效 病得医治走出人生阴霾

郑秀文表示祷告时很有功效的,自己抑郁症就是通过不断的向着神的祷告得到医治的。“我觉得这个祈祷也给我的情绪有很多的安慰,也给我这情绪很多很多的释放。所以让我心底里面一直累积的一些很负面的情绪,就透过祈祷慢慢的医治,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医治。然后慢慢也一步一步看到上帝对我的带领。”

“我罹患忧郁最严重的时候,我跟我自己讲,我不能够再这样沉沦下去了,我就向上帝作了一个决定:我说,上帝,我希望做一个演唱会,你不要给我成功,我不是祈祷我成功,求你给我踏出这一步的力量。我要重新开始,你给我力量,踏出去,重新面对观众,重新面对我自己。”郑秀文终于靠着上帝的恩典走出了三年忧郁症的阴霾,于2007年以全新的面貌出在大众面前。

她不再是以前的“郑四臭”了,而是在众人面前见证上帝大能的福音使者。复出后,她推出福音大碟《信者得爱》,并出版了个人恩典见证集《值得》。2007年12月,她受洗正式成为基督徒。

附注:

郑秀文受浸见证:

我们都习惯迎合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大部份人都欠缺活出自己的勇气。

包括我,我叫郑秀文,一位歌手及演员,今年三十五岁。我略有小成就,但我从来没有活出真正的自己。我习惯活在一堆价值观中。以为成就越大,自我存在的价值就越高。当我拥有很多人人渴求的东西,我却发现我内心一无所有,心是空空的。我尝试用更大的成就来补充,但招徕的空荡感更大,更恐怖。

于是,我决定暂停这场永无止境的追求,我放下一手建立十多年的事业,我毅然放下成功,我要看看我的生命还剩下什么?

上帝用了接近一千天的时间,让我彻底反省过去的生命。我看清了成功和金钱的真相,这些或许可以建筑我的生活,但却一点不能满足我的“生命”。生命应该有更高尚的价值,在上帝的话裡,我找到了明确的方向和定位。

人子来,本是要服待人,不是要人来服待的。"在我未来的人生的道路上,我已有更重要的使命。我并不知道上帝会如何安排我生命的剧本,但我知道祂会带领我一步一脚印。

这种内心的平安,是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到的。回顾过去一千多天,上帝确实狼狼地修理了我,祂给予我这场放逐,无非要我找回自己的心。心跟上帝早已紧扣,我再也不害怕,再也不胆怯,我要活出真正的自己。活出生命更高的价值,不要扭曲自己奉迎这个世界。这是我对上帝的承诺。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饶恕不等于免责,无公义则无饶恕——由江歌遇害事件所想到的

图片资讯